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撚中學之日常——校園欺凌

 

「我睇你唔順眼好耐。」直到第五次被阿昌打,我問點解,佢比呢個答案我。

阿昌打人都算君子,就算打得幾爽,佢依然秉持住不留痕、不見血、五分鐘呢三大宗旨,我作為被欺凌嘅對象,對佢嘅堅持都無話可說。班入面咁多人唔揀,淨揀我同某幾個軟弱嘅同學黎出氣,打極唔厭嗰下犀利。

「唉!你份人怕事,唔敢鬧返轉頭,又唔敢話比老師知,佢咪揀你囉!」我嘅棋友江蘇餅(女)同學嘅結論。

「你覺得正常人應該要點做?」我個語氣好似打電話問功課咁。

「嗯……正常人應該唔會遇到呢啲事掛。」江蘇餅同學皺眉,佢講得真係有道理。佢問我,阿昌具體點樣蝦我。江同學眼大面大,作為同班同學竟然無正視我點樣比人蝦,真係心性涼薄。於是我隨便講幾樣……

例如迫我玩拗手瓜,用蠻力夾硬拗我隻手埋張檯,撞到手背瘀晒。

例如問女同學借啲貼紙,反轉放喺我張櫈度等我一坐低就痴住。

例如倒啲可樂入我個櫃桶度,啲書會又濕又痴。

當然仲有唔少得直接邀約我入廁所打鑊,或者你會問點解我次次明知比人打都照去,呢個都係我先講以上三個例如嘅原因。我唔去,佢就會用第二啲方式搞我。以上列舉嘅其中三種方式,我唔想佢用,原因係其他同學會見到,我就算痛都唔想喺同學面前出醜。

如果比人捉入廁所打,我叫佢唔好打頭。因為易見到傷痕,所以惡霸阿昌都會聽我講。作為一個虛懷納諫嘅欺凌者,回報係佢打足一年都無人舉報。

而全班都知道我地比人欺凌。

話題扯得太遠添。我並唔係想探討點解啲同學唔會行俠仗義,呢方面對香港人抱有期望都頗為天真。搞笑嘅係,自從阿昌同我講完呢句,我返到屋企真係照鏡,睇下自己係咪某個角度睇起上黎好似大雄,定純粹係生得樣衰——「雖無過犯,面目可憎」

「生得樣衰都唔代表要比人打!」江蘇餅同學雖然塊面好大,但都為我抱不平。我禮貌一笑,以報答佢嘅鼓勵,不過,道理係一回事,現實係點,亦係另一回事。

我讀書唔算差,當時成日覺得,每件事出現都總會有原因。我意思係,個原因未必合理,但一定會有。我不斷回想係咪我某一句說話,講得稍為「忤逆」而令昌哥動肝火打鑊我,但自從有次佢認錯左個同學偷書,搵埋三五個朋黨圍到苦主個頭要聯針,結果竟然只係一人一個大過,連警都無報,苦主冒死還拖打到其中一個嘴角爆左,竟然都要記一個缺點。

學校係社會嘅縮影,你破壞左個和諧,就要受罰,事發嘅原因同經過,只係影響刑罰輕重。

而災難嘅發生,可以完全無原因。流血嘅唔係我,但我好記得苦主阿媽帶住聯完針嘅同學黎我地班,喊住話一定要拎返個公道,結果班主任同校長各耍左佢半個鐘,記完過,又係無件事。

中學時期,每個人都經歷過,或者目擊過校園欺凌,是非對錯好簡單,但諷刺嘅係,大家都鍾意袖手旁觀,然後一直重覆嗰啲大家都知嘅野:佢打人,佢唔岩,然後就當參予左。或者佢地唔想認自己縱容緊呢啲事,但又唔想以身犯險。

「你自己都無反抗,其他人好難幫。」呢個係江蘇餅同學嘅意思,我其實明白,亦都好同意。我純粹想表達一種因果關係,而故事入面嘅人,都擺脫唔到入面嘅角色。

期後,阿昌同班朋黨過唔到會考,日子終於安定落黎。直到我入左大學,隨機問周圍嘅同學,發現原來大部份學校都有校園欺凌,算得上中學日常事件。

我比較特別,喺欺凌底下,目擊更嚴重嘅欺凌。

諗返起好耐好耐之前嘅事,心情依然會受影響。

「童年陰影之類嘅野,每個人都有架啦!無嘅先出奇呀。」江蘇餅同學,年紀同塊面嘅面積與日俱增,就黎進展成為西樵大餅。

「……係掛。」呢個結論,我笑唔出。

 

 

作者:求其花

求其寫,求其賣,求其志不求奢華|求其真,求其愛,求其花不求其果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65476
Date: 2017-07-29 15:56:12
Generated at: 2021-09-19 16:29:5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7/29/165476/窮撚中學之日常-校園欺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