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華神——舉杯共對,今晚唔回水

 

上一次看黃子華的棟篤笑是《娛樂圈血淚史2》,那時才剛考完會考,還特意買了尾場$580的門票,最記得完成演出後,他開始自由發揮,以自助餐作比喻,勸大家「呢樣唔得試下第樣」,正如他一直訴說自己希望成為演員,而最後決定盡地一煲去試做棟篤笑的故事。

六年後這個晚上,我拿着因工作需要買來的黃牛飛,同樣價值$580,但這次是坐在$280山頂位。這張只加價$300的黃牛,對比以過千元放售的黃牛黨,是不是也算某程度上的lesser evil?子華為了讓世界盡可能貼近完美一點,加場直踩了二十六場,最終黃牛黨固然沒有滅絕,現場眺望,第一排座位只空了兩個,討論區也有不少人說,許多座前排的中國人還邊睇show邊玩電話。

回到家中,看到新聞說,三名將門票炒到一萬元的中國籍男子,被警方放蛇拘捕,這個充滿缺憾的制度,竟在棟篤笑最後一晚,稍稍有點進步。

金盆𠺘口,子華的確坦然說了許多以前難以想像他會說的話題,由「奶阿爺」、「生於亂世」、「國家法」、「藝人藍絲黃絲」、「林鄭話社會未有共識」,到現場播英國國歌,我們可以知道為何他要以這show作結,儘管他說是外界過分揣測,但畢竟目前這個地方已是偽君子當道,每天看新聞,你會找到尋仇的對象,你評論一句,也可能被尋仇。

他提到《阿飛正傳》當年在戲院被影迷唾罵、播放七、八十「黃金華」年代的廣告和政府宣傳片,大概是想讓沒經歷過的90後知道,昔日不一定如想像中美好,一如那走調跳線的《獅子山下》和迷幻mv;人不可能重踏一條河流兩次,香港不可能回到舊時,但人心確是可以力挽。面斥不雅四個大字,至今仍然未有絕跡,它斑駁地寫在日常生活中,提醒我們是見過世面的徒囚,儘是活在溝渠也不應忘記星空。

臨近完場,我在想子華會不會像張國榮那樣,有個特別封咪儀式,但最後他拭一把眼淚,將「私家杯」都送給觀眾,向三方觀眾鞠躬致謝,便徐徐回到後台。惟完場期間播出的背景音樂,剛好也是哥哥97演唱會,跟觀眾一起倒數時那首歌「Auld Lang Syne」;改編的版本「友誼萬歲」也正是由黃霑填詞,據資料載,還是黃第一首成功出版的歌詞。

歡樂的音樂配上離別,難免有點沉重,但願未來這個地方不再像被黑暗迷霧矇罩,容得下幽默感,承受得了直線抽擊時,子華神也可以反口回到舞台,而台下的嘻嘻嘻hea笑、面斥不雅的鳩叫和難得的standing ovation,絕對會一如今晚。

 

原作:蘇格蘭民歌 (Auld Lang Syne)
作詞:黃霑
主唱:呂紅、陳均能

良朋摯友 一旦分離
問何時再重敘
當初共祝 友誼萬歲
約誓永遠相隨

此景相伴 別以重敘
執手心如醉
念君此去 幾年可見
離未語先流淚

親愛離開 不能相隨
難免黯然落淚
且將歡笑 舉杯共對
稍釋別情離緒

沒有今朝 分離痛苦
哪有將來歡續
為了重逢 快樂相敘
高唱友誼萬歲

 

作者:程悅

抑鬱時就寫字,能寫字即暫時無事。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3379
Date: 2018-08-02 05:37:26
Generated at: 2021-12-09 18:24:5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8/02/183379/子華神-舉杯共對,今晚唔回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