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私人秘書的日子】感謝老闆娘教曉我的事

 

圖片來源:我專登搵朋友寫嘅

 

雖然我仲未搵到工,但已經因為一籃子因素而冇再做之前提過嗰份秘書工作,所以我而家要嚟開波梳理一次前文後理,同前老闆開年喇。

先禮後兵,由於佢哋唔單單係搵我笨,佢哋請agent嘅手法都極之唔誠實,所以文中我會直接開公司名,多多指教。

首先,呢份工其實係保險團隊嘅私人秘書。

 

2017年7月

因為一份唔係咁理想嘅驗身報告,基於未雨綢繆,一直都做freelance嘅我驚第時真係有病但冇錢醫,就開始搵full-time工作,希望有穩定嘅收入。

我有個朋友係做保險嘅,佢知道之後,就同我講,佢哋條team啱啱由F公司轉咗去A公司,所以佢老闆需要請個秘書專門做recruitment,請啲新經紀sss。
人工接近兩萬,每日返八個半鐘,準時收工放銀行假,聽落唔錯係咪?上去佢公司傾過下詳情,見一見佢老闆娘之後,就決定take呢個offer。

所謂嘅老闆,其實係老闆同佢老婆兩個人,但請秘書啲濕碎嘢就主要係老闆娘處理。
都係嘅,老婆如果睇個秘書唔順眼,請咗返嚟都係搞著自己㗎啫。

 

2017年8月

開始返工。

但因為我仲有份主題樂園嘅part-time,同埋有啲補習喺手,所以一開始呢,就[email protected]咁part-time試住先,10月/11月左右就轉做full-time。

[email protected]真係好低人工,就算計返一日8.5小時x一個禮拜5日x一個月4個禮拜=其實都只係HKD10200,同佢當初講接近兩萬個比例都真係差太遠,但畢竟都只係兩三個月短期嘅事,我都agree咗嘅。
不過坦白講,其實我返得唔多,一嚟有其他part-time,二嚟時間先係最貴嘅成本,我大學畢業之後都未拎過呢個人工,你要我用full-time時間換呢個part-time價錢返嚟,我寧願拎啲時間去睇書睇戲去增值下自己。

好喇,我作為秘書亦冇保險牌唔係agent,份工實際上係點請啲新agentsss㗎呢?嗱,睇好喇,因為真係好仆街。

第一步,會喺求職網站登廣告。
喺求職網站見到請financial planner唔係咩新鮮事,但呢條team有啲唔同——
唔係用公司名義請,而係用HR公司名義請;請嘅title亦唔係financial planner,而係management trainee。
好喇,你大概知件事係點運作㗎喇。

老闆名下有兩間所謂嘅HR公司——
喺cpjobs登廣告嗰間叫「Royal Recruitment Company」;
喺jobsDB登廣告嗰間叫「Asia Focus Company」。
當收到呢啲呃返嚟嘅CV,我就會打去叫啲candidates上去interview,當然,言辭極盡曖味之能事,唔會直接講係請經紀。
到啲candidates嚟到,就會交畀啲經紀面試,基本上就再冇我嘅事喇。所以我每日返工嘅任務,就係不停打電話呃啲滿腔熱誠嘅年輕人上公司。

如果咁啱呢段時間你apply過呢兩間HR agencies嘅工又收到電話叫你上A字頭公司見工,電話入面嗰條聲線悅耳嘅仆街八成都係我。

好喇,如果你問我點解咁仆街嘅工都做——冇錢丫嘛,我唔打算為自己咁冇骨氣而搵藉口,但亦不以此為榮。

 

2017年9月

為免一兩個月之後先要啲學生搵新補習老師,臨近期中試先嚟重新適應,新學年一開學,我就cut曬啲常規補習,為之後轉full-time做準備。

與此同時,為咗頂替去旅行嘅大秘書,喺主題公園最忙嘅日子我都冇返去幫手。

 

2017年10月

已經10月,老闆娘都冇搵我商討日後嘅工作安排。呢個時候我都返多咗工,諗住表現好啲(aka呃到多啲人上公司)就多啲籌碼講數。
亦因為咁,幾乎冇再返主題公園嗰邊。

到月尾,三顧草廬終於約到老闆娘傾計。然後佢話暫時都係唔會轉我做full-time。點解呢?
(一)宜家呢個位於觀塘嘅office唔靚,就算約到啲candidates上嚟,都冇咩說服力留低人哋喺呢條team做,而出年(2018年)1月會搬去新office,所以希望請人(請新經紀)嘅事暫時緩一緩,之後先需要一個full-time嘅position。
(二)時值年尾,除咗老闆娘之外,啲agents個個都要跑數;另一方面,舊公司仲有一班agentsss未過嚟A公司,所以就算約到啲candidates上嚟都冇人做interviewer盞浪費。
但同一時間,老闆娘又講咗一句:「總之你就照約爆佢啦,塞爆個timetable啦!」
我:「但係⋯⋯你啱啱唔係話唔夠agent做interview㗎咩?」
老闆娘:「我可以見㗎嘛!」

