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默示錄

 

 

五點五十八…五點五十九…搞掂!六點鐘,又到咗合約列明嘅放工時間,但係邊個夠薑準時走?

喺依個時候,我眼角竟然見到有人企咗喺身,抬頭一望竟然係阿May。

未做完自己啲嘢,就想轉身射個三分波比我做?

「阿May呀,係唔係有隻case 未覆個客呀?」我一臉迷惘咁扮傻仔問,而問嘅時候亦都特登加高左幾個分貝博老細會聽到。

又想陰鳩我?無咁易!講完心入面都忍唔住露出一個魔鬼嘅笑容。

「我今日有急事,約左Personal Trainer 唔遲得嫁!」阿May理直氣壯咁同我講。

什麼?我聾撚左呀?乜依啲理由都講得出黎嫁咩?老細,你唔係咁都批呀嘛?

「阿墨你咪幫手跟跟囉,阿May 你走先啦,拜拜。」老細笑笑口咁揮一揮手,示意叫阿May 走先。

「吓?哦…」

就係咁,阿May 唔該都無句就走左,而我就要OT take up 佢啲嘢。你可能會話無所謂啦,一次半次咪當幫手囉。一次半次?我都想。

「喂阿墨,你可唔可以幫手跟跟依隻case?」

「喂阿墨,你手頭上有無嘢趕?有個email 可唔可以幫手draft?」

「喂阿墨, procedure 有嘢改咗,幫手整個份最update 嘅version 出黎。」

明明成條team有咁多人,點解依啲ad hoc 嘢偏偏又係我做呢?點解可以咁唔公平呢?我唔知,但我既答案永遠都只會係「可以呀,無問題。」

原因好簡單,乜我有得揀咩?唔通同個老細講話自己唔得閒,叫佢自己做番?又唔通指住個同事屌佢話做乜要我幫你手?九成九之後又會有人同你講啲人生大道理,乜野「後生仔出黎做野唔好怕蝕底」又或者 「出黎做嘢唔好咁計較啦」。

仆街!你估我開善堂咩?出黎做嘢就梗係計較嫁啦!你咁為公司著想,免費做義工呀笨!

我真喺好想搵次咁樣爆吓我啲同事或者老細,但係我是一個沒種的男人。真心嘅說話喺職場到係無可能講出嚟。咁仲有得點?無嫁啦,繼續做啦柒頭!

 

******

 

做吓做吓,成條team 都走哂剩低我一個,老細見我仲未走就走左埋嚟同我傾左兩句。

「阿墨,唔好留咁夜啦,聽日先搞啦。」

「我差少少就搞掂,老細你走先啦。」

「唔好啦,我地一team 人吖嘛。」

聽到呢句,我個頭已經開始出煙。我心諗:慳啲啦!我做唔哂啲嘢,你第二日咪又係捉住我嚟屌。

「唔緊要我ok呀,做埋啲手尾就搞掂,你行先啦老細,臨走我會識燈嫁啦。」局住我都要講多兩句廢話。

「唉,知你take up 好多嘢,但你換個角度諗,其實我袋緊錢入你袋㗎。」

嘩,依句真係人話!聽完我真係差啲想一拳車落去我老細塊臉到,但理智既我秒速回復心情然後仲落足演技講左句:「哈哈,多謝哂老細。」講完嗰下都覺得自己犯賤。

莫非我老細認為講左句咁既說話就會expect 我更加落力OT?依種心態我真係望唔透。

 

******

 

又望下個鐘,無啦啦又到十點幾,而我亦都終於做完哂啲ad hoc 野。開心既係當我番到屋企之後,有意識既私人時間大概仲有兩個幾鐘。但唔開心嘅係聽日我又會有至少八個鐘對住班仆街。

諗諗下都真係眼淚在心裡流,究竟依種咁既工作模式仲要維持幾耐呢?

我覺得每日做啲自己唔鐘意嘅嘢或者工作上有啲乜嘢唔公平既代遇都算,慘就慘在啲人仲要expect 你開開心心咁俾人奴役,而同一時間你又要影帝上身咁樣去表現出你究竟有幾唔介意去做,連自己都要呃埋依個先係最惡頂。

如果你想我做某啲嘢,不如你就直接開口叫我做啦好嘛?可唔可以唔好整到好似係為我著想咁,然後又要expect 我要當你神咁拜。成日自己係到打哂飛機,搞到成地濕哂最後咪又係我抹?

老細又濕鳩,同事又仆街,成日又要硬食OT,咁好難搞喎老友。

所以話香港嘅打工仔就好似希臘神話入面個西西弗斯 Sisyphus咁,佢比一眾天神罰要不斷重覆將舊大石推上山頂到,推到上去舊石又碌番落黎,然後又要重新推上去,就好似我地每日番工咁要不斷做做做,永無止境咁比人強姦。

但至少,西西弗斯唔需要折墮到多謝番罰佢推石嘅天神,而天神亦都唔會日日對住西西弗斯係咁打飛機。

 

作者:鑄墨

一個看透世事既閒人。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69464
Date: 2017-09-26 04:30:14
Generated at: 2020-04-02 07:10:2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9/26/169464/打工默示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