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死而生

 

人類的生活形態與模式確實很難拿捏,說起拿捏二字,即聯想起林夕寫給麥浚龍那首《生死疲勞》:「要跳上鋼絲散步拿捏幸福的力度/到跌倒/生於疲勞玩得疲勞死於疲勞也好/捨命對賭」。究竟如何定義幸福,幸福的定義又會隨著什麼而定時變更?

三餐溫飽、有瓦遮頭、有工有錢,其實該滿足對嗎?常言道:知足常樂,亦有人喜歡說不應安於現狀,衝破Comfort Zone,去做些具挑戰性的事。其實我們究竟為誰而做?籠統戴頭盔一點點該是每個人該做自己想做的事。那我有理由相信每個人於不同階段也會有不同想要做的事,有不同的慾望,因為根據那個誰的定理,當滿足了某層次的慾望後,會開始追求下一層慾望,雖然那個定理是一概而論,亦有塔頂,但其實人的慾望又何止那幾層的金字塔?那我們可以說成:人的慾望是無窮無盡,直至死的哪一刻嗎?

然後又可延伸至人一定會有他們想要做的事,一定會有慾望嗎?而慾望不慾望又會根據年齡去界定,例如年青人定必有很多想要做的事,年長的較無慾無求,這些「定義」是有趣的。意即年青人沒有權利與資格知足,老人才有這權限。究竟慾望從何來?這是直接跟在世慾望有關係嗎?還是只單純想獲取某方面的滿足感,而這些所謂滿足感又是支持著一個人生存/生活下去的重要因素嗎?還是又要走到人生的意義呢?

抱歉以上只一直在拋出問題,似乎沒表達過什麼個人看法。人生在世快將廿七年,無慾無求,有身邊朋友總會問:「無理由無嘢想做架喎?」,這真的需要什麼理由嗎?如果是,我只能回答,城市生活讓人非常乏味,窮得只剩下錢,空虛寂寞凍,錢為花而花,看盡人性醜惡。生活上根本什麼都不缺,班繼續上、錢繼續儲,即使跟隨社會要上樓,上到又如何,繼續空虛寂寞凍,有樓亦可以無高潮。你可以說我自命清高,反正也只是個形容詞。

因為我沒勇氣尋死,那就要繼續走下去。我可以逃離城市嗎?可以永遠不再回來嗎?工作假期也好,打工換宿也好,最後你也要回來,如果要回來,我會寧願選擇未曾離開。「唔好諗咁多啦」、「走左先算」、「要衝出comfort zone」bla bla bla,道理人人都明,而我亦好清楚知道,回來只會更苦,我承認自欺欺人,但這是對自己最好,才不想如大部分回來後不斷回味外邊生活的人,天天在香港怨天尤人,只苦了自己。永遠覺得你沒到過天堂,你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地獄,推測天堂的模樣總好比實實在在感受過在天堂的感覺,只會覺得地獄更加地獄。

對啊,基本上我跟那些自怨自艾的人沒分別,似想有改變但久久沒行動,然後只在埋怨東埋怨西,其實心水清大師該看到,我真的有在想要什麼嗎?還是我只是在找尋找一個「苟延殘喘」的生存模式,同時疑惑著該知足還是該打破現狀,其實說到底,我們都是為別人、為社會而生,誰都在定義誰的人生。一大篇似恍然大悟的廢話,都是庸人自擾,轉過頭放飯時又走到下面的茶記吃一頓難得的三字頭茶餐,又乾又咸的西式扒餐,都只不過是果腹而已。

 

作者:毋乜贊

九十後的怪人,點點情緒化,點點自大又點點自卑。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79386
Date: 2018-04-22 20:24:44
Generated at: 2020-02-21 08:14:1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4/22/179386/為死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