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把他們一個個按倒在地;他只顧拔足狂奔:「我不能被捉到。」

 

一九九一年出生的他,今年即將踏入二十七歲,正準備迎接人生的黃金時代。而跟他同年的梁天琦將面對六年刑期,被牢房四壁壓縮着青春。

他永遠忘不了旺角騷亂那晚。警察拿着胡椒噴霧和警棍;他們拿着理念和尊嚴,在擠擁的旺角街頭對峙。他只道身體強壯,不怕面對武力,原來也就僅此而已,自己還是個不折不扣的懦夫。

那時突然有人喊了聲「快走」,在混亂中警察把他們一個個按倒在地。他看到這個情境,只顧拔足狂奔,心裏只得一個念頭:

「我不能被捉到。」

他想到在機場的工作,要是留了案底就肯定續不了禁區證,想到這裹,他跑得更快,離身後的追捕聲也越來越遠。他用力喘着氣,心跳聲跟怯懦不停在耳邊迴響,他像個局外人般看着遠方的喧鬧。他痛恨自己的懦弱,於是更感激梁天琦的勇敢、更痛恨刑期的不公。

可是這份痛心,大約很快就會被生活耗盡,是他也是你和我。香港人的適應力太強,總能在不公義和壓迫中找到夾縫生存,安心做個坐享其成的旁觀者,只敢讓別人為自己冒險。

唯有努力過好生活,也是某種自欺欺人。

 

 

關於作者:BEAR 兒

嚴重拖延症患者,是個不務正業,只顧傷春悲秋的廢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我有回應

則留言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