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人士性需要

 

「媽咪,點解你坐低尿尿?點解你冇啫啫?」每次我跟三歲的細仔出街去洗手間時,他總會問這個問題。三歲的小孩子,已經對男和女有一串問號,我亦一直教導兩個仔有關兩性的分別,也讓他們學懂如何保護自己。奈何「性」在中國人的社會從來都是一個禁忌,不少人總覺得這些事「咁細就講會學壞」、「大個就識」。而對於殘疾人士而言,這何止是一種禁忌,更加是生命中被抺殺的一頁。大部份人認為殘疾人士缺乏自理能力,總會覺得搞得掂自己先好諗性,或者認為殘疾人士不能建立家庭、生兒育女,那麼何解要講性?性,本身就是七情六慾,就好像肚餓會想找東西吃,是自然不過的事情,為何沒手或沒腳的人會沒有性慾?即使醫學上也認為嚴重智障人士同樣有性需要。如果從一個全人角度去看待殘疾人士,他們對親密關係的追求,必然是人生的一個重要部份。

 

 

其實社會福利署在2007年時,已推出了一套名為創的成人性教育教材,協助殘障人士明白自己的性需要,也通過布偶去教導智障人士自慰。針對過往出現智障人士被性侵個案,2011年家計會也推出類似教材,除了教導他們如何保護自己外,也提供一些有關拍拖、婚姻和性生活等的知識。

的確有不少本地關注團體表示,在殘疾人士家長的眼中,子女仍是小孩子,不需要親密關係,甚至擔心跟他們談性的話,會激發他們的慾望,於是索性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更限制他們的社交活動。隨著醫療技術的提升,殘疾人士的壽命已大大延長,他們對性的權利實在值得關注。

 

 

4年前《五體不滿足》的勵志作家乙武洋匡被人踢爆他有婚外情,與不下一位女子偷情,事件不單只奪走他的光環,更把殘疾人士對性的需求赤裸裸地展現人前。原來他們都有性需要嗎?自己都未搞掂,邊有資格講性?這種無知想法,完全扼殺了殘疾人士的權利。其實現今不同國家都有不少組織,幫助殘疾人士奪回他們對性的權利。

 

 

日本有一個非牟利組織名為「White Hands」,專為殘疾人士提供輔助射精服務和課程。組織創辦人是一個30來歲的大學畢業生,他眼見一般復康機構無視殘疾人士的性需要,於是成立這組織去幫他們尋回對性的自主權;在英國也有類似服務,有一個名為TLC的組織,專為不同殘疾人士轉介性服務。這個組織起初源自於一位40多歲仍未有性經驗的殘疾人士,他以自身的需要,建立了一個網頁提供性服務資訊,演化至今天,這個組織還培訓了一班專為殘疾人士服務的性工作者,提供不同類型與性有關的服務,例如脫衣舞、按摩等,目的是提升他們的自信心,也令他們學會兩性技巧,日後較容易找尋伴侶。這個組織更於2015年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中的「性健康與人權創新大獎」;另外一向給予別人開放形象的荷蘭,政府也會資助殘疾人士購買合法的性服務,一年12次。

 

 

也許你看完以上的內容會話:「唔係嘛,咁都得?」,但其實這一切健全人士或會認為荒旦的行為,正正體現了聯合國殘疾人權公約中第25條,當中列明需要確保殘疾人士的性健康。既然你有這個需要和權利,為何殘疾人士沒有?

 

 

作者:創業軒

創業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78051
Date: 2018-03-21 06:26:23
Generated at: 2020-11-26 03:06:0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3/21/178051/殘疾人士性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