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界反對加熱煙 ,是選擇性失明

 

 

新一年立法會會期即將開始。令各大勢力摩拳擦掌的政策議題,非新型煙草產品立法莫屬。暑假前,醫護界來勢洶洶,以捍衛健康之名反對立法;連同吸煙與健康委員會越權「球證落場踢埋波」,醫學界務求在政府提交草案到立法會前,將反對聲音「消滅於萌芽之時」。

不過打壓越大,反抗亦越大。本地醫學界妖魔化新型煙草產品,最終令一些醫學人士按捺不住為理發聲。法國腫瘤學專家,前法國國家癌症研究所主席David Khayat 上周遠道來港出席研討會,用科學及道理辯證電子煙及加熱煙等新型煙草產品。

David Khayat 曾為歐洲多國出謀獻策,減低傳統煙草使用率。然而,他總括自己經驗得出,只要沒有公營體系幫助,吸煙率便會很快「打回原形」。而加煙稅或全面禁煙,亦不應該是唯一一途。David Khayat說,尋找比傳統香煙危害低而影響較少的替代品來得重要。

傳統燒草為利用燃燒釋出尼古丁,但燃燒亦同時釋出超過6000種化學物質,包括近百項有害及可能有害成份(HPHCs)。然而,加熱煙省卻燃燒,令尼古丁在更低的溫度釋出,從而減少產生HPHCs。超過20個獨立專業團體的研究初步顯示,使用加熱煙而釋出的HPHCs,整體比傳統燃燒煙草少達9成。多國衛生部門,基於產述獨立研究結果,作出規管而非全禁的建議。而它們看見的是,新型煙草產品因為較少有害物質,有潛質成為戒煙的中途替代品。

誠然,醫學界也不相信all or nothing式的戒煙。戒煙貼、戒煙噴霧等替代品,早在藥房有售,亦為戒煙治療療程接納採用。既然醫學界容許戒煙輔助藥物存在,並讓它們在市面售賣時;倡議禁售效果相若新型煙草產品,實在是來得虛偽。

再者,其他戒煙輔助藥物,都欠缺加熱煙及電子煙獨有的「噴煙」過程。雖然加熱煙噴出來的多數是水氣而不是有害煙霧,但必萬不要小看這個動作。行為理論Classical Conditioning告訴我們,當制約刺激(Conditioned Stimulus)與非制約刺激(Unconditioned Stimulus)混合起來時,煙民可能只想吞雲吐霧的話,戒煙輔助藥物是幫不到他們的。加熱煙填補現時戒煙輔助藥物給不了的行為補替,同時攝取尼古丁及做到減害,實在未嘗不可。

煙草公司公開表示,願意有朝一日停止生產傳統煙草產品,以換取各國容許規管新型煙草產品並作出銷售 。香港醫學界全面禁止這些產品,恐怕就是將煙民戒煙的可能都扼殺。毒理學之父Paracelsus曾說過「Poison is in everything, and nothing is without poison. The dosage makes it either a poison or a remedy」。「唔健康就要禁」的高高在上心態,難道又是有毒嗎?既然證據在前,不知道香港醫學界是以科學為據,抑或為了目的而選擇性失明了。

 

作者:巫堃泰

巫堃泰
香港大學法學(人權法) 碩士,香港機場發展關注網絡發言人。曾參與香港電台節目評論時政,並經營民間網上電視台。熱衷公共政策及管治研究,從過去到現在積極參與公民社會組織及倡議,創造多項時政惡搞產品,期望用創意改變社會。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4823
Date: 2018-09-05 19:45:59
Generated at: 2020-02-19 17:54:4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9/05/184823/醫學界反對加熱煙-是選擇性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