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表演者發牌制度,是將表演者的快樂建築於行人痛苦身上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Наталія Сосна)

 

位於旺角的街頭表演者轉移至尖沙咀碼頭表演,與其他表演者及在場的康文署職員衝突。表演者所產生的噪音及與群眾之間的衝突問題,乃源於表演者的不自律及不尊重,有代議士認為應該要設立發牌制度監管,但發牌制度監管表演者並非有效解決表演者與群眾衝突的問題。

 

誰有能力發牌?誰能執法?

要考慮發牌機制的先決條件是哪一個政府部門負責。牽涉表演可能屬康文署監管,但除了需要修訂/新設條法例外,亦需考慮發牌準則,如果門檻過高又會被標籤「小圈子」、「打壓文化界」;如果門檻過低則變成氾濫,「人人都是表演者」,另外,如果由行政部門審核發牌資格,即會以認可證書以釐訂發牌資格,變相亦將業餘玩家拒諸門外,若以類似淫審處的審裁委員小組的模式亦會出現爭議,正因為表演者質素參差不齊,難以量化,如以簡單發牌加上噪音限制等就要考慮誰有權力執法及會否有「選擇性執法」的情況。

 

現行法例雖有不足但執行上比發牌簡單

除了現行的噪音管制條例管制噪音外,公共空間本身亦屬於有條例監管。噪音管制條例無錯是有不足之處,例如取證、噪音指引不一等有導致執法有困難,相信修訂現行法例、加重罰則、環保署為警方提供更清晰的指引等是有助改善噪音滋擾,而且規範的範圍不再單止於表演者,用途更為廣泛。改善現有機制比加設新機度可以簡單快捷處理。

 

公共空間應如何分配?

旺角菜街的設立原意是方便行人可以有更闊寬的步行空間,但經歷取酬表演、推銷、易拉架等全面進場後,旺角菜街早以面目全非。市區的行人路勉強容得下旅行喼,然而容不下大型音響及手舞足蹈的表演者。表演者想於街頭表演最大的前題是不應阻街及滋擾別人,而表演者無疑定必對行人造成影響,在空間不足的情況下推下發牌制度只會衍生更多爭議,無補於事。

 

表演應回歸至表演場地而不應於街頭

香港表演場地多與少不是本文所討論。本文討論是應該給予行人選擇欣賞與否的權利。如果我想欣賞歌劇表演,我可是選擇購票去指定表演場地欣賞;而絕非我放工回家前的道路被聲嘶力竭的聲音滋擾。而你總不能為逃避噪音而搬家吧?與其如此,應該將這一群表演者安排至合適的表演場地,尊重現有程序及機制,並非將表演者的快樂建築於別人的痛苦身上。

 

發牌制度規管街頭表演者是不合適,亦無助解決現時表演者與行人的衝突,修例、加強罰則、完善埶法指引等總比架床疊屋、權責不清、討好現有概得利益者的發牌制度更好。

 

 

作者:武士亭

漢江泄對家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3644
Date: 2018-08-07 19:11:34
Generated at: 2020-02-19 17:53:2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8/07/183644/街頭表演者發牌制度,是將表演者的快樂建築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