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通識,但鄙視通識考試

 

(利益申報:本人讀A-Level Phy Chem Bio,沒有修讀過通識。但大學minor social sciences,亦持有social sciences master degree。雖然,相比起設身處地的學生,這也代表不了甚麼⋯⋯)

 

有關通識科存在價值的討論又炒得興恰恰。當然,此時此刻這舉動無疑令人疑惑政府是否別有用心,翻舊賬扣通識科政治帽子。

好了。先表明立場,由此至終我都較應同通識科應以PASS/FAIL 原則作考試。原因基本上只有一個,就是通識科(考試/DSE Marking)沒有相關學術底蘊,評分難以服眾!以此延申下去,我亦認為沒多少老師能有資格評核(分grade)包羅萬象的「通識科」。我認為,學術底蘊是關鍵。但無論如何,我支持通識科繼續作為必修,是為人文學科教育也好,跨學科學習平台也好。當中學學生也有機會學到以前(A-Level時代)大學時方會接觸到的概念(如全球化、麥當勞化、自由市場論等),必然有勝於無,並已收liberal(啓發自由思想)之效。這文只是著重通識考試(評分)是否公平合理的問題。

 

自古英雄「肥」通識

首先,不得不提盤古初開時陶傑「肥佬」(或僅及格)一份通識科模擬試卷。那時問到:

溫總為何提出「低污染、高安全」的能源發展方向。陶傑答中央要實踐科學發展觀的口號,又提到煤礦意外頻生,工人生命價值廉賤,煤礦成為「血煤」;但談到中國發展低污染能源的可行性有多大,陶傑就指出溫總有許多政治考慮,連他自己都用上「若有可能」、「盡量使用」等字眼,就知道溫總都覺得可能性很低。

鄧飛(評卷員)評分時認為,該考生懂得用「血煤」這兩字,好叻,這部份答得好精采,但答可行性那部份就屬於陰謀論,是揣摩推斷領導人的意思,有點離題。結果,三個老師有兩個給陶傑通識總分不及格。(資料來源:蘋果互動新聞)

找陶傑做實驗,當然是想諷刺通識科虛有其表。但見陶傑這一答,很多人立刻暗諷陶先生離題,「肥佬」情有可原。但我想提出的是,由此觀之,究竟,通識科有沒有marking(scheme)的呢?

熟悉通識科的會答:有,也是沒有。有的是答題指引(guidelines),但沒有明確model answer。那題能源發展方向可能想考生回應中國勞工狀況並回答如何平衡環境與經濟的問題等等,是屬於社會經濟的問題。陶傑這一答,扭到變成政治(言語分析)的問題。給沈旭暉試答,他也可能描繪成國際關係的問題–最終也可能離題以「肥佬」告終。(當然,沈教授是資深學術人士,區區高中試應能應付自如。)稍稍雕琢以上問題,或應改問成:通識科有沒有必答及必不能答的(學術)範疇及觀點,方可有分(甚至高分)呢?

通識科老師們多會默認一套答題參考,供學生模仿答題模式、技巧。(那正正是補習社的正業!)但老師們仍會「死雞撐飯蓋」,道出官腔聲稱:言之成理即可。機緣巧合之下,我也看過不少學生答卷,但從未看過一些跳脫、語出驚人、令人拍案叫絕的論述會落得好下場。無可否認,學生於中學程度,仍需學習如何有條理地表達立場觀點,多模仿好文章並無不妥。也因此,一些「獨特」、非主流的觀點往往在他們筆下未必表達得全面,而使整套論述說服力不足。但留意,相反,其實學生在表達主流觀點時也有論述能力不足的問題,卻由於是運用主流觀點,先天性地較易令人信服,易取分數。最終,不公平地,「獨特」、非主流的觀點會糟到制度的懲罰。偏激點說,整套評分準則,有著維穩霸權(hegemony)的意味。(但我並不是說學生就會給洗腦掉,只是他們有批判心反而更難奪高分。)

 

評卷員憑甚麼?

另一問題,亦是令人最不憤之處:老師憑甚麼說這個論證、論述,比那個好?老師們會說經驗、專業,又會說這個解釋較充分,那個較粗疏。問題是,如果我說石頭拋上天便會掉下地,因此證明有萬有能力,當然易過跟你解釋(廣義)相對論。可惜,(嚴謹來說,)現時科學像是贊成前者(牛頓)錯,後者(愛因斯坦)對。那麼,這是論述能力的問題?事實錯、對的問題?評卷員的責任?考生的責任?

