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會計師札記】搲客,冥通,比特幣

 

 

夜半,辦公室內,沉甸甸的紙袋安放在角落。

我按摩著眉心,嘗試消化剛才遇到的事……不過是幾個小時之前發生的事,在西環的某條老街,和某位舊同事的偶遇 。

「喂,允行。」我跟他打招呼,允行當然是假名。
「喲。」允行揮手回應。
「你怎麽……」我未說完就把下半句吞回肚裡,因為我見到他褐紅的眼圈和布滿血絲的雙眼。
那是通完頂才會有的雙眼。
「我……」允行欲言又止,拉一拉滑稽的歪斜領帶。
「我明白。」我輕拍他的肩:「要不要去吃個下午茶?我知道附近有間不錯的茶餐廳。」
我本想拉允行離開,畢竟我和他正站在紙紥店前,似乎不是一個聊天敍舊的好地方。
「不了。」允行擺手:「我有東西要買。」
說罷,他逕自步入紙紥店。現在回想起來,我實在不應跟著他,但好奇心卻讓我失去了理志。

「慢慢看。」紙紥店的老婆婆說。
「不看了,請問有沒有紙紥的電腦?」允行斬釘截鐵。
「燒給先人嗎?」老婆婆抬起一邊眉頭,混渾的眼睛盯著允行和他身後的我。
「早晚是。」允行握緊了拳。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我問,但卻只得到允行一個眼神的回應。那複雜的眼神,彷彿把所有委屈和怨恨塞在瞳孔裡的眼神。
根本不用再問。
「要甚麼型號?」老婆婆問:「蘋果很受歡迎,聯想也不錯。」
「聯想,」允行想也不想就回答:「有X系列嗎?」
「怎可能會有……」我。
「當然有,連小紅點都有做出來。」老婆婆不知從何端出一部幾可亂真的電腦:「畢竟有人死了也想……說太多了。」
「可以看看嗎?」允行說。
「當然可以。」老婆婆說。
允行自顧自研究紙紥電腦,我也只好在窄小的店內亂看,剛好看到收銀枱上信件。或者是習慣使然,又或是信上那標誌太礙眼,我眼角一瞥就知道那是稅局寄來的信,於是我多口問了一句:
「婆婆,需要簿記和報稅服務嗎?」
「哦?」
「其實我是會計師,兼職幫人報稅,服務專業收費公道。」我遞上卡片。
「哦。」老婆婆收好卡片:「也好,本來幫我的陳伯上月因為肝硬化死了,就是他要我燒一部電腦給他。」
「原來如此。」我並不感到驚訝。
「那麼你要收多少錢?從前陳伯都是收我三千,畢竟我小本經營,也沒有甚麼錢。」老婆婆說起故事來:「自從我丈夫走了,兒女又不願接手,我也是做一天算一天罷了。」
我循著老婆婆的視線看到木櫃中的泛黃照片。
「那就三千吧。」我說,做生意最忌貪心。
說罷,老婆婆轉身走向店的深處,通過一道搖搖欲墜的木門,走進幽暗的貨倉。

「你看,這小紅點還可以動。」允行食指輕輕搖動小紅點。
我還來不及反應,老婆婆已經從貨倉回來,手中提著一個大紙袋
「來。」老婆婆把紙袋放在桌上:「先落一半訂金。」
「不,這個……」我看著紙袋。
老婆婆也看著紙袋。
「這……」我看著紙袋中一疊疊的冥通。
「不用客氣。」老婆婆說:「最近幾年我都是用這個付陳伯。」
「但……」我額角滲出冷汗:「現金會比較好。」
「這也是現金呀。」老婆婆皺眉,從袋中取出一疊。
很多零,紙上印了很多個零,至少也有七個。
「這一疊是五十張,面額二十五億,」老婆婆搖晃手中的冥通:「這一袋共有三百疊。」
「那……」
「兌港元的話是一兌五億。」老婆婆不忘補充。
「嗯,我可以收支票或現金,但……」
「你知道比特幣嗎?」老婆婆問。
「甚麼?」
「哇這畫面竟然還是Excel。」允行還在把玩紙電腦。
「比特幣。」老婆婆。
「Excel呀。」允行。
「我知道比特幣,不過……」我有點頭暈。
「冥通也是虛擬貨幣,不過用的地方不同罷了。」老婆婆說。
「但我暫時用不到冥通呀。」我。
「是『沒有回應』的Excel呀。」允行興奮地說。
「十年前也沒甚麼人想過自己要用比特幣呀。」老婆婆說,珍而重之地拿起了一疊:「再過幾年政府就會監管冥通的發行,畢竟另一個世界都有通脹問題,限制發行是早晚的事。」
「另一個世界?」
「我想買兩部,一部給他一部給她。」允行似乎找到心頭好,真好。
「這是業內都知道的消息,假不了。」老婆婆說:「想想比特幣,再想想冥通。」
我按摩太陽穴,剛才的對話有太多資訊。

最後,我還是拿走了那一袋冥通。

原因並不是我覺得冥通會變成下一個比特幣,而是看到老無所依的老婆婆,一時間實在想不到怎樣拒絕她,畢竟主動搲生意的是我。
離開紙紥店時天色已暗,允行捧著兩部紙電腦說要先回公司,到底他為甚麼要紙電腦,我已經沒有興趣知道。

當然我大概也不會猜到,過了幾天我再到那紙紥店時,港元兌冥通的匯價已經升到一兌四億九千五百萬。

 

 

關於作者:阿樹

阿樹
一個正職Auditor兼職人類,用實際上不存在的私人時間說著或許早已發生在你我之間的故事。

我有回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