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拋棄祟拜的理由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Hernán Piñera)

 

不暪大家,我真係好耐都無返崇拜。

當初無番祟拜,其實與工作有關:因為本人以往的工作性質,普遍在閒日辦公時間後、以及星期六日開工,所以「大條道理」覺得「有咩道理要我一定番祟拜」;但這一年下來,由於換了工作,變成在辦公時間上班,星期日終於也算是「休息日」。當失去左呢個「擋箭牌」之後,我竟然「害怕」番祟拜起來了(而這種「害怕」通常會直接被理解為「哼你犯罪得罪神而家上帝藉祟拜令你「害怕」啦」)。我細心想了一段時間,究竟我害怕什麼?

我的結論是,我害怕在祟拜之中,一種強烈的「思想鬥爭」。

祟拜一開始,見到D人徐徐而進,又會諗:「點解要遲到?」(但相比起我而家返都唔返,遲到都是可以了吧?)唱詩時又忍唔住諗,「點解要揀呢類詩歌?」(無論唱咩類型詩歌都會諗)、「究竟會眾應該要投入好定唔投入好」(然後又不免俗地開始進入職業病mode,例如聽音樂是咩調,司琴點樣先可以彈好D),然後進入講道,腦筋仍然玩緊腦筋急轉彎,「講呢個Topic可以講咩?」、「點解又是呢D內容?」、「我聽左D乜是運用到起生活之中?」,然後又忍唔住數數前排有幾多人開始打呵欠同捱唔住訓左,又開始諗「講道果個可否考慮下講短D?」、「講道質素的問題」,仲未計去諗實際上的講道內容。然後望住祟拜一疊又一疊的程序單張,我又諗「教會一星期到底要浪費幾多紙張?」……

最令我扎心,還是「當我眼見世界咁紛亂,但是成班耶膠(包括我)仲起個冷氣房高呼哈利路亞」的無力離地感——我「害怕」,是「害怕」見到這樣我信徒、這樣的自己——這樣的自己、連我自己都討厭。

好攰、好攰。結果我一路下來,好似插左好多刀咁,好辛苦,再加上平日返工已經相當疲累(話唔定呢個先是重點),sorry,我唔想難得的一日假期都要咁辛苦。原來點解咁多耶撚存在,就是因為大家星期日返教會都唔想諗野,返去坐下咪算囉唔好咁認真啦,好似我咁,真係認真便輸了。即使現在轉了教會,這種「害怕」祟拜、甚至「討厭」祟拜的感覺仍是揮之不去-不返崇拜,也許可以比較「無眼屎乾淨盲」吧?

不恆常出席祟拜竟然接近兩至三年,你問我有無很愧疚?我會問,呢種愧疚是源自教會對信徒的責難、還是來自上帝親自的督責?兩者也許不太能割裂,但同時又是如此的不一樣。但我敢肯定,我在信仰掙扎不斷的時日,必比一個只願恆常返祟拜而不甚思考的信徒深,這又有誰能理解明白?

上帝明白的。

點解我唔可以同其他人一樣,就咁「順服順服」就算?我只能講,呢個就唔係我了。

 

作者: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1621
Date: 2018-06-17 18:03:43
Generated at: 2022-09-28 14:02:5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6/17/181621/我拋棄祟拜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