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點前瞓真係一個好難嘅任務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larsjuh)

 

「幾點呀而家!你仲唔瞓?」媽媽生氣地說。
「你估我想夜瞓㗎?公司加班我都唔想㗎!」我說,放工其實真係好攰,又唔夠瞓,所以個人真係好燥底。
「咁你咁夜收工就唔好再玩電腦啦,你知唔知咁樣好傷身㗎!」媽媽說。
「咁我都要放鬆下,得啦,你唔好理我啦。」我說。
「咁後生就捱到咁,幾時捱到老呀你?」媽媽說,我無再應佢。

記得幾年前我仲係做緊agency,加班係每日都會發生嘅事,一星期都唔知有無兩日可以返到屋企食飯,通常都係喺公司買飯盒食,食完又再做,星期六日就出event,有時趕起上嚟連續幾晚加班到凌晨三、四點都試過。除此之外,24小時啲客都會whatsapp你,真係人都癲,最慘係咁辛苦人工都係唔會高,因為嗰陣仲係畢咗業無耐,無乜工作經驗,亦無議價嘅能力,有人請已經係謝天謝地。

我阿媽平時好少鬧我,但嗰排佢成日都鬧我,因為我太夜瞓,我初初覺得好煩,因為返工已經夠辛苦,平時受腦細氣受客氣返到嚟仲要畀佢話,我真係寧願夜啲返等佢瞓咗鬧唔到我。有時返到屋企已經十二點,但係我仲會開電腦寫文,因為返工實在太大壓力,好想寫出嚟呻下抒發下。其實我點會唔知阿媽係怕我捱壞先鬧我,只不過當時真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啫。

捱咗一段時間之後我就轉咗in-house marketing,而家都會加班,但大部分時間都係七點前收工,我終於過返啲正常人嘅生活,我屋企人都安心好多。雖然魚唔過塘唔肥,但係暫時都唔想轉工住,因為懶得去重新適應一個新嘅工作環境同同事,至少我而家放工可以返屋企食飯,可以去學跳舞,可以去做facial,夜晚十二點前就可以瞓。

「你琴晚幾點瞓?」我說。
「五點。」男友Mike說。
「吓!有無搞錯呀,我叫咗你返到去即刻沖涼瞓㗎!」我說。
「我睇咗套戲呀嘻嘻。」Mike說。
「你已經連續成個星期都四、五點先瞓,加班就無得好講啦,琴日放假你都咁夜瞓?點解你咁唔錫身㗎!」我生氣地說。
「咁我都要放鬆下,得啦,你唔好理我啦。」Mike說。

唉,我終於都深深明白我媽以前鬧我嘅心情了。

 

 

作者:小盛女

小盛女
80後中環打工妹,誓要追求work life balance的生活,並當一個幸福的食家。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littlevibrantgirl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遊戲介紹】耍帥動作射擊遊戲 《Gungrave G.O.R.E》無限子彈變型棺材爽爆殺敵 by 五木
    主打耍帥和爽爆的動作遊戲,除了《Devil May Cry》外,還有另一個系列《Gungrave》(銃神)。新 […]…
  • 講起「蔡康年」,你諗起乜野? by 齋老味
    曾經係當紅DJ,因為施念慈報警話俾佢打,立即被貶為人渣,無得做DJ走曬樣,從此淪為TVB專用低能或變態角色。近年因為有高清台,無記多咗財經節目,先知佢原來而家係財經主持。…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𠒇」字係咩嚟?——港姐冠軍帶出嘅哲學問題 by 散彈一號
    試想象下,喺未有電腦嘅年代,如果你見到某張手寫嘅form上面,有人寫自己個名係「陳曼𠒇」咁啦。你會唔會即刻覺得自己唔識讀呢隻字,即刻走去查字典睇下個字點讀? 應該唔會掛。你第一個反應,可能會心諗:「嘩,呢個人寫個『兒』字寫得咁樣衰嘅。」…
  • 解構精神心理治療——輔導個案概念化(Case conceptualization) by 西多士
    如果問大家對「輔導」一詞想起甚麼?可能會聯想到精神疾病,情緒困擾,婚姻問題,家庭暴力等。其實,「輔導」並不如有些人想得這般負面的。先說說「輔導心理學(counselling_psychology)」吧。!它是「應用心理學(applied_p…
  • 《鋼鍊》「等價交換」根本不是真理 by 方潤
    很多人提及《鋼》,都是提及等價交換原理,甚至以為《鋼》就是教人等價交換,其實是大謬。因為《鋼》的每一集都有這段開場白,由主角兩兄弟讀出:「人不作出犧牲,就不會得到任何回報,想得到一樣東西,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這就是煉金術的基本原則 - 「…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70749
Date: 2017-10-16 22:07:55
Generated at: 2022-12-01 17:32:4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10/16/170749/十二點前瞓真係一個好難嘅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