俾佢開多個工會,你估邊個最唔開心?

 

最近,睇埋睇埋好多「工會抗爭」既新聞,又令我諗返起一啲小事。

2011年1月,農曆新年前後,國泰航空的空中服務員因為加薪問題,我寫左一篇咁既專欄,題名叫,惡晒航空。

* * * * *

國泰航空的空中服務員因為加薪問題,本擬於農曆新年假期按章工作,後來按下不表,並考慮於復活節假期再考慮採取工業行動。只要你上網看看討論區的反應,你就知道香港人為甚麼是一個值得被人欺負的民族。不少人的回應說:「講真,我真係唔明囉,公司賺錢好應該o架。依家又唔係冇人工加,仲要加成4.5%,仲唔心足?嗰啲咁嘅空少空姐,係飛機度行行企企派吓餐又可以周圍去,我哋呢啲係得假期先可以去玩嘅人,就咁樣畀佢哋阻住我哋,邊有咁野蠻o架!」

很多人都不知道,惡晒航空是一家很聰明的香港公司。他們很知道如何對付香港人──只要把話說得複雜一點點,不需要太多,真的一點點就夠了,香港人就會沒有心機聽。於是,他們只要把簡單複雜化。比方說,4.5%只是「有些員工」得到。有些員工是沒有加的。為甚麼?聽說,隨年資不同,不同的薪金計算方法,有些員工沒有加,有些就只加1.5%,4.5%只是小部分的人。

加不加,加多少,我不想討論。我只想問一個問題:香港地,大部分都是打別人工的打工仔。為甚麼當打工仔爭取他們的權益時,他們會不幫打工仔,而轉向用「老闆賺盡天經地義」的思維去思考的呢?後來,我發現不少香港人都有一種奇特的心理特質──加人工在你身上,加幾多才夠?多多都不夠。加在別人身上的時候?成本貴了,東西會不會加價呢?

年近歲晚,身邊的人都在談跳槽加人工。一言以蔽之,人工加在自己身上,就多多益善。別人以文明的工會談判方式爭取加人工呢?一定會有人跑出來說「你班友唔好貪得無厭啦!」香港的打工仔為甚麼值得被打壓至體無完膚窒息至死?因為他們不知道甚麼叫「同理心」。

好啦,到左2018年,大家睇住呢次工潮,有咩感覺呢?你睇到各大留言區,都有人走出黎講,話呢兩公婆,都唔知為左咩走出黎。仲有人係我度留言話,九巴真係用心良苦囉,係311之前搞呢次工潮,之後畀泛民托個波去搞工聯會,真係幫到出晒面啦。而最可憐既係,仲有車長係巴士度貼標語,話巴士公司今次做得好。

而有網友就話:

男聲: 剛剛茶餐廳有位藍領亞叔話,「佢兩公婆一定收咗錢,搭巴士咩人都有,有d真喺好趕時間架麻,阻住人就唔啱,佢哋遲早會畀人打一鑊。」

#大家都是工人

三個層次

第一,今次巴士公司點解會揀一個星期既第一日搞呢件事呢?係咪因為真係驚果位女車長搞得成工會,就唔炒得佢,免得夜長夢多呢?抑或係,其實一早,呢個都係選舉既部署呢?我唔敢講,亦唔唔可以推測。如果單純從各方證據顯示,我就只係睇到,九巴既管理層,真係失敗到一個點,令我都無法評論。

第二,我想知道,究竟而家其他工會做緊咩呢?勞福局局局長講到集體談判權既時候,佢就將個波一野射左去「一間公司都有唔同工會」既問題,所以就算你同一個工會傾完之後,第二個工會都會唔同意。

集體談判權,係九七回歸之後,就被廢除左啦。呢個係咩黎既呢?集體談判權所指既,係勞方集體性地透過工會,與資方談判僱傭條件,而資方必須參予,而談判結果具有法律約束力。 其目的是希望勞資雙方能夠在一個較平等的情況下訂立僱傭條件,以保障勞方應有的權益。 而集體談判權就是一些國家及地區賦予勞工的一種權利。

咁唔同既工會,相互競爭,結果會唔會真係有談判成果呢?我唔知,亦都唔理解。但如果大家記起,對上一次,某條公共屋村既工潮,果個做法係點既呢?佢地首先會搵一個之前有其他用途既戶口,叫大家募捐,支撐工人既收入,增加工人同資方談判既本錢。然後呢?就迫資方就範。點解今次佢唔咁做呢?

