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初旺角暴動「有預謀,有組織」?只不過係一場誤會

 

 

【有預謀,有組織】

旺角騷亂高院被告判刑。據報,主審法官彭寶琴指出,當晚好多人戴口罩、手持盾牌,證明行動有預謀及有組織。

法官話係就係,我哋呢啲蟻民唯有接受。不過呢個講法,又的確係同我嘅理解有好大出入。事實上當晚旺角騷亂搞到咁大鑊,應該出乎大家嘅意料。

唔知情嘅人可能會覺得黃台仰或本民前真係好把炮呀,call馬開拖巧勁勁。不過睇返被補人士就知道,佢哋絕大部份同本民前冇咩關係,亦唔見得會聽黃台仰指揮。

既然係冇預謀、冇組織,又點解釋呢班嗚合之眾可以共同行動,一度將訓練有素嘅香港警察打到落花流水呢?呢個問題,我諗好多人都唔明。由於佢哋想像力太差,所以覺得啲「暴徒」一定係有組織有預謀先搞得出咁大單嘢。

至於實情係點,我唔講答案住,講另一樣嘢先。

 

【司法獨立,不偏不倚】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早幾日喺活動致辭時重申,法官只係處理法律問題,而法官嘅任命唔會考慮法官嘅政見。法律界一直嘅講法都係話,司法係獨立嘅,係不偏不倚嘅,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亦唔會因為任何人嘅政見而作出唔同嘅判決。

以「司法獨立」嚟講,我相信香港算係有嘅。我認為,政府官員應該未倡狂到私下向法官施壓要求案件應該要點處理。喺呢方面,法官絕對係「獨立」嘅。

但係,關於旺角騷亂,以及近年好多疑似同「港獨」派有關嘅刑事案件,判刑又明顯重手,好多人又係睇唔開,以為法官之間「有預謀、有組織」咁樣向政權獻媚,甚至如「共狗法官」之類不堪入目嘅講法都有。

我都幾肯定,呢班法官大人絕對冇私下開咗個研討會,一致約定要重判疑似「港獨」分子去換取任何好處。既然係咁,非常獨立、絕對不偏不倚嘅法官,點樣「冇預謀、冇組織」去達到咁一致嘅效果呢?

 

【獨立行事,執行正義】

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喺黃之鋒案將呢個現像解釋得好好,值得一引:「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鼓歪風,有人以追求其心目中的理想或自由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力為藉口而肆意作出違法的行為。有人,包括一些有識之仕,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鼓勵他人犯法。該等人士公然蔑視法律,不但拒絕承認其違法行為有錯,更視之為光榮及值得感到自豪的行為。該些傲慢和自以為是的想法,不幸對部分年輕人造成影響,導致他們在集會、遊行或示威行動時隨意作出破壞公共秩序及公衆安寧的行為。」

將楊副庭長嘅描述套用落旺角事件,我哋可以合理假設,參與「暴動」嘅人,唔係因為加入咗咩組織,聽咩人指揮,而同警察發生衝突。佢哋係為咗共同嘅價值、共同嘅理想,而做作出呢啲行為。一班有共同理想、有共同信念嘅人,唔需要以個人關係為基礎,都可以同其他人合作行動。呢啲形而上嘅價值觀,超越咗家族、階級,可以令三唔識七嘅人為共同目標而犧牲,係好強勁嘅嘢嚟 [1]。

當日喺旺角街頭嘅人,絕大部份都係極之憎恨警察,對政權極之不滿,認為和平手段不足以解決問題。當其時,大家有共同信念,共同目標,已經唔需要有預謀有組織,就可以打到訓練有素嘅警察頭破血流。

至於點解法官可以好「獨立」咁依法重判疑似港獨分子,都係同樣道理。唔好唔記得,法官就任時,係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梁游宣誓案以及人大釋法,宣誓必須係真誠嘅,否則無效。

所以,我可以好肯定咁講「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絕對係香港所有法官嘅共同信念。一個真心擁護《基本法》同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嘅法官,係咪可以對港獨分子判刑行使酙情權判得輕啲?就算政權冇任何威迫利誘,就算法官唔係考慮仕途問題,就算司法係完全 100.0000% 獨立,每一位法官,憑住良心,都一定係會非常獨立咁裁定,支持港獨嘅犯罪者不得輕判。

所謂「有預謀,有組織」,只不過係一場誤會而已。堅強並且一致嘅信念,比起預謀同組織更重要。有意改變社會嘅人,與其搞咁多小預謀、小組織,不如發揮想像力,創造一個大家都願意相信並且實踐嘅共同信念。

 


 

[1] 人類由細小族群發展成現代上億人計嘅社群網絡,都係靠共同信念。詳情可以細讀 Yuval Noah Harari 嘅《人類大歷史》

 

關於作者: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我有回應

則留言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