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就可以盡情消費

 

某天,朋友盤菜小姐就如是說

 

講真,我真係冇咁深入咁去諗,點解大家會對果單自殺新聞,咁有意見。

不過,講到尾,而家網媒搵食艱難,朱X伯格又同你玩cut reach rate,個個而家啲hitrate 都最少跌過去年既一半。總之,而家為了hitrate,當然是有咁盡寫到咁盡。使唔使求證呢?唔重要。

 

我記得,我好記得,細個既時候,教授話,如果你亂寫野呢,係可能會好貴既。當時,佢用左一D誹謗案既判詞,去教我地,總之亂寫野,就好大件事。

1994年當時有壹周刊記者做左隻封面故事,踢爆內地失學兒童的希望工程懷疑有善款失蹤,令《壹週刊》遭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入稟控告誹謗;官司一路打一路打,糾纏六年,須賠償350萬元。

另一單,有一個叫香港人捐錢返大陸,救助貧困地區失學女童重返校園的社會公益事業被質疑中間有人過水濕腳。本來,呢條橋都好得既,因為受到中國傳統思想的影響,國內女童的失學率佔失學兒童三分之二。所以,就好需要幫忙。當年,迫我地,唔係,係教我地睇判詞既劉進圖話,你地記住,寫野出事,誹謗,媒體要使好多錢既。

而呢兩單案被告既兩位記者,一個已成為建制派健筆,另一個就幫過梁振英助選。

 

一切都唔同晒。

 

而家做記者,總之要點擊率。總之要人睇。炒花生?who cares?對死者家人不敬?我無飯食,到我死,到我對我家人不敬呀。

所以?所以,人死了,他的家人我又不認識的,當然可以盡情消費。總之,是不是真的?只要冇人可以告到我,我就可以盡情寫了。

以前,做電台,寫報紙,大家都要求證。蘋果專欄版,邁克寫錯一句鞏俐快奔四(其實寫的時候鞏小姐已四十幾,所以編輯也會幫她改好內文資料,免得出錯。

現在?新聞就是這樣子:先出街,錯了就說是「網民資訊」。網民當然可以錯,因為他們不是媒體。最緊要賺了hit rate 再說,那是生存之道,也是香港人及全球網民的共業,沒有人可以怪什麼人。大家就是愛看笑話,愛看有錢人仆街。你是政府工嗎?你住豪宅嗎?我連打飛機的地方也沒有呢?你原來玩女出事啊?哈哈。這就是庶民的人生,也是香港人的特色:總之,我活得不好,也不要你好過。

 

所以,就算活得好,都要藏於九地之下。我有一個學生,他在面書,最愛扮慘。其實,他是我最疼的人,他去旅行,我會給他最好的餐廳地點,也會幫他打點事情,他有情緒煩惱我永遠會聽。但他就是愛扮慘:總之我最可憐,你可憐我就好了,你可憐我,我就不用被無謂地攻擊。

這就是在香港活著的方法。

 

原載於健吾BLOG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68181
Date: 2017-09-06 15:34:33
Generated at: 2022-08-20 13:47:5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9/06/168181/人死了,就可以盡情消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