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一點都不好笑

 

請問你有沒有辦法說一點有建設性的建議?

這幾天,某些泛民的支持者終於都醒來了。看見議事規則一役輸得一敗塗地,泛民議員還敢出來說「我們沒有輸」,也真夠幽默。

然後聽黃之鋒的說法,原來集會內,還有幾十個黃絲支持者對他們說了這麼的話:

公民社會經已出現動員疲勞,這是人所皆知,但甚少宣之於口的狀況。疲勞的原因,看起來是一波又一波的政治事件,迫著我們每月上街每週集會,這在短期內難以解決,畢竟街還是要上,會還是要集。但我認為心理和精神上的疲憊,更勝於體力上的疲憊,因為作為組織者的我們,不懂分享參與者的情緒和感覺。

近月的集會,「大家累唔累呀?(群眾:唔累!)」和「下星期係咪仲會來呀?(群眾:會!)」的對答,沒聽過百多遍,也至少聽了幾十遍,在通過議事規則那個晚上,持咪者嘗試振奮人心地問一句「我地有無輸到呀?」,深黃群眾大喊一聲:「無!!!」更讓我汗顏。

原來無輸到。難怪,有人可以照常去開聖誕派對,有人可以照常設宴,宴請在公開場合跟他們稱為無恥之徒觥籌交錯。

 

而後來,楊岳橋回應

《議事規則》修訂通過前一星期,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小登科」設酒會宴客,部分網民批評他邀請支持修訂的建制派議員出席,與他們高興合照,質疑楊在議事堂批評「敵人」時有多真心?楊岳橋反駁,邀請議員同事出席是基於禮貌,自己一言一行也代表公民黨,不能「小器」:「唔通我黑著面對著人咩?到你自己結婚嗰一天,你會明白。」

到你自己結婚嗰一天,你會明白?

哈哈哈,我想起葉太說:你信葉太啦,葉太無呃你嘅。

如果他一舉一動都代表公民黨,即是請建制派議員都是公民黨的意思?議會外是「和解」態勢,都是公民黨的取態?

其實,玩夠未?

玩夠未?

 

後來,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學系的莫哲瑋都忍不住撰文了:

另外,要談一下 Alvin Yeung 楊岳橋 議員。當選以來,不斷用「搞笑」、「賣萌」去「呃like」、建立形象,或許無可厚非。但在重要關頭,卻竟然仍視抗爭為玩樂:紮營當旅行,「必死的覺悟」當soundbite,「呃like」最實際,不斷挫敗士氣。明明是反抗的關鍵時刻,卻frame成為遊樂。這不是mobilize,而是demobilize。說是「不負責任」,已經是understatement。我其實很早已經想問一句:玩夠未?

玩夠未?好像未玩夠。他們的支持者來我這邊發爛,說我為什麼不說一些「有建設性」的建議。哈哈哈,我即時想起泛民支持者最愛訕笑的容海恩,在選舉論壇面對不會回答的問題,她問對手:「不如你話返畀我知丫?」如果他們笑過容氏無恥、白痴、無聊,對直斥其非的人,他們只問:你有冇啲有建設性的建議? 他們跟容氏,只是同一個套路,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而事實上,是不是沒有說更有建設性的建議?在節目中,我至少說過三個:

 

一、泛民要早點打這個議題,而不是一個市民不會在乎的「一地兩檢」。

市民是需要多關心議事規則修改這一戰的。至少那是對梁天琦 vs 楊岳橋 一役中,投過楊岳橋的十多萬人,都需要留意。

當初很多人說當時投楊氏是要守住關鍵一席,照雷動結果投票,不理候選人能力政綱,只因他們是「泛民」就投票,就是要守住關鍵少數,不能修改議事規則。現在打的是硬仗,因為六人被DQ(更不要說,如果要守住關鍵少數,被DQ時是否應該跟那兩個藐嘴藐舌他們看不順眼的青政x樣{我是引述泛民支持者在網路如何稱呼梁游二人的,他們會叫梁游二人做x樣}光速割蓆)而失去了所謂關鍵少數,一場一場小仗的輸到一敗塗地,現在才發現原來事態如此嚴重?

不是吧?

 

二、我說過,議員不是KOL。我這些「只是一介時事評論員」、「普通網民」的人,當然可以飲飲食食最開心,我到處飛到處食,拍照打卡拍片,我去夜店跳舞去卡拉ok唱歌,都是我個人的事。我跟林鄭自拍,我跟容樂其周永康都可以打邊爐,我這種人,只要你待我是朋友,我都會對你好的。

我不是選民被選擇的代議士,我就有跟誰吃飯的自由。他們用光環進入議會,就預計了大家用光環去斬殺你。現在被你們左翼的同路人,一個一個出來問你們, 在面書好開心對吧?現在大家都對議題不認真了,問你#玩夠未。

為什麼?在網路賣萌講好玩,你可以當成是吸引粉絲的方法。但 100毛 式的網路專頁經營術,在政治層面上,只有將政治娛樂化的氛圍帶入議會。如什麼 #810扮工室 講述楊議員要請助理,有黃絲網民問,瘋狂ot有沒有補水,他們的回應是這樣的:

