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非繕稿】男人識搽一定搽花露水

 

反正要到北角交收,便順道去華豐國貨,買了幾樽快將絕賣的六神花露水。

每逢夏日,我身上那陣略嫌老土的香氣便是我身上最明顯鄉土氣息。我不喜歡灑香水,總覺得分上前中後基調的香味變化太姿整做作;也不愛噴古龍水,覺得這股味道太都市太metrosexual太造作;曾經有人送我一瓶Hugo Boss 的男香水,起初是我鍾意的柑橘醒神香氣,但無奈又要故弄玄虛,後幻化成白麝香等濃郁得一塌糊塗的刺鼻氣味,還不如我用一款清爽的洗衣液,所以我只用了一次,喜歡的朋友請跟我以物易物。

家人從無用花露水的習慣,小時候我也不曾用過。只是大學時某次見到快要倒閉的國貨公司在賣,16元一大樽,看到背上的痱便把心一橫試試。第一次沐浴後滴了大量在身上,不料當中的薄荷精配合酒精如虎添翼,害我三十三度香港暑天也寒得立即躲入被窩,我方知道花露水之奇效。

本來我體質精奇,必惹蚊蠅。睡必入帳的我身沾花露水的老土香氣後竟然少招了不速之客,從此之後,每逢夏天我則必用花露水。

留學時我特意到中華街購買。女友某次抱著我時,留意到我身上冬日的淡體香變了調成南國花香,心中感到不是味兒,以為是其他女人在我身上廝纏過。於是我便拿出來,在都市長大的她才認識「花露水」,這個局限在舊世界,聽上去便眼前出現一大堆婀娜多姿的南洋女人的故物。

夏天的香港非常炎熱,雨後仔細嗅著,便會聞到一大股香港人都已經習以為常的敗壞臭味。這股臭味既有朽木、死蟲、腐土、敗葉的衰氣,古人所云令人生病的嶺南瘴氣,大概就是。而花露水香,就似個發光的金鐘罩保護著稍有潔癖的我,令我自覺不受人間污煙穢氣侵擾,是這股鄉土俗氣諷刺地亦可高高在上的唯一時刻。

 

關於作者:清風

清風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我有回應

則留言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