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派復興之路】第一章(十三)——社區系統‧村屋篇

 

說完如何在私樓區建立社區系統後,是時候談談村屋區了。村屋區一向是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最避之則吉的區域。普遍來說,大部份不屬鄉事派或保皇派的地區工作者均不會選擇在村屋區中建設社區系統。

為甚麽呢?這是因為村屋區通常住着新界原居民,他們擁有法律賦與的既得利益——丁權,男丁們能夠在成年後取得一塊土地興建丁屋。眾所周知,香港的土地資源十分珍貴。新界原居民能夠有取得土地的特權,是為香港的特權階級。由於他們受政府的政策惠及,他們的思想自然地會變得保守,政見上亦會十分保皇,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地區工作者故此極難爭取他們的支持。

除此以外,新界原居民有不少人均有黑社會背景,「鄉黑勾結」的情況十分嚴重。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為防止得罪黑社會,危害人身安全,均懼怕於村屋區建設社區系統。以往區議會選舉中,曾有某鄉村的票站因為鄉事派屬意的候選人得票率低,結果全體村民在區議會選舉後被黑社會「秋後算帳」。由這件事可以看見,新界原居民通過勾結黑社會,在村屋區呼風喚雨,勢力十分龐大。

對於村屋區,依本人所觀察,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的策略始乎是放棄在該些區域建立社區系統。為甚麽呢?因為經本人統計,以鄉議局三約中的元朗約為例,十七個涉及選區中,有六個選區保皇派成員在無競爭下自動當選,同時另有三個選區只有保皇派候選人參選,可見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似乎已經放棄了在村屋區建立社區系統。

 

 

雖然,經本人的分析,村屋區確實是對於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最難建設社區系統的區域,但是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選擇逃避是否一個好的策略呢?我認為絕對不是。各位讀者可以參考一下下面的小統計:

 

 

從上圖可以見到,如果非建制派完全放棄在村屋區建設社區系統,要取得元朗約所屬兩個區議會的控制權,可謂天方夜譚。故此,非建制派絕對不應放棄村屋區,反而有必要盡力在村屋區建設社區系統,以圖取得村屋區議席以至整個區議會的控制權。

而本篇的主角,就是在本文封面圖片左邊第一位,民主黨的朱順雅議員了。為甚麽會以朱順雅議員作為村屋篇的主角呢?各位讀者看看下圖相信就會明白:

 

 

眾所周知,鄉議會三約中,元朗約是最強的一個,而元朗約涵蓋的元朗區及屯門區順理成章地成為鄉事派最大的要塞。已故「新界王」劉皇發以及現任鄉議會主席,劉皇發兒子劉業強,就是來自隸屬元朗約的屯門鄉事委員會。在屯門區鄉事派人士的重重包圍中,朱順雅議員竟能突破她作為民主派的限制,在恆福區建設了一個極為穩固的社區系統,是現時整個民主派中唯一一個能夠在元朗約涵蓋之選區,取得區議會議席的地區工作者。從朱順雅議員的經驗中,我們可以看到,民主派人士在村屋區建立社區系統絕非不可能的事。

依本人所見,要在村屋區建立社區系統,目標其實並非愚昧固執、難以說服的新界原居民,而是嚮往鄉村寧靜生活,從外搬入村屋居住的中產階級。

以下是非建制派在第六屆立法會選舉在元朗約十七個選區的得票率:

 

 

不計由朱順雅議員所控制的恆福選區,其餘十六個元朗約所屬的選區有九個選區均有過半數人支持民主派。泛民主派及泛本土派的地區工作者在建立社區系統的初期,應將服務聚焦在區內這些票投民主派的居民,而非那些思想保守的新界原居民。只要地區工作者成功取得區內支持民主之居民的信任,相信要在村屋區建立社區系統並非不可能。

在大部份村屋區所屬的選區,其實不會只有村屋,通常在同一選區內會有其他樓宇。例如朱順雅議員所屬的恆福選區除了村屋外,還有一棟又一棟的私樓。又例如與朱順雅議員同屬元朗約選區的建制派人士蘇嘉雯律師,她的選區除了村屋外,還有公屋寶田邨。

不論是屬於民主派的朱順雅議員,還是建制派的蘇嘉雯律師,均沒有將她們的辦事處設於村屋區中,而分別將辦事處設於鄰近私樓區的萬能閣以及位於公屋寶田邨第四座的地舖。由以上兩位區議員設立辦事處的選址可以看見,要在村屋區建立社區系統,應從同選區的私樓和居屋入手,在成功紥根後再將社區服務擴展至村屋區。

