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水閃避球】滲水辦食環屋宇,同水務署諗住互射到何年何日?

 

 

昨日東方日報報導,屋宇署及食環署組成的滲水投訴聯合辦事處因權責不清發生內訌,食環工會向立法會申訴部投訴,家醜外揚。

香港人口密度高,絕大部份市民都住在多層住宅大廈,我亦都不例外。住宅單位之間的滲水問題,成因有很多,其中比較常見,包括1)浴缸或淋浴間地台防水層老化破損;2)污水渠破損;3)食水管日久失修破損。

漏污水通常比較容易察覺,因為污水通常帶有異味,異味會從石屎之間看不見的空隙散漏於空氣之中,穢物亦會令滲漏位置一塌糊塗;而爭拗比較多的,通常涉及食水管破損滲漏,因為水源乾淨,亦沒有有異味的雜質,往往滲漏引致油漆牆紙發霉、突起甚至牆身剝落後才會發現。

 

早幾個月我曾撰文提到,香港每年約十億的總供水量之中,有三分一白白流走到汪洋大海。食水離開濾水廠至用戶水龍頭,會經各大小水泵加壓及由水管傳送,不同位置供水設施均由不同持份者管理,通常以土地業權為界線,根據土地業權,故此有「公家喉」及「私家喉」之分,而所謂的私家喉,亦會再細分為屬於屋苑 / 大厦管理,還是住宅用戶管理。而上文提到的浪費食水中,公家喉及私家喉大約各佔一半。

公家喉滲漏及爆裂引致的浪費食水,政府固然責無旁貸,前文我亦已申述;而私家喉的滲漏,其中部份就是上文提及的單位間滲漏。

公共行政,理論上就是政府制定政策,並有效率地執行法例賦予的權力,令社會運作更完善。

那麼,關於漏水,現行法例及政策如何呢?

現時有關供水的條例,政府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官府可謂手握尚方寶劍。

水務署署長根據《水務設施條例》所賦予權力及責任,由負責確保水源開始,直至將清澈可飲用的食水供應至住戶水龍頭。供應過程中,在政府土地上的供水設施,固然由水務署負責營運,一切支出包括保養維修,都由公帑支付;而當食水到達私人物業,所使用的供水設施,包括泵房水管儲水缸等等,均由屋苑 / 大厦管理公司負責,到達個別住戶水錶之後,喉管及水龍頭則由小業主負責,然而水務署在私人物業中仍然肩負監督責任,第9條第10條(g)「水務監督信納已經發生或相當可能發生浪費、濫用或污染供水的情形」可以「截斷…內部供水系統的供應」,第28條更明言「任何人浪費或濫用供水,或導致或容許供水被浪費或濫用,即屬犯罪」,最高可處以罰款第四級,現時為$25,000

除了停止供水,水務署署長亦可以命令用戶維修供水設施,如住戶或管理公司忽視,署長有權先維修有關設施,再向相關人士徵費。

不但如此,法例還保留大量空間及權力予水務署署長,而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亦可以訂定任何新規例,賦予水務署署長更多權力,只要是有關香港供水的效率,幾近可以為所欲為。

 

我用大量篇幅講解水務署的權責,然而回看文章開首的引言,滲水辦看似有份處理供水相關的問題,但以比較市井的講法,水務署完全處於「狀況外」及「食花生」。的確,如滲水涉及樓宇結構應找屋宇署,如滲漏污水涉及公眾衛生可找食環署,但食水管漏水呢?法例上就是水務署的事。我正積極跟進滲水辦的執法效率並將會在立法會向政府提出質詢,要求滲水辦所屬的食環署及屋宇署向本會呈交申請入屋令的具體數字,相信此數字亦會進一步印證滲水辦效率的問題。

滲水辦架構及管理混亂,固然務必檢討,而另一方面,手執尚方寶劍應該參與執法的水務署「食花生」,就算理順滲水辦管理問題,都無法援引適當法例作出檢控或以適切行政措施制裁違反指令的住客或管理公司。

 

作者:容海恩

容海恩
新界東立法會議員(2016 - )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78640
Date: 2018-04-04 04:48:45
Generated at: 2020-06-04 00:07:2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4/04/178640/【漏水閃避球】滲水辦食環屋宇,同水務署諗住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