關於那個口水雜交杯

 

有一次,跟醫美醫生 Dr. T 吃飯。那次不知道為什麼,同行飯友說要「在香港吃日本料理」。他們也許想知道,在香港我會把什麼日本料理放入口,於是提出這麼一條問題。於是,我們到了一家地方,東西的質素是不差的(當然價錢也不賴),但Dr. T 說了一句:「這些食物,很不photogenic。」

 

另一種中看不中吃的,就是這種水玄餅。

 

我首次聽到這麼一句說話,是用來形容食物的。Dr. T 這麼說也很合理:他是醫美醫生呀,要東西好看是他的能力,他可以把國泰lounge 那幾粒的燒賣,都可以只用一隻iPhone都拍得好看。

但到了那家店,黑色的墨汁炒飯放了在黑色的陶碟上,怎麼拍,都不會拍得好看。

這樣的日本料理店,在日本根本不可能生存。因為,大家都知道飲食需要的,色香味,三者缺一不行。

只是,隨著社交網路發達,食物好像必需要「上鏡」(photogenic)。台灣有些料理店,端出來的冬菰只有大,沒有什麼味道的。原來這些品種的冬菰,在台灣的婚宴非常受歡迎。因為,他們需要體面。

 

而我的朋友人妻先生,就說這個「巨型甜點」,很沒有品味。

是事實,我真的很難想像,十幾個人,一人一口,如果你不是十多人以上的雜交派對愛好者,如斯十幾人雜交口水,你怎會覺得高興?只是,我覺得bad taste不是重點,而是把泰國最bad taste的東西抄來香港,才是經典。何以這麼說?

 

人妻先生那邊的留言有這麼一句

呢舊巨型卡路里混合物,我認為係甜品界最bad taste 的癲瘋之作,堪稱黑暗料理之首。 雪糕、窩夫、慕絲、忌廉,樣樣都係獨當一面的甜品,擺埋一齊當係攞你命三千?!喂大佬,將所有蠢人埋喺同一個機構叫政府,但唔係將所有甜野擺埋一齊就叫甜品呀…

Posted by 倫敦人妻先生手記 on Thursday, 13 July 2017

 

我第一次看這個「口水雜交杯」,是insider:

 

在曼谷,我吃過很多精緻好看的甜點,也吃過一些拍照好看但一定不可能吃完(因為五六塊麵包泡了泰茶和泰茶糖漿),本為了發洩而吃的甜點,但這種bad taste 口水雜交杯,我真的說一句「不了」。然而,當你發現現在有「酒店」抄 bad taste的東西當有趣,我也不怪酒店店家了。有什麼市場,就有什麼商品。要香港人講「品味」?我是不是有點問題了?

 

原載於健吾BLOG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64240
Date: 2017-07-14 12:34:21
Generated at: 2020-12-03 05:50:3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7/14/164240/關於那個口水雜交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