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擬小學「一校一社工」爭議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Tom Hilton)

 

政府於今年二月二十八日發表新一份財政預算案,引來社會熱烈討論。當中較有爭議的,包括向中小學生提供一萬張海洋公園門票,以及期後拾遺補漏的4000元的「派糖」措施。與此同時,政府於預計案中計劃撥款並落實小學「一校一社工」,亦在教育及社工界中掀起巨浪。

今年年頭,香港發生多宗虐待兒童案,引起公眾對學生輔導支援的關注。相信政府為回應社會訴求,因此擬定於2018/2019學年新增1.38億元經常性開支,以加強及優化公營小學的社工及輔導服務。

其實早在2000年,政府已經在中學推行「一校一社工」措施。當時在非政府機構及學校支持下調配資源,為每所學校提供一名學校社工,而額外資源主要由社會補足。

另外在2002年,政府亦於小學推行「全方學生輔導服務」。小學每年均會按照班級數目獲發「學生輔導服務津貼」,供學校購買學生輔導服務,或聘請社工、輔導教師或輔導相關專業人士。

現行「全方學生輔導服務」受到不少批評,主要圍繞外購服務與學校自聘。

現時學校外購輔導服務,是以投標方式最少三年投標一次並「價低者得」。這使社福機構或因以更低價格爭取中標而使輔導人員待遇遭削減,造成同工待遇不一、人手流失及無法挽留資深輔導人員。

另外學校可自行聘用輔導人員,亦即他們的身分立於學校體制內,無法獨立工作,亦難以得到機構支援。這使學校或因自身利益和立場而左右輔導人員的專業判斷,造成投鼠忌器的境況。再者寥寥數個輔導人員及學校資源,實難以應付學校數百學生,往往加重輔導人員負擔。學校自行招聘,可能因不了解相關輔導人員的職能而無法有效監督並予空間他們履行職責。

值得留意的是,輔導工作有賴輔導人員與學生建立互信關係,而個案亦須要維持跟進。因此外購服務所造成的人手流失,不旦在人手交接上耗費大量時間,亦會影響服務質素;學校自聘亦會減低輔導人員的獨立和自主性,缺乏機構支援,未能提供完善服務。

鑑於現行措施的不足,無論在資源或實行方式上,政府仍須改善相關輔導服務支援。雖然政府於預算案中增撥資源以改善小學輔導服務,但政府未有具體方案及時間表,實際上亦存有不少待商榷的細節,令教育及社福界人士極為關切。

 

「一校一社工」的具體方案未明,詳情相信會於本月公佈。然而在這短短個多月已有不少團體作出聲明或回應,期望能夠與政府商討有關細節。其中以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最為活躍。

根據香港01報導,「一校一社工」政策將會上調小學每學年的津貼金額,並增設「督導費」使社工能尋找相關專業人士指導。小學可選擇外購社工服務或自行聘請持有學位的註冊社工,唯原有的學生輔導教師資源需騰空。如學校維持現有做法,將不獲督導費。

檢視以上做法,政府似乎未有對現行政策的不足作出改善,亦表現出對輔導工作的不熟悉。政府一味將輔導工作的責任落在學校,沒有就除津貼以外作出支援,予人草草了事的感覺。

首先,新政策會影響輔導人員福祉。如學校跟隨新政策,原有的相關輔導人員及不具學士學位的社工會遭削除,變相為大裁員;如學校保留輔導人員,相關職位亦隨即改變,薪金及福利等等亦受影響。

另外,新政策或對學校輔導做成負面影響。現時部分學校同時設有駐校社工及相關輔導人員。如遵從一校一社工,原有輔導人員便會不增反減。同時更換輔導人員亦會影響他們正跟進個案或相關工作。

最後,新政策未能為現行政策補漏堵牆。新政策仍允許學校外購社工服務或自行聘請合資格社工,雖獲督導費以改善服務質素,但實際上仍有不少問題存在。

有鑑於此,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提出了相關可行建議。當中包括保留現有輔導資源,不削減現有輔導人員,以保留現有人員、學校、學生及家長的互信合作關係。取消投標制,予自主權學校自行尋找合作機構。由社福機構派駐有專業自主及專業督導的社工,使社工能得到機構額外支援並發揮專業職能。在一校一社工基礎下加設一校一輔導教師,全方位照顧學生需要。

雖然社總的建議能大幅改善現行政策,但正如上述所言,完善的輔導支援系統並不只有社工或輔導教師,因此除他們以外還須納入更多專業輔導人員。諷刺的是,社會上談及輔導服務,眾人的目光都放在社工身上,而忽略了輔導員及輔導心理學家等等輔導專業的人士。

亞洲專業輔導及心理協會於3月28日發出聲明,指出學生輔導系統並非只有社工。如要建立全面的輔導支援,心理學家、輔導員、輔導教師等相關專業人士的投入必不可少。

協會說明大部份在港執業的學校輔導員均符合英、美、澳等國際執業標準,具備相關的學士或碩士學歷,在學時須經過臨床督導,畢業後亦在專業團體註冊。

輔導員是經過認可的專業人士,在學校應是獨立於社工的專業。協會建議政府把輔導員納入輔導體系及在學校添常設職位,並要求學校聘用合資格輔導員,多方面支援學生。

綜觀以上建議,個人認為政府要完善整個輔導支援系統,在一校一社工基礎下還須納入更多專業範疇作常設職位,尤其為專業的學生輔導員;由社福機構派駐社工到學校,使社工得到更多支援;保留學校現在輔導資源,取消招標,保障輔導人員福祉,並有效提供服務。

另外,個人認為輔導工作是專業學生輔導員的專業,理應與社工及輔導教師的工作獨立區分,並不能被取代。社工可處理緊急的補救性工作,輔導員則重於學生個人成長及心理健康等預防性工作,輔導教師可關注學生需要而微調教學及行政事宜。唯有三者各施其職,方能全面地從社會、個人及學校方面協助學生成長。

無論如何,改善現行十多年未經調整的學生輔導支援實在刻不容緩;同時學生的心理健康及個人成長亦受社會環境影響,學校的輔導支援只是冰山一角,改善整體社會風氣方為上策。唯望政府能更認真看待事件,多與各界人士交流意見,別以為拋錢給學校就能解決問題。

 

 

關於作者:Ho Yin Fung

那些人會在簡介寫上學歷、機構、職位、獎項、成就……彷彿他們就是如此確定的

我有回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