又另一問題,如何衡量一個學科專業的解釋是否充分?當評論自由市場,我說:自由市場鼓勵了競爭,促進交易、經濟活動。可能老師已比足分(這部分)。但若說:自由市場製造壟斷,因而會打壓市場、經濟活動。雖然字數、推論方式一樣,但直覺上老師(和大眾)已會覺得缺少例子去解釋自由市場如何製造壟斷,因而會打壓市場。甚至我說:自由市場製造了剝削,損害勞工權益、導致社會分化(馬克思主義)。又如何?同理,評卷員是否也應要求考生解釋上句:自由市場如何鼓勵了競爭?那時候,是否需要出動demand supply curve?博奕論?不過很少人考慮到這個一致性(consistency)問題就是了。但這就不是論述能力的問題,而是又回到霸權主義(hegemony),和學科專業的問題。一個老師,何以能對所有學科「通通都識」?又懂得分辨各科理論孰是孰非、解釋得合不合理?繼而邏輯有否謬誤?

陶傑的答案,陰謀論的答法,很難說他錯。就時事評論而言,甚至很難說他猜度得不正確。他只是沒有答到你心目中那一範疇的答案。但你問題又沒有限以社會經濟角度、甚至勞工角度出發,就不要那麼「賤」,馬後炮說那是答題要求。大家也不是沒經歷過考試,當然明白考試問題的問法與回答是一種溝通,約定俗成。這也變成文字遊戲的問題—公開試問題問法,大家心照即可,不要「捉字失」。正如中、英文作文,寫足字數也會不及格,甚至根本沒有100分這回事。
(作為一個理科生,永遠不能明白為何文科(考試)能這麼「虛偽」,做足要求也沒滿分。又,老師若寫不出100分,那他憑甚麼給(有機會高分過他的)人打分定優劣?若老師能寫100分,又為何從古到今沒有考生能?)

總而言之,玩這遊戲,便得遵守規則。

 

通識科的原罪——學術底蘊的問題

通識科的約定俗成,便是common sense。但相較其他學科,通識科的原罪卻是,大學(或學術界間)沒有一科能作為這科參照,去對答案/論述水平好與不好、對與不對作定論。中英文有各類文學作品,解釋語意、修辭學。相類似的人文學科:歷史、地理、倫理、經濟等,皆有學術研究、著作理論作依歸,不能(太)「吹水」。更不用說數理科有標準答案(皆因其一直推論嚴謹,方法統一)。但通識這四不像,簡而言至,沒有學術底蘊,也沒有方法論(methodology)。那就沒有根據、沒有經驗、沒有平台予以學術參考,去評論一段文字是否「通識上」合理,解釋是否充分。又換個問法,試問,世間那一個人(學者)或其著作最能作為通識科的參考?用甚麼經典(classics)去作(學術)基礎?沒有一位學者能有把握答到marking。沒有,一切只有考評局,和「言之成理即可」這戒條。

(有人說通識像社會學,但我又不覺得思維價值上一致。至少,從未聽過通識科要求以社會建構(social construct)去解釋人類、社會行為。另外,也不要小看各路補習名師。但他們不能提供學術框架。很多時亦要以exam data 作事後孔明。那是不同專業的問題,但很難說他們是學術。)

沒有學術經典,沒有理論框架,老師就只能靠江湖經驗去明辨答案,甚至是非。不公平、令人不憤的是,有學術底蘊的、有批判性的、有嶄新思維角度的、甚至有學識的,只要有違common sense,都可能被「眼界有限」的評卷員「肥佬」掉。有時,是老師夠不夠liberal的問題; 有時,又是鼓不鼓勵學生liberal的問題。我不知道為何中國發展問題不能政治化、陰謀論,因為某程度上這是「事實」。我也不知道,當評論自由市場時,為何答馬克思會0分,唱好自由市場有助經濟會有分。反正我和評卷員也不是經濟學主修,他憑甚麼?(大家又請看看每年通識卷的marking,偶有「騎呢」佳作。)

那麼,其他制度是否能解決問題?從學生角度出發,功利點想,必修但PASS/FAIL,至少通識科不會成為輸給他人的戰線。畢竟,大學學位都是競爭來的。想爭高分的,可走回舊路,另設一門elective,有志者自行拉curve,無謂拿無心戀戰者祭旗。

 

作者:三缺一

喜歡思考甚麼叫做合理,對世間很多無謂規章、束縛,感到無奈。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0047
Date: 2018-05-07 05:00:20
Generated at: 2020-06-05 20:06:5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5/07/180047/我愛通識,但鄙視通識考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