好喇,呢個時候,我終於醒覺,老闆娘就係一個徹頭徹尾嘅仆街。

首先,佢公司內部問題關我咩事?點解我要去承擔個後果?
第二,佢先話請人嘅事想緩一緩,轉個頭又叫我照約candidates塞爆個schedule,矛盾一生到我講返出嚟都覺得心虛驚冇人信。

佢根本由此至終就冇打算轉我做full-time。
佢唔係因為呢啲原因所以唔請我;而係因為唔請我所以用呢啲藉口作推搪。

但我可以點呢?
因為由始至終都冇簽約。
因為由始至終都冇簽約。
因為由始至終都冇簽約。
我除咗可以埋怨自己咁大個人仲愚蠢到咁輕易相信別人嘅片面之言之外,仲可以點呢?

與此同時,主題公園份合約到期,不被續約。
換言之,我宜家除咗呢份秘書工作之外,基本上已經冇其他工揸手。

 

2017年11月-12月

由於老闆娘出爾反爾,我亦深信就算去到出年,佢都唔會遵守諾言畀個full-time offer我,所以我得閒就返多啲,唔得閒或者冇心情就返少啲,同時亦開始搵其他工。

聽起嚟或者好似藉口,但年尾搵工確實唔容易。
如果老闆們早啲通知我唔會轉full-time,我就可以早啲準備,唔使搞到咁濕滯。

而嗰個「可以見」candidates嘅老闆娘呢,呢兩個月一係就屋企有事返咗大陸;一係就同咗老公去澳洲,其實佢真係「可以見」嘅日子同時間唔係好多㗎咋,更加唔使講咩塞爆個schedule啦。

到12月中,再做一次身體檢查,呢一次醫生叫我入院做個小手術。
私家醫院做幾萬蚊,講真呢舊錢我唔係冇,問題係之後就冇錢交租同生活,而我唔好話冇full-time收入,連freelance收入都冇,仲衰過之前。
思前想後,都係拎咗轉介信去公立醫院排。正正就中咗之前擔心嘅「真係有病但冇錢醫」。

屋漏偏逢連夜雨,唔知關唔關喊得多事,搞到一隻眼角膜炎,本身有日應承咗返工但射咗波,然後老闆娘就叫我過埋聖誕同新年先返工,因為啲agents去曬旅行。

佢當人哋嘅生計係咩?
我等唔等你份糧開飯係一件事;你有冇放員工嘅生計上心係另一回事呀。

 

2018年1月

新年伊始,佢哋就著手搬office,由觀塘搬去尖沙咀。因為office未搬好,所以又唔使我返工。

1月16日,新office grand opening,佢哋冇叫我參加,徹頭徹尾明白佢哋根本唔當我係一回事。再之前,嗰個聲稱今年我呢個job duty會需要一個full-time position嘅老闆娘呢,就搵人WhatsApp問我如果以後一星期淨係返兩日得唔得。

我心諗:「請你好好放低。」

由於我對呢個老闆嘅憎厭程度已經高到就算佢真係請我都唔想要offer嘅程度,亦唔想再將呢件事拖落去,我第二日就上咗去新office搵老闆娘講數。

聽咗十次《分手是常識吧》,儲曬心理準備同狀態上去同佢開拖。
果不其然,老闆娘真係唔轉我做full-time。但office又搬咗,舊公司啲人又嚟多咗,年尾又過咗,咁佢今次用咩理由呢?
——佢話我約人約得少,亦即係跑唔夠數。

佢:「但我都願意繼續用part-time形式錄用你嘅,睇下你會唔會考慮丫。」
我:「我唔考慮呀。」
佢:「喔,okay。」
我:「你話上年年尾啲agents要跑數,其實好多日子都約唔到;你都好多時間唔喺香港唔喺office,約candidate嘅數量少係好自然嘅事嚟。」我都冇講佢因為啲agents去曬旅行就叫我放咗半個月假呀。
佢:「其他日子可以約㗎。」
我:「唔係你得閒啲candidates就得閒㗎嘛。」
佢:「咁唯有話timing唔夾囉。」

就係咁,我同呢間公司結束咗合作關係。本身諗住發嘅惡發唔出,打算開嘅拖都開唔成。
既然係咁,嗰日冇講到嘅就宜家講。

講開又講,如果唔係我17號嗰日話想搵佢商量工作安排同埋拎上個月份糧,佢連張支票都冇準備到。

 