另一方面,在村屋區中的泛本土派地區工作者,最好本身有新界原居民的身份。為甚麽呢?因為新界原居民除了因為擁有既得利益而思想保守外,還普遍有排外的性格,通常不太接受非原居民的人擔任區議員。依本人所見,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地區工作者如果想首次參選村屋區所屬選區的選舉就取得區議會議席,他必需擁有原居民身份。

如果是非原居民想要在村屋區建立社區系統,這些地區工作者必須要有覺悟要在無區議會議席的情況下「深耕細作」至少四年,才有機會取得區議會議席。

就以身為非原居民的朱順雅議員為例,她在2007年首次於恆福區參選,敗給了投共民主派李桂芳。她在敗選後選擇留在恆福選區繼續服務居民,終在2011年在兩名保皇派人士一同參選下坐收漁人之利,在幾棟被視為民主黨「票倉」被劃出恆福選區的劣勢下,成功當選恆福選區區議員,並同時成為鄉議局元朗約十七個選區中唯一一位民主派區議員。

 

 

若果在2011年,保皇派成功協調,只派出李桂芳或姜啟邦參選,相信朱順雅女士要「深耕細作」八年之久,在2015年才有機會當選區議員。

而事實上,鄉事派內鬥頻生,不少村屋區所屬的選區常有多名鄉事派人士一同參選。再以朱順雅議員為例,她在2011年成功當選,很大程度亦與鄉事派內鬥有關。原區議員李桂芳為投共份子,她原屬民主黨,但在零四年變節,並與鄉事派建立了盤根錯節的關係。但是,在2011年,同屬屯門約十七個選區的三聖選區之區議員,保皇派「十朝元老」蘇炤成派出其助理姜啟邦,企圖搶奪李桂芳的議席。結果朱順雅坐收漁人之利,以僅僅百分之四十的得票率當選區議員。

而朱順雅議員在當選後,在民主派人士不看好下,成功在恆福選區站穩陣腳,並在2015年在得票增加八成的情況下取得五成八的選票,擊敗三名保皇派對手高票連任,粉碎保皇派控制元朗約全部十七個選區的美夢。

如上文所述,在村屋區中居民多數是從外搬入村屋居住的中產階級。因此,要壯大在村屋區的社區系統,只需沿用我在第十二節所提出在私樓壯大社區系統的策略就可以了。

從票數來看,朱順雅議員的社區系統發展得十分成功。我個人認為,主要和她本身做事用心的性格有極大的關係。我本身住在港島區,根本對屯門區不熟悉,那為我憑甚麽判斷朱順雅議員是個做事用心的好議員呢?

就在前天我等候輔仁網刊登【香港民主派政黨合併論】的第三節時,我正在起草本篇文章。當時,我在臉書私信朱順雅議員,希望借用她臉書中的一張圖片作為本文章的封面圖片。朱議員在答應我後,與我論及進行地區工作之道。朱議員對我這個知名度低得這麽可憐,與她地區事務完全無關的,剛剛成年的路人甲,也願意對地區事務進行交流討論,可見她為人謙遜,願意聽取各界人士的意見。加上她在恆福選區亮麗的戰績,我相信她對恆福選區的居民之照顧必定十分用心、無微不至。

相比之下,有些民主派區議員當選後十分懶惰,沒有珍惜選民給他們的機會。我曾經親眼目睹某民主派區議員的議辦中,區議員本人不見蹤影,而在辦事處中的四名助理竟有三名助理一同在辦事處內以手提電腦「玩臉書」,而沒有帶電腦的那名助理則在辦事處「行行企企」,毫無紀律可言。香港的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之所以常常在各級選舉敗給保皇派,就是因為做是馬虎的人實在太多,而像朱順雅議員做事用心的實在太少。

說回正題,究竟在村屋區中,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地區工作者有甚麽要注意呢?

個人認為,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地區工作者,以至任何派系的地區工作者,最忌勾結黑社會。黑社會是違法組織,會對居民的人身安全做成負面影響。與黑社會合作,等於直接與居民為敵。地區工作者為求方便建設社區系統而勾結黑社會,是飲鴆止渴的行為,除了影響其自身安全外,還會令居們對其失去信任。

在二零一六年尾,新民黨地區辦事處遇襲事件,很大可能就勾結黑社會所造成的惡果。而台灣現時嚴重的政黑勾結問題,就是國民黨地區工作者在以往勾結黑幫所種下的惡果!因此我奉勸所有地區工作者,絕對不可以勾結黑社會!

