唾面自乾的黃碧雲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梁、游DQ2餘波未了,事隔8個月迎來另一波的DQ4:上週五,羅冠聰、姚松炎、劉小麗、梁國雄等選議員齊遭司法判決褫奪公權。其時立法會正進行財務委員會撥款審議,主席陳健波以有議員情緒激動為由中止會議,被禁制議員身份的DQ4無法繼續參與會議,僅可眼巴巴看著議事抗爭雪上加霜,黯然離開。

轉眼到本星期三,今屆立法會期最後一天的財委會會議。由於事前經秘書處收集各議員是否願意加會的意向,不足慣例的30人表示同意,故此陳健波在記者會上指該日為會期結束前最後8小時,同時為「釋出善意」,將18個待表決項目整合為8個,令表決更加順暢。因為部份項目均已在早前其餘事務委員會充份討論,無人表示異議,為維持議會秩序,他會「揸正嚟做」,按照《議事規則》行事,必要時或會強制表決,然而也會盡量克制及容忍,遵奉林鄭新政府「以和為貴」之諭。

 

財委會抗議 功敗垂成

會議前夕,反對派已作數番磋商,然而未能達成一致共識。教育界功能組別議員葉建源,多次表示撥款乃教育界同工爭取多年的成果,呼籲立法會同僚尊重及諒解,支持議案通過。會後涂謹申表示社會對36億元教育撥款期望甚殷,須於會期結束前通過。至於表決後有何行動,會否離場抗議之類,則未有公布。

開會當日,張超雄、朱凱廸等議員除了在座位前樹立4位遭取消資格議員的頭像外,議事其間均站立抗議。然而第二節會議時,主席陳健波再三警告張超雄坐下,張拒絕,陳斥責其「行為不檢」而逐之離場。

下午第三節會議,陳健波稱已無同事要求加會,所以設最後一輪問題,從速解決積壓議案。定下每人發言3分鐘、未發過言者5分鐘的限制,並於發言完畢表決教育撥款。約於16:35,開始37(a)交付表決,其間所有反對派在席議員站立。

此時,黃碧雲突然要求記名點票響鐘時間,由5分鐘縮短至1分鐘,親北京派及反對派為瑣碎爭拗擾攘一輪後,主席息事寧人,表決繼續。教育撥款通過後,朱凱廸、陳志全、毛孟靜及許智峯走出主席臺前舉起示威橫幅,高叫「釋法可耻,還我議員;選舉結果,不容竄改」,主席陳健波就其「行為不檢」驅逐離場,並宣布暫停會議。其間有親北京派議員與示威議員互相叫罵。

復會後,會議剩餘最後15 分鐘,陳健波藉「議案項目無需討論」為由,駁回張超雄、邵家臻、涂謹申的發言要求;同時以「議員發言可作動議,規程問題不能動議休會」之故,拒絕張超雄的休會動議。此時,黃碧雲再度出手,動議議員臨時動議響鐘時間由5分鐘縮短至1分鐘, 最終部份撥款議案在財委會休會以前,極速表決通過,包括黃碧雲念茲在茲的三所醫院重建、擴建工程撥款。

 

自相矛盾 剖析敗因

從整個會議過程,可看出議會剩餘反對派陣線不整的端倪。

首先,放棄申請加會,是反對派部份議員打算「拉布」(Filibustering),盡力阻撓撥款於本屆會期限時前通過,以示支持上週五遭剝奪議席的戰友。然而因為第三節會議時已無議員再報名發言,孤掌難鳴,所以改為在通過逐條修訂之際,以每回記名投票響鐘限時5分鐘,燃燒剩餘光陰。可是,此計被黃碧雲動議縮短響鐘計時瓦解,而事後得知,該提示指令由主席陳健波以「傳紙仔」發出。

其後,四位議員於教育撥款通過後手持標語在主席臺前叫口號,也是爭取時間盡最後努力,至少能拖垮餘下議案,留待10月下屆會期開始再戰。可是,黃碧雲再度以動議縮時消解這輪臨時動議的攻擊。

事後,黃碧雲遭受輿論嚴厲責難,頓成眾矢之的。一方面,她一反議會常態,包攬平素反制「拉布」、縮減議事程序佔時的角色,成為撕碎議事抗爭行動的罪人;更自詡親北京陣營不敢出手,「急市民之所急,笑罵任由人」,一副捨我其誰的態度。

結果就是,許智峯稱10月新會期來臨時再戰;楊岳橋謂要在「唞暑」其間好好思考;梁國雄則樂觀期望10月會是「不一樣的議會」。未來前路尚未可知,然而當前困境顯而易見:民主派多次閉門協商都談不攏抗爭策略,復因不同政黨各懷心事,鬥爭議題、對象、利益目標不一致,令議事抗爭與民生議題之間平衡驟失,終嚐前後矛盾,戰陣撕裂的苦果。

 

訂定方略 重整戰線

一場失敗的戰役落幕,卻彷彿預示將來溫和民主派議事抗爭的宿命。姑勿論這是否由建制設下的陰謀,讓虛假的二元對立分化市民對反對派的信心,或反對陣營內彼此的信任。

如此半湯不水、虎頭蛇尾的爭持,反映剩餘民主派的抗爭意志嚴重不足,以至連同朝為敵的親北京派也出言嘲笑。他們目光短淺,等不及延後3個月「成功爭取」的政績,切斷喪失議席的DQ6在議會內的道義聲援,即使沉澱再久,心態及局面也難以改變,繼續抱持僥倖心理,祇要守好既有議席、專注民生議程,中共的屠刀就不會有朝一天向自己招手。

至於如黃碧雲之流,唾面自乾,尚不以為耻,那是徹底放棄從政之倫理,純粹以支持市民之好惡為標的。她不會考慮流散於建制以外同道之死活,而以保全自己為上,甚至幻想可在他朝接踵而至的DQ中,讓黨羽爭取更多席位,掠取更多政治資源。如此自私自利,為爭朝夕而甘心妥協,無疑是代議士的反面教材。

曾經說過,面臨強權刀斧加身,除非你一心投共,否則無一倖免。民間社運衰微,七一於最近3年人數相若,上週五「反DQ集會」支持者稀少,和平集會後也無較激烈或持久的後續行動。溫和民主派更應思考進路,而不是以不合時宜遊戲規則迎戰日趨艱困的新形勢。

即使是堅持議事抗爭,從議題設定、抗爭手法、立場及利害一致,都是極需重整的部份。不但要為日後更多的DQ未雨綢繆,作最壞打算,也要掌握政治動向及民心所歸,在政府未及出招之前收復失地,重拾尊嚴。否則,不是各自為政互扯後腿導致無事可成,就是陷入假抗爭真橡皮圖章的境地,反對派一辭,也就形同虛設。

 

作者:無妄齋

無妄齋
是非忘所以,黑白觀自在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64766
Date: 2017-07-21 03:34:09
Generated at: 2021-09-23 05:43:5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7/21/164766/唾面自乾的黃碧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