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恆例:無人性的本土派

 

每年的這些時候,所謂的「本土派」都要面對飯民黃絲們的指責,
從「沒人性」到「笨到無以復加」到「不必再和他們客氣」,到開始誣衊他們是中共派來的間諜去「滅聲」,再難聽的說話都說得出來,原因只有一個:「不參與悼念六四活動」。

然而除了指責不出席的大學生「 讀屎片」、「無人性」之外,他們無法解釋的是,六四這件血案對香港的啓示在哪裡?對於這件血案,香港人應該如何自處?

天安門慘案死傷者無數,然而其實在歷史上「死得人多」的事件多不勝數,光是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就餓死鬥死了至少數千萬人。再講其他像光洲民主化運動、二二八等的事件,難道死的人又少了?那為什麼獨獨是不悼念六四就要受千夫所指萬劫不復?

有人說,光州事件、二二八等都是「外國發生的事」,而六四是發生在這個「正統治香港」的国家上,因此香港悼念六四,那是「唇亡齒寒」的事。然而我想問的是,既然你知道這個你們聲稱正統治你的国家,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殘暴政權,是一個可以用坦克車屠殺民眾的國家,那為什麼你還要繼續甘心被它所統治?

紀念/悼念六四天安門血案,所代表的不是什麼「彰顯正義民主平等」、所悼念的原因也不只是「毋忘六四死難者對中國民主運動的貢獻」。而是「為了避免六四在香港發生,防止中共有一日以解放軍和坦克車來香港鎮壓屠殺示威者,為了香港本土的利益和安全,香港必須獨立建國脫共」。

很多人愛說,六四是中共的軟肋,是對中共政權最大的威脅。然而到底中共在怕什麼?中共所害怕的,不是別人提起他到底殺了多少個學生。反正只要把「暴徒」的帽子扣在他們身上,自然會有人認為「中共殺得好」。

六四對中共最大的威脅,是「天安門血案代表着中共政府對於反抗者/異見人士的殘暴不仁」,而這正正是所謂的「政治覺醒」的一個重要的元素。

然而其實中共不害怕香港人去「悼念六四」,正如在2016年梁振英都曾在記者追問時表示「香港巿民應該關心內地發生的一些重大事情,我哋希望跟全國人民一齊,促進我們在政治、社會及經濟發展方面共同進步」。
如果根據飯民黃絲的邏輯,那「關注六四」就應該是「中共最開心」了吧。

如果你有看過《獨裁者的進化》,你知道現今的獨裁者並非完全不容許你指罵,反而他們會允許你去批評當權者 – 只要是在「可容忍的範圍內」。中共也不害怕「民主化」,聰明的獨裁者懂得如何可以打着民主的旗號行獨裁統治。只要懂得恰當地操作,選舉和公投可以為他們創造出一個政權無限上綱卻不必負責任的政府。

中共真正忌憚的,是當每人都覺醒它是個血腥政權之後,繼而追求獨立所帶來的巨大經濟損失。

我明白,香港從政的人很喜歡營造一個「大衛決戰巨人哥利亞」的畫面出來:柔弱的女生在極權工具前傲然而立、年輕學子手牽手對抗極權機器…等等。然而,為什麼這麼一個悲壯的畫面仍然無法令更多的人「覺醒」?為什麼王維林站在坦克前的那張照片,並不足以令人關注?

除了因為有巨大的親政府五毛份子去護航潑污水外,更大的原因是在這些煽情的照片背後其實空空如也。和外國因而入獄被捕被毆打的異見領袖不同,很多時候伴隨着那些領袖/反抗者所受的苦而來的,會是一篇鼓舞人心的演說,或是一個明確的「反抗標記」。但香港沒有這一步的行動。

因此,這樣的照片極其量只能給予別人數秒的感性:「哇好可憐喔」,而不是啓蒙。而香港的佛系從政人士更是心安理得地認為「只要有這些畫面,不必教育,不必啓蒙,時候到了,自然能取得足夠支持」。

這麼多年行禮如儀的悼念活動,除了帶給支聯會(那個在2012年因「天安門母親」丁子林反對『愛國愛民,香港精神』的口號而被其常委徐漢光口出惡言指責為「斯德哥爾摩症後群」的組織)一個籌款的收入外,還帶來了什麼呢?

沒有了,就只有「陰功囉」、「好慘呀死咗咁多人」這類的感慨,沒有一點點的政治啓蒙覺醒,甚至沒有一點點的自覺。如果連發起舉辦悼念的組織都沒有打算對香港人灌輸所謂的「危機感」時,你又怎能去責怪年輕的一輩不再為它抬轎?

 

作者:小妤

生平無大志,只想吃喝玩樂的港女,卻身不由己地關心着政治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1152
Date: 2018-06-03 22:46:49
Generated at: 2020-06-03 02:26:0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6/03/181152/六四恆例:無人性的本土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