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霍無度】每日,全香港白白漏走幾多水?

 

 

政府一直叫市民珍惜食水,左一句環保價值,右一句可持續發展,甚至建議大家安裝特別的節水水龍頭,希望普羅市民逐滴逐滴慳,但諷刺的是,口裡說慳,實際上最浪費的就是水務署,而且並不是一點一滴的在嘥,食水流失的量是以噸來計算!

此話何解?

二○一五年,香港每年供水量約九億七千萬立方米。然而‥‥‥

 

編輯自思匯政策研究所《水沛蜃樓》研究報告(2017年9月發佈)頁49

 

上圖紅色的部份,就是所謂的「系統流失」(或稱之為「無效益供水」),再細分不同紅色,就是不同的流失來源。「系統流失」大致上可以理解為從水廠出產的水減去使用者的水錶度數,換句話即是白白流失的水沒有市民用到,水務署也收不到水費。

二○一五年,系統流失佔供水的33%,其中「從政府輸水網絡流失」(簡稱「公家喉滲水」)佔全部的15%,「從樓宇內部供水設備流失」(簡稱「私家喉滲水」)佔14%,連同「偷水」及「讀錶錯誤」的各2%,流失的水量竟達總供水量的三份一。以九億七千萬立方米的供水量來計算,33%的系統流失就是三億二千萬立方米,每一立方米的水價為9.05元(第四級收費,並未計算排污費),水務署每年就浪費了約29億。如果以每一日為單位,水務署每日就讓八萬八千立方米的水流失,相等如800萬的水費,如果把排污費的每立方米2.92元也計算在內,就等如1049萬,可以購買一個太古城單位。

 

與世界各地城市比較,香港的情況就更加令人憂慮。

從下圖可見,香港的用水流失率,只比意大利城市拿玻里及墨西哥的墨西哥城略佳,而略比香港好的,則是羅馬、雅典、利物浦、布拉格,可笑的是,這些城市一向不會被認為公共行政卓越。

而備受香港人推崇的日本東京,戰後的1955年用水流失率是20%,時至近年的二○一○年,已改善至2.7%。2.7%是什麼意思?就是供水一百滴,只有3滴左右是流走,反觀香港的呢?是日本的10倍!

 

摘自思匯政策研究所《水沛蜃樓》研究報告(2017年9月發佈)頁52

 

政府並非不知道喉管滲漏問題嚴重,但往往制定了一些政策之後,執行的效果未如理想.亦無再進一步的檢討和進步。

的確,水務署自二○○○年起,執行「更換及修復水管計劃」,接連更換老化水管,此計劃於二○一五年大致完成,食水管滲漏率亦由二○○○年約25%降至二○一四年的16%以及二○一五年和二○一六年的約15%(數據見2017年6月7日發展局局長回答立法會議員提問),但比起其他先進地區,仍然有很大的改進空間。但令人遺憾的是,該計劃於二○一五年完成後,水務署便再也沒有新的計劃。

另一方面,私家喉滲漏情況亦十分嚴重。縱使屋宇署及食物環境衞生署於二○○六年成立聯合辦事處,集中處理私人樓宇的滲水投訴(俗稱「滲水辦」),「若有關滲水情況構成公眾衛生滋擾、影響樓宇結構安全或浪費供水等問題的話,政府便有責任按《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第132章)、《建築物條例》(第123章)或《水務設施條例》(第102章)所訂的相關條文介入和處理。」(見2013年10月31日發展局局長回答立法會議員提問),然而滲水率的工作效率及調查方式一直都為人詬病,現在已經是21世紀,滲水辦竟然沿用舊式「色水測試」,絕大多數個案都不肯採用先進科技調查,使得調查效率非常低。多年來,滲水辦予人的印象是只會去處理單位之間的滲水問題兼且做得不好,而大量浪費公帑浪費水資源的喉管滲漏,則聊勝於無,可以說是不務正業的範例。

 

誠然,私人樓宇的維修保養是業主責任,但是當政府都無法釐清責任,無有效措施鎖定漏水喉管,私人業主要維修亦不知從何入手。

水資源並不是用之不竭,香港作為國際先進城市,政府好應該在公共行政層面,不可任由食水白白流走。

作者:容海恩

容海恩
新界東立法會議員(2016 - )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75490
Date: 2018-01-18 19:42:26
Generated at: 2020-06-04 00:59:2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1/18/175490/【揮霍無度】每日,全香港白白漏走幾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