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有時候反而惹人討厭

 

要討厭你的人,始終都會討厭你,這句說話難聽過粗口,又是終極的現實。我試過拒絕結黨杯葛一個傻子而受欺負/請長輩吃飯,卻被指責掏出一張白金卡付帳是炫耀行為/跟一個天生痙攣的人做朋友,卻因不接受其表白而被罵是八婆吊高來賣。

在這麼混濁的世態,我眼淚還未流下來,視野已逐漸糢糊,開始問做人尚有丁點良心是否自尋死路,尤其當看見別人呃阿婆買倫敦金反而過着無恥但快樂的生活,而我不求回報之餘還要受氣,不禁反思是否太戇居,而每次一有人要求幫忙又繼續心軟的理由是什麼。

直到有日見到容總說「心安」也是一種利益,我恍然明白,能超越道德的枷鎖,的確是一種能人所不能的才華,世界上有種人明明爛得很卻又過得到自己的心理關囗,相反地,當缺乏了這項特殊技能,作為一個恪守信念才能心安的普通人,還憑什麼認為自己有變壞的選擇,這種堅持,不出於清高,而是心理上無法打破所謂道德的桎梧。

假如無法轉換軌道,惟一的出路,可能就是要將破碎成一地的玻璃心,重新整拾成更強韌的心臟,去接受轟轟隆隆的殘酷現實。這世界,自古以來就沒有什麼制度來捍衛甚至比我們還要有道德知覺的人,要不然,司馬遷不會因替將軍李陵求情而被漢武帝施行宮刑,直至今時今日,我們都不會見到一個普通義工因為在第三世界作出貢獻而備受關注,他們上新聞,很大部分是出於客死異鄉。如果要問為什麼要有良知,人類怎可能得到一個甘心的答案。

在這個教導我們賞善罰惡、但實際上做好人猶如拿自己的信念做賭博的世界,即使不求回報,卻有可能因此而受傷,我們只能告訴自己,假若好心被雷劈,惹來被某種人討厭和責難,不過證明了自己與那些可怕的人不是同類,這種人格的光榮,已是最大的安慰和交代。

即使世界不會在乎那點不為什麼的付出,只要我們一朝心軟,便可能終日成為被搵笨的目標,但我們永不知道,會否某刻狠心了,就錯過那些真正受助者的微笑。也許這蠢材的浪漫,只有做此等傻事的人,才能深刻地明白。

 

 

關於作者:Abbey Penna

Abbey Penna

我有回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