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需要投一個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參選權的候選人?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在宣傳學上,最忌的就是對手做什麼你做什麼。除非你有無限的實力(aka錢)去做比他們更好的東西,要不,同一類型產品,用同一類型的宣傳攻勢,只會令人覺得力有不逮,生東施效顰之感。

 

我在說這個:

311冇姚松炎 /.

【#大鑊啦|3.11冇得投姚松炎!?】 ̄ ̄ ̄ ̄ ̄ ̄ ̄ ̄ ̄ ̄ ̄ ̄ ̄ ̄ ̄ ̄ ̄「姚松炎?初選輸咗啦!」當 gregory wong 王宗堯 「坐定粒六」,以為去完旅行就可以3.11補選投姚松炎之際,他似乎忘記了一個十分重要的事實:3.11要投姚松炎,1.14投咗先。距離初選不夠一星期,但正如 柳俊江 Lauyeah、Tanya CHAN 陳淑莊所言,只要大家願意投下初選支持姚松炎一票,大家就可避免成為「3.11苦主」,不用含淚,團結民主派擊敗保皇黨!今個星期日,一月十四日,大家記得投票!姚松炎就能勝出初選!演出:#王宗堯 — 以為補選有得投姚松炎嘅苦主#Philip — 苦主友人#柳俊江 — 知道初選好重要嘅主持人#陳淑莊 — 陳淑莊議員〖姚松炎1.14「山旮旯」投票團〗📣立即報名:https://goo.gl/Fc85G1〖九西初選票站一覽〗大家記等帶同身分證、2017年住址證明(銀行信件、政府公函或公用服務單據)去投票。日期:2018年1月14日(日)投票時間:09:00-21:00票站地點:1. 石硤尾邨展覽廳(石硤尾南昌街215號石硤尾社區會堂側, 近港鐵石硤尾站A出口)https://goo.gl/maps/WsZHi2kXUHR22. 尖沙咀基督教協進大樓地窖(尖沙咀加連威老道33號, 近港鐵尖沙咀站A出口)https://goo.gl/maps/JwSw2UR1uHH23. 港鐵黃埔站A出口https://goo.gl/maps/Vqdr582KepF2_____________________📡Telegram:https://t.me/yiuchungyim💪成為戰友:https://goo.gl/KTA7u4📜考慮參選宣言:https://goo.gl/rBiwTm💰支持姚松炎:恆生銀行 236-444-139-001

Posted by 姚松炎 Edward Yiu on 2018年1月8日

 

泛民聰明了。知道對家出的是謝霆鋒,民建聯的鄭泳舜出手,用丁點錢,就收買起左膠至愛、張曉明墨寶牌匾加持、深水埗派飯大善人北河同行陳灼明明哥助選,兩條煙。泛民終於都醒起,原來自己都有自己的KOL了,是王宗堯、柳俊江,還有陳淑莊,大概想用king king queen 的打兩條煙吧。

片段之悶,說來說去,都是一點:初選很重要,要不就要含淚投xxx。那個xxx說出來,不是馮檢基,就是袁海文。說得好像如果姚松炎不當選,投其他人就是含淚一樣。

 

初選最討厭的地方,就是要參選者都要告訴選民,投我是對的,是聰明的,是合理的決定。而投別人呢?就是錯的,愚蠢的,不合理的選擇。但很搞笑,有很多人認為,初選之後,初選之前他們說過的話,留在市民心中的記憶,就會被洗去。他們好像想選民忘記,當初他們如何的去說對手不堪,如何的說其他人都沒有自己那麼好,然後如果對手贏了,他們又好像會站在同一台上,為那個贏了自己的人,對那個在擂台上說過很多狠話的人助選。而選民呢?就要重新洗腦,把那個自己支持的人以前說過的話忘記,去支持他們支持的人支持的人。

 

看看香港眾志的羅冠聰說什麼

我一直不願多談初選,一來我覺得眾志已解釋立場,不便多言;二來我亦希望不論誰勝出初選,在接下來都要以四席全贏為目標,可放下初選中的爭拗合作。

但我奇怪地在初選論壇中的報導看到自己的名字,當中可能會有些誤會。我一直很感謝在我曾經協助我的人,但我認為要稱對方「親密戰友」還是有挺嚴謹的門檻——至少要是雙方認可,有高度互信吧。合作過、擺過街站、甚至助選(遠離核心地助選),單單這樣,我覺得距離「親密戰友」還有一段非常非常遠的距離。高度互信,顯然地,是沒有的。

很多時候我都不願談個人的事,但主動把我的名字提出來,好像言中有義,我就不得不回應了。選舉期希望各位小心措辭,避免讓人覺得抽水來抽水去。各位蒙受政治檢控的朋友,未來撐住。

