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姐姐絮語】唔打唔鬧唔聽教?!

 

(網上罐頭圖,非本文主角)

 

而家愈黎愈多人做補習、都愈黎愈多人要補習,但唔係天皇天后果D,係我地呢D私補老師。其實而家好多家長,特別係初中以下既都係搵私補仲多過去補習社,始終1對1或者小組可以更加針對。咁點解教補習既人都會不斷有新血呢?其實主要都係因為上班時間彈性、同埋門檻相對低。據市場所反映,基本上只要唔係港島區、半山區、何文田半山既家長們:只要中六畢業加讀緊大專就可以跟小學生功課、或係中小型補習社教功課班;雖然時薪無咁高,但係好在一個星期會番到4-5日,計計埋埋就好好搵。如果成績再好D,DSE有星或者星星就可以教埋DSE既專科,咁就隨時收到$200以上一個鐘。我有個狀元fd 讀緊醫科Year 1,收緊$450/hr。不過其實會做補習既大部人,都係鐘意同細D既人接觸同溝通。因為係課堂中教識佢野,都會係好大既成就感,不過壓力原來都唔少。今回就同大家分享一個我呢排好深刻、一個家教比較傳統啲既case。

我有個學生叫健仔,一個都算幾聰明既學生,上堂時悟性幾好,好多野都一點就明。咁但係都係幾歲人仔,咁就梗係有少少好動,好鐘意走黎走去,完全坐唔定!我相信健仔阿爸絕對係典型既權威型父親。仲記得係第一堂,星期日,同補習中介班吸血鬼確認完後,一出𨋢成條走廊都已經聽到教仔聲:

一把好很惡既聲:「你仲玩、你再玩我扔曬成部電視落街!」
繼續都係果把好惡既聲:「停唔停呀、而家我搵人上黎同你補習打機呀?你唔想讀唔想番學,我就扔曬你所有書包、校服落街。」

我已經心諗大鑊,唔怪之得中介話呢個家長比較難應付。唔洗我多講,呢個疑似家暴主角就係健仔阿爸,我梗係死人都唔會係呢個時候行入去。過左一陣,海面回復平靜之時,我一入門口,已經見健仔毫無表情咁坐左係餐枱。建爸:「Miss呢個仔好難教,會蝦老師,好多老師都搞佢唔掂。如果一陣上堂既時侯佢又唔聽教唔聽話既話,你可以打佢同鬧佢架,盡量對佢嚴啲得架喇。我地唔似其他家長錫住佢架。你唔駛擔心。」

我個樣繼續賣笑,收埋左印左係額頭WTF 既3個字,個心就全都係粗口。然後,佢將佢手上面個支藤條俾左我,就行左去廳另一邊。我隱約見到健仔大脾上面既藤條痕,我心入面都不禁呆一呆、酸一酸。我諗起我死鬼阿嬤以前打我,都係打大脾,話著左學校就睇唔到,就唔怕俾老師問WO。睇黎建爸都係行家!雖然我都唔支持做寵溺型家長,小朋友有錯都應該要罰,但都唔應該做暴力型啦……。唉、家事莫理,咁我都係上堂算。我見到建仔眼紅紅,就叫左佢去廁所,洗過面先再正式開始。然後,係佢去行緊去廁所既時候,建爸突然就爆左一句:「你再眼超超望住我,我就打到你識笑,唔好以為Miss係到我就唔敢炮制你呀!」

我果一下,即刻起身一齊同佢行入廁所「建仔你順便帶Miss去Toilet啦,Miss都想洗洗手先。」我真係驚佢會繼續打,千辛萬苦,終於開始補習。起初都好地地既,但補到大半既時侯,健仔就開始真係好唔專心,會踢下檯踢下櫈同玩文具。當然,作為資深補習老師,我即刻準備整治佢、同佢建立規矩。因為其實好多小朋友一開頭都會咁。但彈指之間,一條又長又直既影係我面前以電光火石既速度飛過,「撻」一聲,終於健仔腳上面又多一道薄薄的藤條痕。依個時侯既健仔終於都忍唔住,終於都再喊左出黎,但係隨之而黎既係建爸既一句吆喝:「你唔駛係到搏Miss同情,你再喊,我就好似上次咁掟你出門口。」健仔一聽呢句、唔知係驚定嬲佢爸爸話佢搏同情,一咬牙將係眼眶打轉緊既淚水忍住。然後,隻手震住咁拎返起支筆繼續聽我講。

落堂了、他爸的終於都落堂了。建爸送我出門口,話唔好見怪佢個仔係好頑劣。佢仲讚我好有經驗、處變不驚。我都沒有回應什麼,笑一笑就走了,在走廊仲聽到佢類似話緊建仔既野。我唔知點解行得特別快,我走既一刻果心都仲諗緊究竟下次會點?

 

【補習姐姐絮語】

 

關於作者:補習姐姐

補習姐姐
人人口中的補習姐姐 一個中孩子在不同大大小小的家庭中努力教好一班小孩子

我有回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