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就是我們的生活

 

昨天跟我的監製聊天,他照舊在追稿子,tbc… 已走到第十一集,漢華跟寧生的故事一直在我腦內。但我越寫越怕,生怕自己會累死了兩個有血有肉的人。我早就知道,寫故事的人要絕情,一旦你對自己設立的角色有了感情,故事就不會好看。

結果,監製先生林若寧對我說:「由零開始的事情是很難的。當你一直做的東西,都是依附著別人,你沒有別人,你什麼都不是。」

由零開始是很難的。

這些片段,這些瞬間,一直是我支撐自己一直工作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你身邊要圍著一些「很有能力」的人,你才會覺得香港有意義。當你身邊都是一些等時間過,或是直接一點說,在渡過「消化人生」的人,你根本不會覺得他們在活。一個人在活,一定要有視野,有膽識,也要有勇氣,才有意義。

對的。我的工作很大部份時間,都是轉述,或是評論。對我而言,評論的個體不存在,我也不存在。為什麼香港會有名嘴文化,土壤如是。張愛玲教人,你要寫作,要麼寫出人家想聽的,要麼寫出人家不敢說的。你做足兩件事,你一定會有人看。張氏看透華文讀者,我也只好聽老師教誨。評論人往往成為大家心中的「包青天」,什麼「十點前特首」也是這種狀態。評論如果要有效,前設是你在一個兼聽的,在乎民間聲音的,認為輿論是要聽而不是要控制的社會。但很可惜,2018年的香港,大家心中都明澄,現在輿論是控制的,大機構也好個人媒體也好,輿論也有控制的方法。你要暢所欲言,要麼你家底很厚,要麼你面皮很厚,兩者供備就更佳。所以你不難發現,現在在網路好看的廣傳的,都是一些沒什麼社會意義的花生。像輔仁的文章所言,大家面對大事件,不論是港鐵或是大政治格局,都知道「自求多福」為尚,能量就會自然而然的轉向批鬥年輕人不會換A4紙、不會用傳真機、不會寫正統的電郵。要教千禧世代工作,是上一代人做的事吧?現在千禧世代不會工作,又是「千禧世代」天生賤格麼?不要緊了,可以罵一罵,黑一黑,舒一口污氣,就繼續在這個賺錢好像不太差,餓你不死又不會有發展的「安全區」日復日的過日子。所有新事情出現,不論是新app,新觀點,大家都知,定會有人喜愛有人恨。

只是,面對這個世界,最常見的處理方法是什麼?自求多福。就像大台新聞的那個街訪,要用巴士的人會一直在用,而他們的處理方法,亦都只可以說「坐之前小心一點」。記者問她們如何小心?「坐之前望一望好了。」

而中招的人,會得到什麼的責難呢?

誰說你不看清楚?
真的不幸。
這個世界真沒有公德心。

 

 

然後,只要靜下來,想一想,巴士有針這件事,不是公德心問題。而是一種奇怪的攻擊。正如為了爭產帶鎗去討論,以至把幼女虐打成植物人,定當不是冷血、沒公德心那麼簡單。只是,面對太複雜的事情,當我們知道我們能力不及,就自然而然會選擇放棄。正如大家都知道,政治議題都好像沒有人關注,不少政治人物都開始聊食。最有梗的都應該是黃之鋒,不知道為什麼,他可以把他在壁屋的食物,都可以拍照然後放到網路。也是一種「另類飲食圖鑑」。再「放大坐監好可憐」這個觀點,對誰有好處,有壞處,我不說了。說了,又會有人覺得不高興。我只是覺得,存在不容易,我選擇用我的時間去燃燒某部份我的生命,令我過得舒服一點。有一個學生那天跟我說:「你也不用太自責,你寫飲食,有人高興,你令一個人在這個香港高興了,你也是做了功德。」

 

 

之前,我也會質疑,沉迷 #飲飲食食最開心 是不是真的會令人高興。現在,真的釋懷了很多。當我一些做律師、醫生的學生都有跟著我的飲食經歷去看那些地方,風景就算不看盡都甘心,我也覺得舒懷了一點。

這幾年,很少寫自己的生活。因為我的生活,不值一哂。我在香港看到的事情,其實大家都看到。我說出來,又會被人家說我「令xx不開心」、「令xx得益」,最後就是「xx黨最開心」。有時看著網民的某些留言,我也會想,你們也許不喜歡我,卻又覺得我有那麼大的能力,去令「xx黨最開心」,那究竟是褒是貶?

生命只有一次,你我也知。每年七月,也是最辛苦的時候。要維持一個叫「作家」的身份,我跟自己說,至少,我需要出一本書。今年有兩本。其中一本是我把過去七年在903的經歷的某種集結,消化,潤釋,再披露。另一本,我在某天下午,在一家餐廳,把最後一隻字打出來之後,我在那家餐廳嚎哭,嚇得那些說英語的女侍應也上來慰問。我有沒有把自己迫得太緊。沒有。沒有。沒有。我知道,我答應了,就得做好。

我不敢說自己生不逢時,我已知道我已算很幸福,我也明白我在做很多事情。有很多就算很恨我的人,都不得不承認,我在做很多事。而有很多,都被看見,這樣子在他們的眼中,就叫成功。我也只可以跟大家說,你面對的無力感,我比你面對更多。不是要鬥慘,只是我看到更多、更深、更廣,就自然會更累。我都好想,面對所有事情,都以「好冇公德心囉,自己小心啲囉」去作結。但我不行,我就是不行。

希望大家書展時留意一下 100毛 及久違了的「商台出版」的報道。我會再說多一點。

謝謝大家讀完。希望我沒有浪費你的時間。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1991
Date: 2018-06-30 01:10:50
Generated at: 2022-01-19 05:55:1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6/30/181991/如果這就是我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