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琦曾經問我:「你覺得我做嘅嘢究竟啱唔啱?」

 

當年新東補選之後,逢時搵咗楊岳橋同梁天琦做咗個對談。
活動後食完宵,大家各自歸家,得返我同梁天琦去七仔買煙,然後用一支煙嘅時間同佢等的士。

梁天琦對我嘅認識,應該只係「書店嘅人」,大概連我個名都唔知。
喺嗰支煙嘅時間入面,梁天琦問我:「你覺得我做嘅嘢究竟啱唔啱?」

我突然之間嚇親odd咗一下,萍水相逢,我應該如何接收呢份不安呢?
又要有多真誠和強大,先可以如此自然地向萍水相逢嘅人展露自己嘅脆弱呢?

我忘記自己當時說了些什麼,大概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但我記得梁天琦話,佢好怕身邊嘅人因為跟隨佢,到頭來卻要犧牲。雖未明言,但聽得出佢所指嘅犧牲是自由和性命,更看得出佢口中煙圈嘅沉重。
每走一步,背負的都不是自己的人生,沒有人比梁天琦更懂得呢一份份信任嘅重量。

後來我就沒有見過梁天琦了,但我也再沒見過像他如此真誠的人。

今日,背負六年大好歲月的他,大概更為朋黨犧牲的七年而心痛。

雪花紛飛。

 

 

 

關於作者:一百八十呎

一百八十呎
既然有人表演瞓劏房,全天候住劏房的都是行為藝術家。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我有回應

則留言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