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師返工放工、食好西、間中約下炮:「同運?冇參加過」

(圖文不符)

 

前幾日終審法院判入境處敗訴,喺外國已婚嘅在港同性戀者可以申請伴侶簽證帶佢地伴侶過嚟。前一日,有民調指香港支持同性婚姻嘅人首次過半。

突然間,喺香港十劃都未有一撇嘅同性婚姻似乎出現左曙光。其實,喺香港地做性小眾好難,反歧視法都冇,你好唔好彩其實就係純粹靠你身邊啲人係善良定仆街。

講起婚姻講起家庭,自然就會引起啲高貴嘅性/別撚出嚟唱反調,叫人開心還開心,但要冷靜反思係唔係真係要將同性戀者規範喺一個萬惡嘅父權主義產物——「家庭」之下。

大學時有次做project訪問一個成日用藥嘅工程師,我仲記得我嗰時係非常之咁睇佢唔起。據佢所講,佢嘅生活就係起身、返工、食好西、間中約下炮同人玩無套CF、得閑就買下機票去外國玩:柏林啲group orgy 好好玩、潑水節就一定要飛曼谷食仔仔,夜晚啲酒店多P 好刺激。「同運?冇參加過」、「搞咁多做咩吖?咪又係咩都唔得。」、「老左點啊?我冇諗過喎。是但啦,我依家唔玩,唔通我又老又殘個時會有人同我玩咩?」,佢話。嗰時我對眼前呢個人嘅墮落係難以置信,坦白講一句,係差左冇企起身打鳩佢「你條死基佬抵人睇你唔起,唔死都冇用」咁討厭佢。

我所接觸嘅例子係極端嘅,毫無疑問。憤怒過後,其實係咩因素令一個人可以咁撚垃圾咁冇意義地過活?睇返佢背景:樓一早買左幾層俾老豆老母,冇男友、事業唔會點升但又高人工又穩定,話係精英又唔係,但就唔係草根。基本上佢就係悶,冇目標,其實如果死神設計一個馬上風嘅死法俾佢玩埋今晚就立即死嘅話佢應該冇咩遺憾同牽掛,因為佢真係冇未來--唔係俾人睇死個種冇未來,係佢好明白到自己事業上大把人可以取代到佢、對父母嘅負責佢一早已經還清還淨,樓都送左幾層、愛情又唔會有咩未來結果。世界對佢個人嚟講就只有享樂、刺激同埋新鮮。

我地要接受社會上99.999%嘅人都係平凡人,唔會打算去爭取咩民主、推翻資本主義、結束父權、解決全球饑荒、消滅天花咁撚偉大,大家都係尋找一啲好平常嘅目標去存在同生活。但咁唔好彩,社會上就有一部分嘅人口事實上係被剝奪左成立家庭嘅權利。而事實上,喺香港有錢最精英個班嘅同性戀者一早就走左去外國結婚、領養、甚至係俾差唔多一百萬港紙去請代母生仔去延續佢地嘅人生目標。呢種事一直都存在,喺香港同性戀嘅世界之中,建立家庭同埋生兒育女係有錢人嘅權利,窮嘅燶嘅就只能夠繼續迷失,搵埋搵埋唔知做乜好,然後任何所謂「粉紅經濟」去宰割佢地。佢地唔使主動墮落,因為佢地一早就已經係負責搵錢然後使錢發泄嘅經濟機器。

冇左「父權產物——家庭」之後,原來人唔係自由左,反而就係迷失,因為空虛而俾資本主義剝奪徹底而失去尊嚴。呢篇文我唔係想笑啲性/別文青離地,而係想話俾大家聽,原來現實,就係咁樣。想像出嚟嘅自由,未必真實存在。

 

關於作者:清風

清風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我有回應

則留言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