好簡單,因為香港人既核心價值,就係抗爭只係「你既事」,唔好搞到「我」。你既工人權益,同我既工人權益係冇關既。你爭取到加人工,亦都唔會加到我身上。所以,大家都會好明白,點解香港既營商環境會咁好,因為大資本家,可以絕對地有恃無恐。如果,我只係話如果,九巴工會,建制非建制都有,如果佢地真係覺得九巴今次真係好過份,無理解僱,點解唔將行動升級呢?點解唔叫自己工會既會員罷工呢?佢地上次係公共屋村果度,唔係好成功迫資方就範架咩?好簡單,只要邊個工會跳出黎講罷工,果個工會,不論係建制抑或係非建制,即係不論係工聯會抑或係工黨,都需要負上責任。而且,你從工黨既成員既面書評論呢個女車長既做法,正常既讀者都會得到一個感覺係,好害怕呢個女車長搞出一個新工會來。點解呢?有一次,女車長指唔同九巴高層及公關職員會面,係因為九巴唔承認月薪車長大聯盟係一個公會,工黨既趙恩來就話,職工盟建立左九巴公會,29年,九巴都係唔承認既?咁代表咩呢?咪就係佢地咁多年黎,都冇做過任何野,迫使九巴承認非建制工會既地位囉?而家畀一個女人由中場帶波帶到尾,你估邊個工會會最唔開心?

所以就牽引到第三點:而家呢個女車長既狀況,其實同香港而家政局好似。梁天琦代表既本土新勢力,對既有既政治勢力不滿,先捋起衫袖自己打?呢個女車長代表既「新勢力」,對現有工會既兩派勢力都不滿,一邊保皇,一邊不濟。而家九巴有咁多工會,如果有人可以代表呢個女車長既利益,咁佢唔使自己一個女人出黎撐丫?點解佢要出黎撐?好明顯,佢就係唔想被代表。咁而家九巴手起刀落,好似選管會咁DQ左佢既巴士司機既資格,最後非建制介入,包圍車廠,最後令佢復工,亦都只係買時間,畀佢上訴,等到311完左,我相信呢個女車長亦都冇晒利用價值,現有既既得利益者,就唔會亦都不屑再理佢架啦。因為,佢而家起多隻香爐出黎,就多隻鬼,爭緊而家既有既資源,不論係新司機既人頭,抑或係談判既籌碼。所以,你而家見佢地做既,就似係非建制工會想吸納呢個女車長既人氣。但事實係,只要市民覺得「抗爭」只可以唔好阻到我,九巴當然有一千萬個理由話呢個女人只係搞事既人,而唔係真係爭取緊車長既權益。

睇到呢度,我就覺得人生好累。因為,當你嘗試去改變一下香港人既心態,其實,真係冇辦法既。總之,搞好自己,就好。我記起好多個名字,林慧思、伍佩螢、一個又一個,以卵擊石,一個一個煙沒係大家既記憶,下落不明,究竟係咩玩法?

我有一個高級知識份子朋友p君就話:

其實「公關災難」有咩意義?你罷搭九巴,咁你又話港鐵無良罷搭,咁你行路返工返學返屋企呀?
喺香港係冇所謂對消費者嘅公關災難。之前d人,夠話罷買萬寧、Lancôme啦,人地有睬過你一眼咩?香港仲有大把人don’t ducking care,總之你做咩都好,唔好阻住我就乜L我都唔會理。果堆人,唔踩多你一腳,你都要還神啦!

咁真係冇公關災難?有。最近,係加拿大有個網紅,就踩中「西方普世價值」,咪畀人搞到變左民族公關災難囉。不過,又可以點?對普通市民同消費者黎講,只要中国有錢,一切公關災難,都係冇意義既。

你又點睇呢?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77462
Date: 2018-03-11 22:46:23
Generated at: 2022-01-19 06:04:4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3/11/177462/俾佢開多個工會,你估邊個最唔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