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做占變大隻小鮮肉,去做愛至少有快感,我去遊行,然後呢?

圖片credit: 網友 s

 

一一遊行,周圍的人,中高年很多。

年輕人不見了。

鏡頭一轉:昨天,去派對,見到第一個認識的人,是在雨傘中,天天瞓街的一個小孩。那時候小孩俊美得很,卻乾瘦一點。昨日再相逢,已變成一個肌肉小鮮肉。胸罅可以夾爆西瓜那種。

他一群人,去曼谷瘋狂跳舞派對都不會再去一一大遊行,這代表什麼?是共產黨太厲害,還是反對派的敵我矛盾搞到今時今日這景象?我唔識解。

我用一個最最最最最自私的角度,試著回答這條問題。為了參與社會,我用了很多時間閱讀一些我不特別想知道(至少對我的人生沒有什麼提升的所謂資訊),而讀完又讀讀完再讀,讀到最後都是無奈無奈無奈。根本,沒有辦法,也沒有出路。於是,泛民次次都是打悲情牌。總之選舉的時候,跟著那個電子掌心雷(a.k.a. 雷動計劃)去保住所謂「議會否決權」。好了,對方積極進取,連消帶打的時候,泛民就一步一步一步的輸。而你在面書提他們,這樣下去真的會輸的呀?他們就出動「衛星組織」,聊天群組說我「收共產黨錢」。狀況就好像有些網民說吳業坤有拜狐仙一樣,他們根本沒有證據,卻把事情說得像有真憑實據一樣。然後?

然後我當然是視而不見。對他們的一步一步陷入我預測的窘境,我竟然沒有了擔心,反而慢慢有一種陶傑先生在我節目中說的那種 #快感 ,那種看著蠢人陷落的快感。

你問我為什麼我的小鮮肉朋友不去遊行?我問他:「嘩,你大隻左咁多既?」小鮮肉答我:「佔中果陣,剩係食菜架咋!點會生肉?」其實,要人參與政治,是「政治義工」。要我做義工,如果是真的可以改變世界,或者覺得參與一下可以令我「現有的成功」多維持一陣子,我相信很多人都會不去做占不去做愛都會去參加一下遊行,將這些數字變成泛民的「政治資本」。

但現在泛民輸了一次又一次,對所謂外圍支持者抱持對抗態度,當然會輸得一敗塗地,那我去做占變大隻小鮮肉,去做愛至少有快感,都好過身水身汗打個卡然後畀人笑「咁徒勞無功既野你做黎把鬼」。以前,你跟楊岳橋合照,一定很多like。現在呢?唔……看你的朋友是什麼人吧?

政治是很討厭的。因為他很影響你,而你又很不想理會他們。而像我這種天天看政治,分析脈絡,尋找死因,看著泛民一步一步的頹朽,我證明了我眼光準確了,那又如何?輸了一代又一代香港人,我不生孩子,我沒所謂。但如果你家中有小孩,我真的覺得,#我替你的孩子感到可憐 。

 

 

關於作者:健吾

健吾
宣揚仇恨一點也不有型。這個世界,幸好還有愛。健吾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人民大道中》、《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十本,最新的是《日本亂象》(北京人民大學出版社)、《100個在情場止蝕離場的理由(上))、《京都--貼近生活之旅》(圓桌精英出版)、《健吾收音機III——說好的幸福呢?》(CUP出版)等等。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我有回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