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仆街磁石個案】被中出即飛的J 小姐

 

「方唔方便傾兩句?」
whatsapp上的綠色邊框沒有顯示名字,我卻清楚知道送信者是誰。因為她每隔數星期就會傳來相同的訊息,不出半年,健忘如我也能識别她的號碼。她是仆街磁石小姐。

「仆街磁石小姐」這名字有點長,下稱J小姐。我是在日本旅行時住青年旅館時碰上她的,那天雨下得有點大,我被迫取消剩下的行程,回青年旅館休息。J小姐面相姣好,一副楚楚可憐跟凹凸有致的身材吸引了我的注意。大概是我長得很香港人,她一對上我的目光便用廣東話跟我攀談起來。我從來也没遇過會跟我談起情史的陌生人,她是第一個。

我想她每段感情也是「自命情種 一出手愛得比較重」,一開始便認定對方是真命天子,天荒地暗的愛下去,感情蒙蔽了理智,眼內就只有對方的優點。當發現對方的不忠、劣習時情感就已抽離不到,引致她成為「每段戀愛都會認錯人 失戀的冠軍」。

如果對方是好男人的話那她應該會得到幸福,但從她的描述,從十五歲到現在二十三歲中間的九段感情,每段轟轟烈烈卻落得慘淡下場。對象包括中學沒畢業就出來游手好閒的懶人、已經結了婚,比她大二十載的老師、聲稱富二代卻在外頭被高利貸追殺的、同時一腳踏兩三船的健身教練……總之沒有一個是比較正經可靠的。這就是所謂的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吧。

「多謝你肯聽我啲野呀,而家都夜喇,不如你俾whatsapp我遲啲再搵你呀。」
「喔好呀。」

其實我只是沒事幹才聽你的情史的,不過看在你C奶的份上就交換個WhatsApp吧。這就是我跟J小姐相識的經過。她説的「遲啲再搵你呀」竟然不是「得閒飯茶」的意思,而是真的有跟我繼續聯絡。

「ok呀,你兩分鐘後打黎呀。」今天work from home,一邊工作一邊就當在聽故事吧。心急的J小姐沒等夠一分鐘便致電我。
「Eva呀…我…我俾人嗰個左呀?」
「吓?嗰個即係邊個呀?」
「中…中出即飛呀…」J小姐壓低聲線。
「咁你有冇中招?」
「冇…但係我……嗚」電話的另一頭已泣不成聲,但對於她哭聲習已為常的我心情並沒有泛起漣漪,一絲也没有。

經過她長達一小時的說明跟哭泣,我總算明白這次是怎樣的。她在澳洲讀書的時候有健身,認識了健身教練Michel。J小姐對這ABC一見鐘情,想也没想就向健身中心指名道姓的要求Michel作她的私人教練。指導健身這回事嘛,少不免有身體接觸。就這樣接觸著,他倆的會面場所由健身室轉到男方家中。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難道就一起捉象棋嗎?當然就是做愛做的事了。

他倆每次見面也沒甚麼新意,就只有活塞活動跟甜言蜜語。瞎子也能看出他倆是炮友吧!但天真爛漫的J小姐卻不這樣認為,她覺得這般親密的行為只屬愛侶的,他們自第一次交合時已是情侶了,只是Michel沒有說清楚而已。

J小姐就這樣快樂的活在美好的小世界,直至半年後目暏Michel跟一個洋妞十指緊扣的走在一起才醒覺一直以來就只有她在付出真心而已。

上面的故事在大阪時已聽過了,那麼最近又怎樣呢?Michel最近到了香港旅遊,逗留了半個月。他説想見見J小姐,問她可否帶他到處走走。二人一見面便舊情復燃,沒有去甚麼拍拖勝地,而是去了漫春天。

「你…你女朋友呢?」
「散左好耐啦,唔係我做咩黎香港啫。」
「嗯…喂呀…溫柔啲啦…」

Michel的香港之旅,大概有五分之一時間也在床上渡過。最後的一晚,激烈運動後他並沒如常的把分身抽出,而是把千萬子孫射到J小姐體內。
「你…你做咩唔抽出黎?」
「正嘛,你有食藥架嘛。」
「而家冇喇!衰人!」
J小姐抽了他一耳光,跑到浴室洗淨身體。洗澡後她發現Michel已携同隨身物品消失,也聯絡不上了。這就是傳聞中的中出即飛吧。

對於她的遭遇,我沒作出任何評價,而是任由電話的另一方繼續淚流。我不是冷血,而是數次談話下來,我發現她很適合當政府官員。意見接受但態度照舊,根本就當你的話是耳邊風。那我又何苦浪費唇舌去安慰、勸導她呢?

我只能說,做到仆街磁石絕對不會是不幸或偶然的。
我不會說這樣的結果與人無尤,但主要還是自己一手造成,責任還是要自己負。因為怎樣的你就會吸引到怎樣的人,你做了怎樣的選項會帶來怎樣的後續,基本都在意料之中。

如一生只有75歲,她都已經三分一了,我不相信情場經驗豐富的她不知道怎樣能避開渣男。覺得那個他太正經沒趣所以選了旁邊看來酷酷的壞男孩?就只是個人的選擇。對方是怎樣的人,不可能到分手才看清。那些只想和你滾床單的、已有另一半還在泡你的、一點都不在乎你的……you name it。

可惜情感總在作祟,淹過理性作了錯誤的選擇。一時的誘惑最難抗拒,因為這種浪漫可以不可再。但一刻的快感後就是bad ending。所謂條路自己揀仆街唔好喊,請不要幻想自己是悲劇中的女主角,因為你一早就能預視結果,根本不值得别人丁點的可憐。最終落得如斯下場,終歸都是自己自作自受。

「Eva,多謝你聽我講呀,我舒服好多喇。」
「咁咪好囉。」
「我趕住出門口見Eric呀,拜拜!」

咦,Eric不就是當年跟她師生戀的那個嗎?J小姐,你又要重蹈覆轍嗎?唉。你可能會覺得,你不要理她不就好了嗎?我欣賞你的思路,但我也曾經是仆街磁石,不是有一天醒來就突然想通就能擺脫這個身份的,而是有一個朋友像明燈一樣把我的家族上下都問候一遍,再不斷的痛罵我,我才醒覺的。所以我也希望自己能像明燈一樣,早日照醒J小姐。

 

作者:柚希

柚希
從劣食國度回流返港嘅天然呆痴女,興趣係昅仔。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4285
Date: 2018-08-24 05:59:00
Generated at: 2019-09-17 18:36:3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8/24/184285/【仆街磁石個案】被中出即飛的j-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