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會在這裡點一杯奶茶。

 

我是一名自由工作者,由於在家難以集中精神,所以我會帶著電腦到一家冰室工作。每次在大約下午二時開始走進冰室,避開午餐人流能讓我更集中精神,同時不會打擾別人做生意。久而久之店內的伙記也認得我,甚至會為我預留常坐的角落卡位。

每次我都會點一杯凍奶茶配餐蛋治,然後坐上兩三小時埋首工作。直到大約一個月前,有一個女孩總會在我進來後不久出現,然後坐在我前一個的卡位,點著跟我一樣的餐點。伙記私下稱呼我們為奶治組合,而我也沒有多作理會,繼續在這個角落做著自己的事。

在一個平日裡,我依舊走進冰室點同樣的配搭,做著平日一樣的事,而前面的卡位卻早以坐著一對情侶。過了一陣子,奶治組合的女孩推開冰室大門,走在卡位才發現沒有位置,只見她往我這面走了過來,然後坐在我的對面,然後點起與我一樣的凍奶茶配餐蛋治。我把目光從電腦移開,輕輕打量了她一下,年紀也許比我小兩三年,樣貌標緻,不太像會是經常出沒平民冰室的類型。

伙記放下餐點後便回到水吧跟師傅低聲討論,也許是好奇我們這對組合是否認識,或者猜想著有否其它關係。她沒有留意到這些事,隨手拿起奶茶時卻被我喝止——她拿了我那一杯。她臉紅了一下,把奶茶推回給我,然後默默喝著自己的奶茶。為了舒緩一下氣氛,還有滿足對她的好奇心,我輕聲問了她一句。

「你每天來點凍奶茶配餐蛋治有沒有特別原因?」

她定了神望著我,我把我每次看著她進來點餐,還有奶治組合這個稱呼說了一篇。只見她嘴角向上揚了一會,然後便把自己的故事娓娓道來:這家是她跟前任男友初次約會時來的冰室,也是他提出分手的地方,碰巧都是發生在她常坐的卡位上。因為馬上就要離開香港,本來的工作辭掉了,而她住在附近,閒來無事就來這邊坐坐,懷念一番。

我沒問她凍奶茶配餐蛋治是否她前度最愛,也沒問是否還很掛念他,這是明知故問。只是點一點頭,然後問她離開香港的日子。

「明天,剛巧最後一天來才沒能坐在那邊,也許是上天要我忘記過去。」

坐在前面的情侶走了,她也沒有回去坐的意慾。我收起電腦,與她聊了一會,直到她說要回去收拾行李,我們就此道別。她離開以後,我看著對面空空如也的位置,想起那句「也許是上天要我忘記過去」後暗自嘆了一口氣,然後起身往收銀檯結帳離開。

推開冰室大門,我回頭看著最角落的卡位,突然想起跟前度來這裡早餐的時光。原來會坐在冰室卡位獨自回憶過去的,不只我一個。

 

 

作者:毛言地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http://www.facebook.com/MaoYanDe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5537
Date: 2018-09-28 22:28:21
Generated at: 2021-05-13 17:36:2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9/28/185537/每天,我都會在這裡點一杯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