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ana

 

第十年了,每一個新年,Peter總會給兩封利是給Susana,與派發予其他同事的金額不同,給Susana的是每封一百元,與Peter派給近親的金額等同。Peter和Susana在同一間公司工作,已經第二十個年頭了,Peter育有一兒一女,女兒快十歲,兒子才五歲。

每一次派利是予Susana時,Peter的眼神總是流露一份不捨。Susana仍然長得漂亮,雖然最漂亮的時候已經過去,但仍然長得好看,好像青春是為了某人而留住,讓她不輕易變老。Peter是Susana的上司,他們合作無間,在工作上是無堅不摧的拍擋,若果沒有了Susana,Peter的事業大概還是一片雲。

「你要一直派利是給我,直至我嫁人了,知道嗎?」Susana每年接過Peter的利是,都會說着幾乎一模一樣的對白。Peter看着眼睛水汪汪的她,總希望像從前那樣,輕輕撫摸她的頭髮,由頭頂一直順着撫下去,直至髮端。

「聽說你還在派利是給那個Susana,對不?」Peter的老婆每一年,都會對他質問一次。每一次,Peter總是黑起面,一聲不響地走出去,既沒有回應,也不會反駁。

Susana每年接過Peter的利是後,都會儲下來,在利是封上寫下年份,不會拆掉,累積第十年了,總共有二十封。看着Peter仍舊有一份不捨,不知怎地,Susana反而想離開公司,遠走他方。

但想起當年在一起的甜蜜時光,Susana卻不由自主的,沒法子走。也許女人就是這樣,明明這個男人已另娶他人,甚至生兒育女,仍舊放不下。她想用每年兩封的利是來留着那份對Peter的感情,但事實是,利是的另一半,卻是代表着另一個女人。

為什麼當年要分手?Peter每年派利是給Susana後,都會問自己同樣的問題。是Susana拒絕了求婚,不是Peter的錯。Peter後來認識了現在的妻子,從拍拖到結婚,不到一年時間。反而與Susana拍了五年拖,以為已經深深了解對方每一吋肌膚,明瞭對方每一刻在想什麼,偏偏在求婚的時候,卻意想不到被拒絕。

拒絕的理由是什麼?Peter每年派利是給Susana後,都想問她這個問題。不過,Susana從來沒有透露,也沒有與另一個男人搭上,也不是中途轉「基」,也沒有身懷絕症,也不是看破紅塵削髮出家。

Susana繼續埋首工作,Peter每每在經理房望出去,看到芳華依舊的Susana,內心有種痛,很想好好的抱着她,再一次回到十年前的纏綿裡,好好吻她身體的每一吋肌膚。

不過,Susana卻一直神女無心,對生活看得很淡,對Peter亦平淡如水。即使Peter對她仍然執迷不悔,甚至已跨過出軌的枷鎖,只要Susana點頭答應,Peter可與她再續前緣,妻離子散亦在所不計。

第十一年了,Peter仍舊把兩封利是送到Susana手上。Susana雙手接過利是,說了聲多謝老闆,然後就把利是收好,繼續工作。

總是認為,世界上的Susana都有一份神秘色彩。墨西哥電影《You’re Killing Me Susana》裡的Susana沒有留下一句話就離開了丈夫,而我認識的Susana,則沒有原因地留下來,替拒絕過求婚的男人默默工作。

沒有人理解Susana的想法,她放棄嫁給Peter的原因是個謎,繼續留在Peter身邊卻沒有發展不倫戀同樣是個謎。有多少個像Peter那樣的男人,有事業有前途,甚至有家庭有兒女,卻又有一個令自己久久放不下的Susana。

 

 

關於作者: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本身為文字記者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我有回應

則留言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