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花生」有咩資格鬧容樂其投共?

 

 

還記得佔中前,有所謂的「佔中死士」,那時候氣勢好勁,大家可謂非常齊心,當時泛民領袖個個好似準備「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視死如歸心態。當中徐少驊、蔡東豪那種既中產又有骨氣的味道,真係有點救世嘅味道。你問下佢地又有錢,但又過放下身段,真心為港喎,你試問港人當時服唔服先?不少人都會服。那時主場新聞幾勁,幾多人Share同like,劉細良當時以這個新傳媒人自居,真係無上光榮啦。

但係有人2014年7月突然將主場新聞關閉,然後寫了一篇什麼「我恐懼,我誤判」,之後成個主場新聞所有新聞內容完全唔見左,真係不留下一點痕跡。後來另一位徐少驊就話因為發覺自己佔中戶理念同現在的情況不同,所以退出,之後唔見左人。

這是我當時最記得的兩個人在面對香港那時候最艱難的時期,最需要一些領袖的人,突然之間消失左。

佔中後,再到佔中結束,這些人又浮返上水面。

近日我無意見到Youtube香港花生有一段是講容樂其假焦土,真投共。是由劉細良、陶君行同徐少驊做主持,當中話容樂其投共。

想問問徐少驊有咩資格寸人,劉細良有咩資格話人,佢當年的股東咪一樣在佔中時放棄了香港人,你唔屌佢?依家係度扮正氣,呢下真係嘔心到一個點。

真心講,容樂其投唔投共,我唔知,但徐少驊當年縮沙同蔡東豪一眾我誤判我恐懼我一定知,一定記得。你話容樂其投共,如果係投,想看看輔仁媒體的內容有咩,如果投,佢鬧中共嘅文相信數量不少。鬧建制派的文真係同樣多。或者你會話,佢特登架。咁如果係特登,咁佢咪好醒,食到兩家茶禮,呢樣你要佩服佢。

因為容樂其是被認為其中本土動員能力高,又是所謂的KOL,生怕他的舉動影響選舉,倘若是這樣,那泛民就更加要反省一下,為什麼一個所謂的KOL都可以動搖到泛民的選票。講真,佢只係一個咩人,成日話佢有錢,佢有錢得過蔡東豪?

鬧容樂其的人可以有大把,但你地就無咁嘅資格鬧先,自己其身也不正來清算人,實在可笑到極點。

劉細良自己當年咪一樣入中策組,唔通佢又係鬼呀?幫煲呔就唔係鬼?咪玩啦。市民百姓都可以咁樣推論啦。

老實講,今天泛民去到要踩容樂其,國師要推倒佢,有時係容樂其地位高,定係泛民、城邦已經沒有籌碼再去做野所以要攻對手,真係望唔透。但只望到一班互相攻奸喜歡內鬥的一班所謂政治KOL。劉細良時常講政治,講策略,講到咁勁,點解你唔去幫泛民一把,只係食花生批評呢?話晒你做過中策組,理應是很有能力,是所謂的大腦喎,還是根本沒有這種能力,只能夠找人鬧下,來抬高自己所謂的政治論述有多高明。

都成幾十歲人,長大啦,咁樣刷存在感,沒有用的。

 

關於作者:Terence Yun

Terence Yun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我有回應

則留言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