Posted by Lo C Wing on 2017年12月16日

 

你以為自己很幽默?對,很好笑啊。但對不起,這點笑,你就是不能說。你只是令人覺得你的辦公室在「最低工資」及「勞工權益」議題上,都可以用來開玩笑。在這一點上,他比張宇仁處理得更壞:張宇仁至少認真地涼薄,擺明車馬是偽君子。這個對應,簡直是「笑著要你開OT然後對你說我們沒有補水啦你辛苦一點啦哈哈哈」的賴皮上司,無賴得令人齒冷。

他們應該做的,是檢視究竟他們在外面的influencer,有幾個真的在幫他們。不能動情,就要賺錢,用錢去扔那些見錢眼開的KOL,他們現在人人都沒生意,一定會幫你們的。正如莊曾本是一個喝咖啡看法國電影的離地高官,都可以變成民主希望。只要那些大集團要下注,香港人那麼易哄,一定會幫到你的。

 

三、管好自己的粉絲。以前看到家人追星,劉德華的粉絲見到郭富城的粉絲,有些口角,劉郭二人都會出來說:「你唔得咁架,我做fans要乖架!」現在呢?泛民的政工作者放任那些黃絲到處開罪人,甚至開衛星專頁以開罪別人為樂。做成這種一個又一個離開運動的「孽」,是誰的責任?正如,某候選人準備補選了,聽說想找容總幫忙,但過去幾年,他只是幫容總的對手寫稿。好了,這陣子,有候選人準備參選了,他一個月前才想加我好友,我們沒有私交,沒有喝過咖啡,他從不把我當成是朋友,為什麼在要選的時候才覺得我「是朋友」這狀態是重要的?

泛民的人,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不少政工作者都覺得自己身懷絕技,為什麼不可以像那些KOL一樣指點江山就有很多人聽他的話。好了,利用了自己主子,很幽默很好笑的聚積了粉絲,搞死了民主運動,不能再動員市民,只可以肯定自己的主子要再選,都一定可以進入立法會,這種自私的政工作者,才是這場運動失敗的重要原因。

 

以上的建議,都是實在的。但他們都不做。因為他們覺得,他們不需要聽我的。那很好,不要聽好了。現在已一敗塗地到極點了,沒有得再壞的了。

反正香港人已死心。而死心的原因,不是共產黨,不是林鄭,不是梁君彥那麼簡單。一隻手掌拍不響的。

 

 

關於作者:健吾

健吾
宣揚仇恨一點也不有型。這個世界,幸好還有愛。健吾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人民大道中》、《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十本,最新的是《日本亂象》(北京人民大學出版社)、《100個在情場止蝕離場的理由(上))、《京都--貼近生活之旅》(圓桌精英出版)、《健吾收音機III——說好的幸福呢?》(CUP出版)等等。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我有回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中出即飛 by 堂前燕
    每次扑野之前,總要說一輪甜言蜜語,慢慢地連她都不相信,自己竟然有點相信他了,終於有一次,他中出了她。當初,女孩將他當成是SP,當然除了性愛,他也會盡sugar_daddy的責任給她買名牌和iPhone,但無可否認,對於初經人道的她來說,他的…
  • 【塔羅個案】上流社會的分手方式:左手機票,右手支票 by 神婆
    今次要寫嘅個案,老老實實,好戲劇性;同埋故事中牽涉嘅嗰位男士,喺社會上都算係有頭有面,如果開名都幾大鑊,所以,Macy係占卜完之後同我講「我想妳寫我嘅故事出黎」時,我都有啲吃驚。故事好簡單。Macy,二十來歲,鄰家女孩模樣,本來為Patri…
  • 條仔明明HIV+ 但呃人無事,仲公然中出係咩玩法? by 清風
    G 本身都唔係一個會周圍玩嘅人。佢好小心,但佢同我一樣都係一個用情極深嘅人。我好好彩,只係分手,冇撚左段感情同埋大阪來回機票;但 G 佢冇左男友,亦俾男友背叛左自己條命 。我相信呢個世界上有唔少人都有足夠嘅性知識去預防疾病,但原來,即使你唔…
  • 我女朋友有個孖生姐妹 by 毛言地
    冇錯,我女朋友係有個孖生姐妹,係似樣到齋望個樣我都未必分得出——但我冇孖生兄弟嘛,我女朋友會認得出我。雖然佢地的確成日出街,雖然我拍拖有時都會變三人行,但邊個見到我會飛撲埋嚟,邊個見到我淨係會笑笑口打個招呼我會睇到嘅,咁都唔知邊個係你女朋友…
  • 不知如何生活下去的偽ABC by 霏子
    「I_will_go_back_to_California_soon.」在屋邨學校畢業的他,刪除了所有舊照,缺席一切敘舊活動,他在California讀high_school,又怎能分身在香港讀中學呢?他說他考上了University_of…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