如果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地區工作者或居民受黑社會騷擾,他們應該立即報警,並且通知立場親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的媒體,以輿論的力量防止黑社會滲透政壇。

另外,村屋區通常幅員廣闊,居民如果沒有座駕,出入會十分不便。而事實上,根據運輸署資料,截至二零一七年五月尾,持駕駛執照者只有不足二百二十六萬人。故此,在村屋區,居民高度依賴公共交通運輸服務。故此公共交通運輸服務的服務質素,通常是村屋區居民最關心的議題。

 

 

上圖是朱順雅議員在本月十四日,監察恆福區小巴專線43A脫班的相片。小巴脫班問題,會令沒有車牌的居民出入不便,在村屋區這些郊區尤其影響居民生活。朱順雅議員重點打擊小巴脫班的做法,能夠顯著改善居民出入不便的情況,對其建設社區系統的工作有極大的幫助,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的地區工作者可以加以學習。

朱順雅議員的恆福選區,民主派選民其實不算多。在二零一六年只有不足百分之五十五的選民票投民主派:

 

 

由上述數據可以看到,一個優秀的民主派地區工作者,是不會受到外在政治環境影響到他們的社區系統。民主派地區工作者只要有耐性、用心地服務居民,不論其選區的選民增加仰或減少,投票率升高或降低,民主派得票率上升或下跌,其社區系統亦必定穩如泰山。朱順雅議員在恆福選區的社區系統,就是典型的例子。

在「新界皇」劉皇發逝世後,相信鄉事派內鬥的情況會不斷加劇,兩名鄉事派成員在同一選區參選的現象必定有增無減。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應趁鄉事派的內鬥未平息,盡快在村屋區部署發展社區系統,以求在出現上述情況時坐收漁人之利。同時,在取得村屋區的區議會議席後,通過區議會所賦予的資源,效發朱順雅議員用心的態度,把握機會壯大社區系統,避免保皇派重奪議席。

說完如何在村屋區建立社區系統後,下篇文章我將會論述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如何爭取富人的支持,在豪宅區建設社區系統。

 

【本土派復興之路】

前言——甚麽是本土派

特別篇——再論泛本土派定義

特別篇——為甚麽是「復興」而非「崛起」?

第一章(一)——由社區系統說起

第一章(二)——如何由零建立起一個社區系統?

第一章(三)——如何防止保皇派破壞社區系統?

第一章(四)——壯大社區系統。目標篇

第一章(五)——壯大社區系統。社區特徵篇

第一章(六)——壯大社區系統。組織篇

第一章(七)——社區系統。公屋上篇

第一章(八)——社區系統。公屋下篇

第一章(九)——社區系統。舊樓及廠房篇

第一章(十)——社區系統。居屋篇

第一章(十一)——社區系統。私樓上篇

第一章(十二)——社區系統。私樓下篇

作者:游將鳴

游將鳴
一名九十後中環人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遊戲介紹】耍帥動作射擊遊戲 《Gungrave G.O.R.E》無限子彈變型棺材爽爆殺敵 by 五木
    主打耍帥和爽爆的動作遊戲,除了《Devil May Cry》外,還有另一個系列《Gungrave》(銃神)。新 […]…
  • 未來為你的旅途 – 鐵路願景 by MTR Service Update
    車務工程部就提出「鐵路願景」(RailwayVision)計劃,將三大鐵路範疇、設備,即車站、列車、票務系統更新之餘,仲期望可將服務提升至另一個層次,迎合下一個 20 年的需要。例如大家有無稔過售票機可以找番紙幣 ? 網上買完飛又可以直接搭…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鋼鍊》「等價交換」根本不是真理 by 方潤
    很多人提及《鋼》,都是提及等價交換原理,甚至以為《鋼》就是教人等價交換,其實是大謬。因為《鋼》的每一集都有這段開場白,由主角兩兄弟讀出:「人不作出犧牲,就不會得到任何回報,想得到一樣東西,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這就是煉金術的基本原則 - 「…
  • 講起「蔡康年」,你諗起乜野? by 齋老味
    曾經係當紅DJ,因為施念慈報警話俾佢打,立即被貶為人渣,無得做DJ走曬樣,從此淪為TVB專用低能或變態角色。近年因為有高清台,無記多咗財經節目,先知佢原來而家係財經主持。…
  • 語言陷阱(上):闕義、歧義、含混 by 楊梓燁
    這種因為語法結構的問題,而造成一個語辭(詞語、字、句子)在某語境裡有兩個或以上的意思,便叫做「語法歧義」。這種歧義的其他例子,例如有「求學不是求分數」,可以理解成「求學,不是求分數」,又可以開玩笑地理解成「求學?不,是求分數!」。又例如算命…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65415
Date: 2017-07-29 13:12:19
Generated at: 2022-11-27 20:27:2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7/29/165415/【本土派復興之路】第一章(十三)-社區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