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式戀愛——「係唔會要女仔俾錢架!」

 

「埋單,唔該!」我把大學時期申請的學生信用卡,「啪」地一聲放在餐桌上;就像古老獻祭的儀式,在極度的虔誠中又帶點「肉赤」。

「收返啦傻仔!你去廁所嗰陣我埋咗啦。」

「但係……我冇cash喺身,下次俾返你?」一種吃軟飯的感覺油然而生,搞得我渾身不自在。

「次次都係你俾,其實我勁唔好意思囉!不如AA啦以後?」她認真說道。

我愣了好半晌沒反應過來。女孩子不是喜歡所謂的「大人式戀愛」嗎?怎麼會主動要求AA制?

我將內心的疑問提了出來。

「乜鬼大人式,聽落咁咸濕嘅!不過成年人嘅戀愛一向都係AA架喎!」

「我講個故事俾你聽。」我皺著眉沉吟著。

那時候我還在大學唸書,憑著懸梁刺股和鑿壁偷光的毅力,終於追到了一個女朋友。她戀愛經歷比我豐富很多,跟她在一起的感覺像是在學怎麼談戀愛。

有一次逛街的時候她餓了,吵著要吃茶木。可是我不餓,只好坐一旁看著她吃。吃完以後她看著我,我說吃飽了就結賬吧。

結果呢?她氣沖沖地結賬走人,而且還是跑走的。

我滿臉黑人問號地追著她,她仗著嬌小的身形在人群之中施展出現代港女絕學——「微波凌步」,當然我也不是省油的燈,使出「八卦迷蹤步」的第一式—「梯雲縱」拔地三丈而起,隨即鎖定了她的潛逃路線……

「喂你正經啲唔該!」她用食指狠狠地點了點我額頭,我訕訕地笑了笑,繼續講著故事。

反正最後追上后,她已經哭得不成人樣。

「做咩呀?頭先食飯仲好地地架,突然間暴走係咩玩法呢?體適能呀?」我自以為地幽默哄著她。

「我講過好多次,我已經唔需要puppy love 啦,我要嘅係大人式嘅戀愛呀!」明顯我的幽默起不了任何作用。

「大人式嘅戀愛唔會要女仔俾錢架!」她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道。

「我知架,我明呀,冇問題啦!所以每次我地食飯我都會俾曬呀。」看來我已經找到了原因所在。「只不過我唔知原來淨係你食嘅話我都要俾咋嘛,我下次唔會架啦!」

「唔剩係呢個問題!人地啲男朋友會請佢女朋友去旅行,又會買iPhone 送俾佢,我都冇要求過啲乜嘢!你剩係識得寫信同整啲無用嘅嘢俾我!」

「咁我宜家讀緊書呀嘛,佢地係返工一族點同呢?我出嚟做嘢都會買部iPhone 俾你啦!」神啊請原諒我這麼不假思索地撒謊。

「真嘅?其實我都係需要啲物質上嘅安全感姐……」她把我抱得緊緊的。

我把她的薑汁梳打拿過來喝了兩口,這期間她一直驚訝得合不上下巴。

「很誇張對吧?」她默默點了點頭。

「當初我以為她說的都是道理,愛情令我成了智障。」我無奈地笑了笑。

「其實作為一名女性,聽到你前任說的話,也會覺得她對女性有嚴重的性別歧視。『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四肢齊全腦袋正常為什麼要靠男人?」

「是不是你太壞了,人家在向你索取補償?拿了人家第一次?」她一臉促狹地看著我。

「冤枉啊大人,一直守身如玉啊我!」我嚴重聲明,她卻一臉的不相信。

「好吧我承認是想的……」

「想什麼?」

「想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夠了不用說這麼多次!」

「陳述事實啊,從時間上來說為了準確表達一定是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她忍不住伸手捂住了我的嘴。

「那最後為什麼沒有?」

我把那杯薑汁梳打拿起來當麥克風「警方於是次『食豬行動』中均遇上激烈反抗,雙方僵持良久后鳴金收兵。」

「老大對不起我不玩了。」我連忙按下她手上的餐刀。

「她說第一次要留給以後的老公。」我聳了聳肩。

「那這也是在情在理,算你有點良心。那最後為什麼會分開?因為你不想再當和尚了?」

「不,之所以分開是因為我對她說『那我的錢也要留給我以後的老婆。』」

 

原文轉自IG:hamuwolf

 

關於作者:哈姆太狼

[email protected],中文系碩士,兼職創作,全職廢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我有回應

則留言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