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明天就死去嗎?

 

instagram: cl_bw

 

晚上九時,多久沒試過這鐘數下班,眼睛都差點打不開,是勞累,但我是喜歡我的工作。走出商場的天橋,就聽到有人自彈自唱著張信哲那首愛如潮水,「我再也不願見你在深夜裡買醉,不願別的男人見識你的嫵媚,你該知道這樣會讓我心碎⋯⋯」,走近一點看,原來是一位年輕的外國人,拿著木結他,唱著國語曲。我想,他真的明白這首歌的意思嗎?還是只在背誦發音?聽他咬字還挺準確,或許他很喜歡這首歌。不知怎地,我心突然有一絲絲不安,是那個氛圍嗎?是那首歌嗎?是讓我聯想到什麼嗎?我腦裡空白,最多只依稀記得我在沒亮燈的房間裡流著淚,記憶就停了。

走著走著,我很喜歡這條天橋,因為大多迎面而來的都不是本地人,仿佛脫離了香港幾分鐘,然後又看到聽到另一首歌,是很多年前無線青春劇的一首歌,好像是叫PRETTY GIRL,是一位瘦削中年男子,戴著大墨鏡,黑衫黑褲,向著一枝舊式米高鋒表演著。我一直走遠他,卻越來越想哭,想哭是因為覺得為何人家可以因為追夢,做著一些一般人覺得不合情理,甚至一眼都不會望,或許覺得這類人就是沒任何成就,光想著發明星夢等等,而我則還在拘泥很多,口說著活在當下,但又在擔心憂慮很多,究竟我在裝什麼,究竟我在做什麼,究竟這個社會在如何一步一步扭曲人性?

沿路走著,我只感到局促,呼吸都有點難度,可以靜一點嗎?可以給我多一點空間嗎?如常戴著耳筒,今晚不知什麼回事,不論我重新戴過多少次,它們都隔不到音,我生氣了。周邊的人越來越嘈吵,港鐵站那些廣播那些提示音,我覺得我內心抓狂了。每當抓狂我都會自虐,通過痛楚獲得存在感和感到實在,有一微弱的聲音叫我冷靜,叫我平靜,叫我好好深呼吸一口氣,但真的要爆炸了,要不拿出小刀把耳機割斷,要不發瘋在擠滿人的街道上大叫,然後蹲下⋯⋯但我最後真的「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了。

晚上,到超市買了一包樂事燒烤味薯片,打算今晚回去送梅酒,然後一直聽著黃玠的下雨的晚上,究竟,我何時可以離開這裡,離開人世。

 

 

作者:毋乜贊

九十後的怪人,點點情緒化,點點自大又點點自卑。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68606
Date: 2017-09-13 05:32:52
Generated at: 2020-02-21 08:22:5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9/13/168606/我可以明天就死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