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掙扎者的困局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ika Stetsovski)

 

我眼中的年青掙扎者

香港的年青人是悲慘的,三不五時就要面對不同壓力,又要買樓,又要結婚,樣樣都要用錢,我會叫這群人為「年青掙扎者」。對於「年青掙扎者」,我的第一個要求是80後,至少在我看來,80後的這班人仍不是太老,雖然隨著時間推移,他們有一天會不再年輕,但至少今天看來,他們也依然年輕。

社會上劃分「八十後」也不是亂劃的,被劃分的一些群體,有他們的共同獨特性。什麼是共同獨特性,例如有一些人被稱為「傻仔」,他們的共同獨特性就是因為他們都有做傻事或說傻話的特性。我首次聽到八十後這個詞是在當年反高鐵遊行中聽到,表面看來,八十後的共同獨特性有兩個,一是反高鐵那群人,二是八十後出生的那群人。但反高鐵遊行已過多年,八十後一詞仍時有聽聞,反高鐵的共同獨特性顯然已經不在。至於第二點,八十後出生的那群人的獨特性仍在,不過這個時間的獨特性,卻給他們帶來更多獨特性。什麼意思,留意一下,八零年出生的人到零八年樓價起始遞升一刻,為28歲,是最後一刻可以享受樓價低的人,至於八零年打後出生的人,包括九十後,現在剛出來社會做事的那群人,亦都是買不起樓或受著香港社會折磨的那群人。時間這個獨特性賦予這群人更多的共同獨特性,就是望不見未來,包括現在的八十後、九十後、甚至零零後。

當然,作為八十、九十、零零後也不全部都是掙扎者,有的有家底、有父幹,在未來或現在已經一飛沖天,「年青掙扎者」並不是指這群人,所以「年青掙扎者」的第二個要求是缺錢的香港人,加上在現在是80後,這群人才有資格叫做「年青掙扎者」。當然這群人有一天會老,有一天可能會有錢,那麼自然他們就不在定義之中,不用做「年青掙扎者」,要對他們說聲恭喜,但願他們不是中年掙扎者吧。

 

理性分析後選擇賭博

年輕人自覺在掙扎,這是客觀環境帶給他們的現實,他們自己也深明這一點。如果要掙扎,一定要有方向,「年青掙扎者」的掙扎方法無非不是讀好書,入大學,打份好工。香港DSE每年考生八萬人,入資助大學的接近20%,畢業出來肯定成為高薪一族的律師、醫生學位少之又少,其他都是學術科為主,畢業後也不一定賺到錢。大學生已經如是,何況進不了大學那批人。「年青掙扎者」拼命的遊上去,發覺碰壁了,情況好像一顆卵子只限一粒精子進入,其他精蟲只有等死的命運。

不過人又不是精蟲,總會找方法求生,這是客觀環境造就年輕人的絕境。當年陳勝吳廣為什麼揭竿起義,就是因為去報到又死,唔報到又死。去報到,因為遲到,斬;唔去報到,失職,又斬。朱元璋做和尚時,收到湯和的革命邀請,鄰居告知他這年事已經官府知道,朱心想留下做和尚是死,倒不如博一博,去革一場命。看來只要逼人入了死局,人自然要大賭一場。先進社會的制度當然有方法阻止人民起義,有硬有軟。硬的是軍力,軟的是社會福利,在香港叫綜援。在小時候跟叔叔聊天,他是拿綜援生活的人,但他覺得拿綜援丟人現眼。有次我提到綜援這個字,雖然不是指向他,他立即更正我:「不是綜援,是失業救濟金!」意思是拿綜援的人是在努力找工作,但找不到,所以要拿失業救濟。

說回正題,香港因為有綜援,所以「年青掙扎者」不會去到最終面臨生死的絕境,所以不會用流血的方法去賭。乖的人會面對現實,不甘現狀的人,會以其他方法去賭,例如炒期指、股票、賭波、賭馬,當然很多人也因此賭得傾家蕩產,有的甚至受不住打擊自殺。如果社會穩定,年青人有足夠上流階梯,還會有那麼多人去賭去博?顯然不會!「賭」,是社會逼出來的。現在社會有很多聲音說年輕人有僥倖心理,想一步登天,這是客觀環境逼出來的現實,不能怪責「年青掙扎者」!

