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香港的教育變成習俗

 

 

 

如果你認同「教育」是種啟迪智慧、創新思維 和 提升靈魂的活動,請看下去。

香港的政府最不重視教育。作為社會的恆常開支,最常削減的就是教育經費。教育局會跟你說教育經費是按「學生人頭計」,學生減少,縮班殺校是「正常」。他們不會為行業的承傳設想,更遑論考慮教師在朝不保晚的壓力下會提供怎樣質素的教學。教育局口中說尊重老師,卻不願意增加師生比例,減輕老師的工作負擔,寧可花錢搞很多沒有用的講座和短期課程,也不願意多放點錢進學校,真真正正的提高教育質素。

香港的社會很單一,做基金、股票、保險投資、銀行、地產就是「叻仔」,搵到錢。所以「教育」有很多東西就成了耗學生時間的垃圾。讀中史,你想做考古呀﹖讀數學,你份工用到幾多﹖讀美術,乞食啦。仿佛這個社會只需要一大堆能投入經濟活動的人,甚麼「知識型社會」都是假像,實體是「鈔票型社會」。

香港的老師披星戴月已不用多說。教學以外的行政工作、課外活動、每三年150小時的進修、準備課堂、改作業、跟家長聯誼……抽光了所有私人時間。當一切都只剩下上級和教育局評核的數字,連跟學生坐下來對話,作點開導的時間都沒有,「教育」便像很多教師心中的火一般,甚麼都沒有剩下。

香港的家長心中有條公式﹕「入大學 = 搵到工 」。因此,大抵只要提升大學學額,香港家長對香港的教育就沒有甚麼怨言。他們不會理會孩子的天賦與興趣,學琴和信教也可成為入名校的手段﹔甚至大部份的家長都只會看學校的入大學率和名氣選校,孩子讀六年中學,可以對該校的校訓,甚至該校辦學團體的辦學理念一概不知。放孩子到國際學校不是為了開發他們自由的思維,而是想「英文唔好有香港口音」和「避開公開試」。

香港的學生七成都不明白為甚麼要學習,「教育」對他們來說就是星期一至五穿校服回校見朋友。公開試對大部份考生來說,是人生中「教育」的盡頭,因為之後再不用考試,聽說入大學可以走堂,不太用讀書。我們的「教育」就是為了讓學生討厭學習。求知慾是甚麼﹖好奇心是甚麼﹖阿SIR 你快D話個答案我知啦 /阿SIR可唔可以教D實用D ge 野 ﹖/ 阿SIR 呢D 考試出唔出ga ? / 阿SIR 我而家退學,跟我阿叔做地產,個個月搵得多過你……

到底香港還需不需要「教育」﹖還是「教育」已成為一種習俗,大家不明所以地努力維持;縱然它消失了,也不過是歎口氣 ﹖

 

關於作者:教書佬

真係一個佬

我有回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