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的最後花紙

八議員遭市民DQ挑戰

 

立法會釋法宣誓風波愈玩愈大,中共港共向香港人和販民主派示範什麼才是政治——得勢不饒人,只有你死或我亡,趕盡殺絕,梁游之死是熱身,DQ四人組是食髓知味,繼續玩下去就是以「不真心宣誓」呢把曉轉彎嘅刀劈哂所有非共匪族類嘅「被反對派」「被港獨派」,司法覆核當然也不是販民的特權,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販民玩呢招十幾廿年玩到爛哂,難道敵人就不懂偷師麼。

其實香港這個立法會哪有反對派?現在剩下那些不是忠誠反對派就是唔撚知佢騎邊幅牆嘅正白旗,港共繼續追打呢班跳牆的狗,隱藏議程當然不單那區區幾張可有可無的所謂議會反對票,而是殖民主要確保議會100%能在本屆任期內合法地敗盡香港庫房,用膝頭諗下都知道香港人主流對任何「合法做鳩任何人」的事都冇感,法治喎,「法」字一粒而已,現在政權依法治國,既合符雜種主旋律,又可拔除販民政棍眼中釘,仲有成班傻港豬豬支持政府依法守法,Why not both?

做人嘅嘢,錢唔係萬能,但冇錢就萬萬不能,所謂一國兩制基本法,只是廢紙一疊,外國勢力尚當敝國乃國際社會一員,難道真靠已經被中共滲沙淘空的所謂法治麼?香港庫房是中共垂涎已久的最後家當,君不見澳門殖民地年前已經合法地跪着雙手奉上整個庫房俾中共「代為投資終囯資產」麼?香港呢班販民政工作者扮撚哂嘢阻住大爺搵食,你搵食阻到咱搵食,當然欲除之而後快啦,你估共匪真係驚販民主派口中嘅「民主」能夠反攻大陸咩。

講到尾,販民主派求財,不會總辭,港共獻世派只是一批食死徒,也是為牠們根本不效忠的伏地魔求財而已。

泛民三十年來那種原教旨和理非議會抗爭,是次終於一鋪被共匪起尾注:任何(扮作)不舐共的政客/棍就算以票王票后身份入議會,港共政權都可以 objective 到不行的 subjective 莫需有藉口謕奪你議員資格,夾硬炒你魷魚還可追溯所有議會已出經費,加上共匪用公家錢告鳩你的官司纏身,在法在錢上迫死任何不跪的議員,由雨傘革命佔領者、本土反共行動者、雨蛋事件被捕者到今日呢班唔湊米氣嘅販民主派議員、法庭已是共匪用來解決政治問題的兵器,一本任佢搬龍門嘅基本法,就是壓死所有「愛國不愛黨但支持一國兩制」的扮反對派的五指山。

行政霸道,立法無道,司法失道,雜種所謂三權合作論已經進化到2.0,共匪連一國兩制最後一張包裝紙都不要了,匪類戴套強姦也嫌不夠爽,直接播種就是了,那些還在說補選要贏返六席的大言不慚政工作者,Fool you once, shame on them. Fool you twice, shame on you, OK?

 

作者: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梅媽的神奇小子 by 鳩文瘋
    呢兩母子真係好神奇~幾乎全家都死哂,得佢地兩個日日係度獻世。…
  • 【遊戲介紹】肝度十足元素豐富 《Len’s Island》耕種建築探索戰鬥樣樣俱佳 by 五木
    遊戲種類有好多,不過人係貪心嘅,好多時會得一想二。好似《動物森友會》各方面都做得好好,然後你就會諗如果地圖大啲 […]…
  • 【外賣仔日記】我與Uber Eats 的回憶 by 外賣仔
    Uber Eats 系統的運作有如一瓶飲料在工廠中製作的流程相近,由飲料製作,到飲料裝瓶,都是預期所有事情發生非常暢順,例如預期飲料由輸送管裝入瓶時,塑料瓶保證會在預定的位置等候,毋須預計塑料瓶沒有適當地放置在指定位置,導致飲料灑滿一地…
  • 何謂「格屎」? by 潮文社
    至於個小朋友講嘅「響格屎」,絕對同安格斯、吔屎無關。「格屎」係指社團單位,問人「咩格屎」,即係問人屬於咩社團、咩幫會,多數會用「瓣」作為量詞。例如格屎哥就講:「響格屎啦!你邊瓣咖?」,邊瓣「格屎」,即係邊個社團。…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彼岸島》絕對是我人生中看的其中一套最令我無言的漫畫。 by 鵝鑾鼻燈塔
    如果你沒有看過,恭喜你,你的人生是完全沒有任何損失的。這種比狗血更狗血的劇情,永無休止又不斷無限loop的橋段,看了也想把自己雙眼也插盲。簡單來說,主角不論做了甚麼,也無法打死早已不死的吸血鬼之王,只能眼看自己的同伴一個又一個的死去(有時甚…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64443
Date: 2017-07-17 06:49:36
Generated at: 2021-12-08 12:20:4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7/17/164443/一國兩制的最後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