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後一個玉女

 

「你會不會寫這一個演唱會?」他問我。

我答,不特別想,因為我真的不特別覺得她在唱歌。事實上,她的聲音跟樂隊的關係似乎還需要很多的時間磨合。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跟她合作過的導演九把刀說,她是女神,你不會想像跟「媽祖」有什麼不道德的幻想……

她根本就是女神。你不會對一個女神有太多要求的。一個五十歲女人,還可以穿這樣的服裝,一頂長黑髮仍是如此的油亮美好,一舉手一投足不用谷都有一陣女人味。這種「很女人」的女人,我好像很久沒有在舞台上看到。

還記得去年,連續四星期去紅館,都是男廁要排隊女廁是不用的。張惠妹、c allstar、劉美君、林憶蓮。一連四星期,都是男fans比女fans多的。但今天在舞台上看到一代玉女,香港的異性戀男生終於都出來了,為一睹這個已婚的玉女,如何繼續玉女。

玉女是什麼呢?跟日本的「偶像」(idol)有什麼分別?周慧敏參加歌唱比賽的時候,已唱日文歌。感覺就像當年在日本的電視看到的女性偶像的狀態,妝容、頭髮、唱功,都是日本偶像的狀態。到現在,她仍是那個樣子,那套唱功,即使跟她一起唱美少女戰士的兩個拍檔,已變了另一個模樣,但她好像還是在那個時代,停在那個樣子。

 

 

回頭望,像最初,從來未曾熱愛過。我對她的感情,不是粉絲的愛。但今天過後,這個地方,令我有多一頁回憶。三個加起來近百五歲的藝人,因為觀眾想看,所以還會唱《美少女戰士》。一個以美少女容貌走天涯走到今天的藝人,用她的方法跟時間對抗,給觀眾最美好的回憶。我看到專業。過去一星期,歌手周國賢在演唱會encore中,唱了屬於他的兒歌《黃金入球》。他曾經說過,他很怕唱這一首歌,但觀眾想看,他都樂意唱。一個專業的藝人,至少要做什麼,我相信有些人還是知道的。香港有一些不專業的藝人,又想賺一些觀眾的錢,當他唱完一首歌,會跟觀眾說「我好憎果首歌」。

表演究竟是什麼?周小姐今天說,演藝工作需要很大的魄力,我也不會一直做下去。在還可以看的時候,我想,還是會有很多人想看下去。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75932
Date: 2018-01-27 05:47:50
Generated at: 2022-01-19 07:19:5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1/27/175932/香港最後一個玉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