最好笑的,是他們的宣傳片中,本來支持姚松炎的人,知道姚在初選落敗後,就會去旅行,連票也不投。即是他們都知道,初選之後,如果姚輸了,票是不會亦不能過繼到另一個候選人身上的。原來姚輸了,如你是支持姚的,就可以去旅行了。哈哈哈哈。

 

來到這一點,問題了。當公民黨的郭榮鏗在立法會提出這樣的問題

公民黨議員郭榮鏗在會上要求政府回應,假如有早前被DQ的人士,決定參與今次補選,其參選權利會否受影響。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司長陳帥夫僅稱這是假設性問題,難以評論,但強調選舉主任有全權資格,決定報名者是否符合參選資格,會依法處理,但他指確認書只是輔助,並非必要,惟不簽署的舉動亦會納入考慮,並會視乎報名者之前的言行。

那即是,泛民中人都意識到,被DQ的姚教授有機會會再一次被DQ。原因是,再看基本法第104條的釋法文件

(三)宣誓人拒絕宣誓,即喪失就任該條所列相應公職的資格。宣誓人故意宣讀與法定誓言不一致的誓言或者以任何不真誠、不莊重的方式宣誓,也屬於拒絕宣誓,所作宣誓無效,宣誓人即喪失就任該條所列相應公職的資格。

「宣誓人即喪失就任該條所列相應公職的資格」,究竟是姚松炎作為「功能組別」議員的資格,抑或是作為「立法會議員」的資格,其實現在清楚了嗎?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司長陳帥夫就說,那是「假設性問題」,難以評論。簡言之,就是你姚教授參選後,到時就再決定是不是可以用這條釋法再DQ你。當初姚教授說,他有「凌駕性需要」才會轉區參選,現在如果參選被DQ,那選民又可以怎麼辦呢?是要聽姚教授及其團隊指示,投票給他們口中「永續參選」有機會排第二的老馮基,還是那個在網路被指跟領展高層有關係,會「摸酒杯底」民主黨的袁乜乜

 

今晚係好凍又大風大雨呀😣,但得返幾日,如果大家再唔全心全意落手落腳撐初選…下星期你就唔好話要「含淚投xxx」好後悔了…我地要團結民主陣營💪🏻,支持最大公因數,九龍西泛民初選:我。撐。姚。松。炎。

Posted by Ken Tsang on 2018年1月8日

 

現在,泛民打的策略,究竟是「要出來初選,否則就會『含淚投xxx』」,抑或是「如果沒有xxx,就可以去旅行呢?」如果是前者,他們想得太理想化了吧。含淚?不投就不投。去旅行就去旅行。現在姚沒有辦法去處理他的參選身份的疑問,卻叫人家的支持。支持了,如果最後在票站沒得投票,又要支持那個他們現在那麼看不起的對手,做泛民的支持者,飯盒也沒一個。反之明哥還會派你一個飯盒呢。

 

專題:【立法會補選2018】

 

關於作者:隨緣

八十後公關公司小卒一名,渴望有一天,只是有人按讚,我就會飽。

我有回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塔羅個案】上流社會的分手方式:左手機票,右手支票 by 神婆
    今次要寫嘅個案,老老實實,好戲劇性;同埋故事中牽涉嘅嗰位男士,喺社會上都算係有頭有面,如果開名都幾大鑊,所以,Macy係占卜完之後同我講「我想妳寫我嘅故事出黎」時,我都有啲吃驚。故事好簡單。Macy,二十來歲,鄰家女孩模樣,本來為Patri…
  • 中出即飛 by 堂前燕
    每次扑野之前,總要說一輪甜言蜜語,慢慢地連她都不相信,自己竟然有點相信他了,終於有一次,他中出了她。當初,女孩將他當成是SP,當然除了性愛,他也會盡sugar_daddy的責任給她買名牌和iPhone,但無可否認,對於初經人道的她來說,他的…
  • 不知如何生活下去的偽ABC by 霏子
    「I_will_go_back_to_California_soon.」在屋邨學校畢業的他,刪除了所有舊照,缺席一切敘舊活動,他在California讀high_school,又怎能分身在香港讀中學呢?他說他考上了University_of…
  • 【塔羅個案】個客話自己比鬼跟? by 神婆
    「同學你讀緊書?放緊暑假?有無打機睇世界盃呀?」「有呀,我場場都睇哂!」Michael 有少少激動,試過眼瞓頂唔順瞓著,所以我係咁食杯麵薯片可樂提神,肥咗幾磅。」…
  • 到底中國的外敵在想甚麼? by 蕭少滔
    太遠的不說,光從中古的宋朝說起。大家想想,即使所謂積弱成病的宋國,和遼國打了幾十年仗,其實雙方最後也是相安無事的。而遼國也好、金國也好,都好像吃得太肥太懶,宋國才忽發奇想,才有所謂聯金滅遼、後來又有聯蒙古滅金等等引火自焚的外交政策出台。而一…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