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玩具」的自述

 

 

我阿媽係一條青瓜,我阿爸係點我都唔知,而我前身係一支自慰棒。

我係最新型號,唔止識多段震動、WIFI遙距控制,用唔同力度按實氣墊,仲可以控制震動強度,但最緊要係,夠靜。

每隔十日八日,就有一支自慰棒被選中帶走。我哋嘅銷量令到隔離貨架嘅飛機杯好提子,而且我哋嘅價格仲係佢哋嘅兩倍添。

好快就輪到我。我估我應該係一份神秘驚喜禮物,因為老闆為我揀咗花紙──有油墨味、印咗無數黑色細字嘅紙張,佢用花紙密封我個包裝盒,再用紙箱笠實我。

我係被速遞運去新屋企嘅。主人媽媽收咗貨之後,並冇拆開我,過咗唔知幾多個鐘頭,主人返到嚟。

主人媽媽問:「又淘咗啲乜嘢呀?」

主人答:「冇呀,文具咋嘛。」

我以為我係性玩具,乜原來人類有時會將我叫做「文具」㗎?我聽人講過「文」,係「文字」咁解,咁即係「文字」等同「性」?我又學多咗樣嘢喇!但點解啲人又會話文字唔值錢呢?我哋明明就好賣得喎。

諗嘢之際,主人已經拆開咗我啲包裝,將我拎上手撫摸。佢見識過我可以有幾震之後,露出滿意嘅笑容。但佢好快將我塞返入盒,仲擺咗喺櫃桶入面。

吓?做咩唔即刻試用我嘅?唔通主人唔滿意我?死喇!我會唔會成為第一件被彈鐘嘅性玩具㗎?

我喺陰暗嘅角落度驚咗成晚,第二朝,主人終於拎返我出嚟,去廁所幫我沖涼,當時屋企冇其他人喇。

主人帶咗我入房,抹乾我,將我放喺佢嘅兩腿之間,開動。主人嘅雙腿同腰部仲隨住我嘅震動而不由自主咁郁添。

佢忽然停晒手,轉身望向電腦,冇幾耐就有啲「依依呀呀」嘅聲音喺喇叭度傳出嚟。

主人聽住啲聲,合埋眼,繼續以我服務佢。佢都開始發出「依依呀呀」嘅聲音,然後佢嘅叫聲會越嚟越大,撳住我嘅力亦越嚟越大,我出盡全力係咁震,之後主人突然一陣抽搐,反眼,表情好滿足。

我嘅第一次,主人相當滿意。自此,每個星期佢至少有一日需要我嘅慰藉。

如果當時屋企冇人,主人會放聲呻吟,但如果有其他人喺度,主人就會咬住唇,粒聲唔出,頂多係大力抖氣。

有時候喺深夜,主人忽然需要我,但佢無法令我不發出「滋滋」聲,唯有扭開風扇,用噪音蓋過慾望絲薄而誘惑嘅聲音。跟住,佢就會將我放入被竇度……

每次完事,佢會將我擺返入櫃桶,上埋鎖。

我一直都係主人嘅寵兒,直到嗰日,主人媽媽入咗主人間房度做清潔,佢揭開咗張冷氣被,喺床尾發現咗我。

「咦?呢支係咩嚟㗎?」主人媽媽好好奇,將我拎上手。

喺書枱前用緊電腦嘅主人岳高頭,猛然倒吸一口氣,先醒起今朝自己好冇手尾,「吓……呃……係按摩器囉……」

「個樣咁盞鬼嘅?按邊度㗎?點用㗎?」主人媽媽笑咪咪。

「呃……係韓國新出嘅按摩去皺機。」主人見佢媽媽唔多相信,就開動我,仲將我放上佢塊臉度。

「用信用卡積分換㗎?」主人媽媽搶我過嚟,擺上手試,「嘩幾震喎,用嚟按第二度都得啦。」

「係呀……」

「俾我啦,你都唔用㗎啦。」

「吓……」

「我呢排膊頭有啲痛呀。」主人媽媽未等主人回應,已經將我放咗喺患處上,行咗出廳。

「哦……」

就係咁,主人媽媽就成為咗我嘅新主人。

以往我住喺暗無天日嘅櫃桶,好難先出到嚟抖氣同活動下筋骨。

但而家嘅我,經常俾新主人隨手劈喺梳化上、枱上、櫃面、電視機隔離……佢隨時隨地都會拎我上手,按摩佢唔同患處。

佢亦唔理會側邊有冇人,只要我按得啱位,佢都會大讚「好舒服呀」、「好爽呀」。

所以我其實比較鍾意新主人㗎,邊個唔鍾意俾人讚喎?

「頂!千幾蚊㗎。肉痛死我喇……」有時前主人望住我,會好依依不捨,不過已經太遲喇,哈哈。

 

(完)

 

 

關於作者:余該隱

余該隱
以小說、散文和歌詞,書寫世界的荒謬和美麗,書寫人生最想被看見和躲起來的時刻。

我有回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