我咁樣揭露舊公司內部資訊,就好似分咗手唱衰前度係咪好仆街?我唔否認。
但在理,我唔單止冇簽什麼保密協議,連僱傭合約都從來沒有一張;至於道德,你不仁在先,我都唔需要同你講道義。
本身呢,純粹自己畀人搵笨,又罪不至要開曬公司名;不過你哋連請agent都係呃candidate上公司interview,為咗令世人有個警惕,似乎沒有不公開的理由了。
我就當呢一切,係因為自己曾經作為其爪牙而得到嘅報應。

當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呢種呃人上保險公司面試嘅手法除咗佢哋之外仲大有人在,佢開過第二間空殼公司就一切歸零;話唔埋佢哋直頭發明新嘅方式去呃人,不過到時就到時嘅事啦。

事先聲明,我唔反對或鄙視任何人從事保險行業,畢竟我自己都會買保險,而且都想趁未算太老而買下醫療危疾(當然,又係兜返去同一個問題——要有固定收入先)。

但係,我認為做保險最基本嘅門檻係「同理心」。
好似前老闆娘呢種,別人嘅人生對於佢嚟講只係增加業績同擴大組織嘅數字,非關故事。
但就係因為個社會有呢啲冇同理心嘅agentsss做壞曬手勢,唔怪得呢一行個名聲咁差㗎。
又,如果你清楚亦認同呢種招募手法並依然希望加入的話,you go baby。
用語言技巧誤導人咋嘛,又唔係犯法。

至於介紹我入呢間公司嗰位朋友,由一開始佢知我冇錢同身體有毛病,從來冇明示暗示sell過我任何保險亦冇游說過我做agent,而且仲喺career path上畀咗好多真係朋友先會直接講嘅建議我,而且佢冇必要製造機會畀我唱衰佢。至今我依然相信呢一切都非佢所願。
可惡的係佢嘅老闆們,我對佢一丁點兒怨懟都沒有。

 

好喇,我好少叫人share自己嘅文,畢竟你寫得夠好讀者就會share。
但今次,除咗發洩之外,都真係想大家同身邊嘅親戚朋友對呢種手段有個警惕。
所以,方便的話,幫手share一下,謝謝。

 

#一句粗口都冇寫
#畢竟今時今日講粗口罪大惡極過乜
#一講粗口就有人趁機模糊焦點
#但每一個標點符號都滿載心意
#請你好好放低

 

 

 

作者:一百八十呎

一百八十呎
既然有人表演瞓劏房,全天候住劏房的都是行為藝術家。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金融才俊」 by 金仔
    金融才俊當中,還有部分是專業「食客」。朋友S在公關公司工作,因為業務關係,經常需要在各大酒店安排一些午餐商務飯局。這些飯局都是Byinvitation的,每位平均一千元一個setmenu,但不說不知,這些飯局往往吸引一些在中環金鐘上班的才俊…
  • 【真。攬炒】楊岳橋笑住講前線食催淚彈,懶理義士死活 by 左膠正垃圾
    楊岳橋曾在商業電台的節目中,倡議「先搞政治,暫緩大搜捕」。及後,他在面書面上澄清只是口快說錯話。 但你看看這次的聽證會,一次一次,看來他內心一句,就是懶理義士死活。…
  • 點解班後生咁唔鍾意老一輩?因為廢中廢老其身不正。 by 亂臣賊子
    搵工或者出嚟做臨時工時,成日都會見到啲其實真係冇咩料嘅老頂成日吹水吹到天花龍鳳,但永遠就唔會落手落腳淨係識尸位素餐,衰左就射波俾死貓人食;日光日白見人個時將「後生仔冇道德急功近利」掛喺嘴邊做衛道之士,但轉個頭夜黑飲左兩杯就大言不慚向人提出性…
  • 【認真答】不中出如何令同居女友懷孕? by 白木乩
    睇到呢啲POST,再碌下COMMENT,雖然網友們都發揮創意極盡挖苦之能事,但就算撇除「搵隔離屋幫你中出」、「帽事嘅」、「讓老夫出手」呢啲選項之外,都其實真係有可能嘅。…
  • 誰怕攬炒? by 健吾
    香港人,有一種好奇怪的性格特質:老闆情結。他們沒有權力,卻很愛用「老闆」的思維去想事情。用左膠的說法,好聽一點,叫換位思考。難聽一點,就叫「皇帝唔急太監急」。你看看?有時事評論界的前輩認為,「睇完民意的所謂逆轉,見到咁多人咁堅定地反送中,反…
  • 敏華冰廳一個品牌,兩種品質?——旺角朗豪坊與荃灣荃錦中心的天堂與地獄 by 白木乩
    過度擴張,搞唔掂QC,然後名大於實,發生太多了,今次好明顯,個廚房都未訓練好,就要推佢上戰場。室溫扒都拿出來奉客,不如改名做大鳩鑊啦?…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75988
Date: 2018-01-28 20:35:54
Generated at: 2019-08-19 02:27:4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1/28/175988/【我做私人秘書的日子】感謝老闆娘教曉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