補充,我聽過一個講法:有錢人,必需賭,因為有本錢可賭,輸了仍然富貴;中富的人,不用賭,因為現在生活已可以,賭輸了就大獲;窮人,也必需賭,因為賭輸也是窮,賭贏就一日致富!

 

從羨富到妒忌 再到仇富

香港的富豪或有錢一族本是香港人所羨慕和崇拜的,李嘉誠之輩本是靠住自身努力,一步一步登上首富之位。他們把香港的命脈由英資手中奪取過來,使香港真正由香港人話事。李嘉誠之所以叫做李超人,亦是因為讚賞他做事能幹,又夠勤力,是香港人的典範。那時候,香港人對這班富豪的心態是羨慕的。

數十年後,香港人對有錢人的心態由羨慕變成妒忌。

羨慕是什麼?羨慕是不帶仇恨的。我羨慕你,是想擁有你的生活,但如果我擁有不了,我不會怪責你,或者仇恨你。而妒忌呢?亦是想擁有你的生活,但是依附著仇恨,就算我自己擁有不了,也不希望你擁有。有些人會說:「這豈不正正就是黃子華魚蛋論嘲諷的那批人?」我會回答你,為何年輕掙扎者會有仇恨,就是明明大家能力一樣,但你的處境和結果比我好。試想想,一個人如果能力比你強,又比你聰明,他賺的錢自然比你多,你撫心自問,輸都輸得心甘命抵,畢竟你能力不及對方。當然你會羨慕對方,但是乃甘心地羨慕。但如果對方跟你能力一樣,只是運氣比你好,甚至比你學識水平更低,但你的下場卻落得與他差天共地,這時,你也難怪妒忌之心油然而生。

妒忌是第二階段,我們再看看如果轉化成第三階段—仇恨。香港正正是有一批人,在樓價低時湊巧好運氣入了場,霸佔了香港貴重資產。這班人能力不比現在的年青掙扎者高,平均學識水平也肯定低過現時的人,但卻嘲弄香港年青掙扎者買不了樓,甚至取笑其能力低下。當年鉅鹿之戰,戰國諸侯作壁上觀,收割項羽戰果,最後都識膝行而至,對項羽莫敢仰視。現在這群諸侯投胎轉世成為有樓一族,再取笑浴血沙場的再世項羽。在這樣的情況下,青年掙扎者的仇恨成因便知得一清二楚。

 

在傳統觀念下的掙扎

香港是個華夏文化交匯的社會,清代的鴉片戰爭和英法聯軍之役將香港交了給鬼佬管治了百多年。弄得這群香港人不中不英,好聽的說中西合璧,難聽的說是不倫不類。上一代的人傳統觀念仍在,要求下一代要循規蹈矩,生兒育女,把家庭燈火延續下去。這一代的人眼界開了,知道世上不只一套生活文化,發現原來可以做獨行俠,周圍流離浪蕩,做下以天下為家的行俠,或者找個稱心伴侶,兩個人過人世。這種個心主對根底就和香港上一輩傳統價值相違背。

香港的客觀現實就令這傳統價值與年青掙扎的衝突加深。繼後香燈牽涉兩個概念,一是買樓概念,因為無樓,別人母親不會把女嫁給你。二是結婚概念,與買樓一樣都需要錢,無錢,就不能買樓結婚。金錢問題變相把年青掙扎者與這個價值愈拉愈遠。

有膽放心不理一切的,可能會選擇及時行樂,自己開心地每月做月光族。這合乎經濟學者費沙的利息原理,今日不知明日事,將來樓價又不知會不會再高,風險高,利息自然高。與其儲錢買樓承受風險,倒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堅守傳統價值或孝順父母的,就在傳統理想價值和客觀現實中拉扯。回家對父母說會有結婚生仔時間表,會替家門繼後香燈。關上房門後發覺盤算並不現實,但無法子,要向父母交代,希望達到達不到的目標,每天在自我拉扯當中生活。

 

關於作者:成言

成言
九十後,廢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我有回應

則留言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