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聖雄甘地

 

承上篇《有關公民抗命,你不知道的是…》,我們知道了所謂的「提倡公民非暴力抗命」的棱羅,其實並不反對暴力抵抗,還曾為主張暴力革命的廢奴主義者約翰布朗辯護。然而我們都知道,在香港「非暴力抗爭」的領域上,他們還有一個更大的榜樣:印度聖雄甘地。

甘地最多人談論和稱頌的,就是他絕食抵抗《食鹽專營法》時「以身試法」到海灘取鹽、「零暴力的和平抗爭」最終迫使當時的英國政府取消惡法「取得勝利」。

但你也許不知道的是,對甘地及其信徒而言,「和平不反抗」指的是「被打到死為止」。當英國軍隊用帶鐵的警棍來鎮壓時,一排又一排的信徒不閃不躲,前仆後繼地用血肉之軀接下警棍,前排倒下了後排接着衝上前受棍。「和平食鹽進軍」的結果,是血流成河死傷無數。

而促使英國政府釋放甘地的,亦不是什麼「道德感召」,而是在甘地被收監後在印度各地爆發的大規模罷工示威武裝衝突。結果英國只能「被迫釋放甘地」並允許沿海地區市民自行製鹽以平息民怨。

這就是所謂的「甘地的非暴力抗爭成功迫令英國廢取食鹽專營法」的真相。

在迷信甘地的「非暴力哲學」前,必需先清晰一件事:印度獨立,是結合了天時地利人和後所出現的結果,並不是一句「甘地的非暴力抗爭」就能解釋的事。

首先是甘地這種「用自我犠牲的行動反襯壓迫者的殘暴,用高尚對比卑賤,讓對方自行醒悟從而悔改」的「抗爭」,其實在印度有着長久的歷史。

例如有一種名叫 dharma(長坐絕食)的行為,就是債權人會坐在拒絕還款的欠債人門口連續絕食好幾天,令欠債人羞愧難當最終還回欠款。

這種做法其實和「面斥不雅」有點相似。而香港的社運人士一直把甘地的抗爭說成是「道德感召」、「靠和平手段爭取中間派支持」,其實是扭曲了甘地的原意。

因為甘地的「非暴力抗爭」其實更接近於提升個人心靈和信仰的修行:「將受罰視作抵抗邪惡的一部份」、相信「一個無辜者的自我犠牲,在效果上會千百倍大於因殺戮而造成的千百萬人死亡」。

香港很多人喜歡說:「甘地的和平非暴力抗爭成功令印度獨立!香港為何不可以?」在回答這個問題前,讓我們來看一下如果甘地面對的,是如希特拉這樣的獨裁者,他會怎樣應對?

1938年11月9日至10日凌晨,歷史上被認為是納粹德軍正式迫害和屠殺猶太人的「水晶之夜」( Kristallnacht) 。甘地在1938年11月20日曾經發表過一篇名叫《The Jews》的演說,其中一段是:「即使希特拉那經過計算的暴力(calculated violence)可能成為對猶太人的大屠殺,但如果猶太人可以在思想上做好自願受苦的準備(prepared for voluntary suffering),那麼即使是我所想像的大屠殺(massacre)也可以變成感恩和快樂的日子(a day of thanksgiving and joy),即使在暴君的手中,耶和華也已經拯救了種族。」

當時猶太藉的美國記者 Louis Fischer曾詢問甘地:「You mean that the Jews should have committed collective suicide?(你的意思是猶太人應該集體自殺嗎?)」甘地的回覆是「Yes, that would have been heroism(英雄主義).」

而這本叫做「甘地與史太林」的書中也記載了在1946年的戰後採訪中,甘地認為希特拉殺了500萬猶太人是 “the greatest crime of our time”,但猶太人亦「應該把自己獻給屠夫的刀」“should have offered themselves to the butcher’s knife”,認為事實上納粹最終都會屈服在他們的幾百萬人之下。 “As it is, they succumbed anyway in their millions.”

 

<Gandhi and Stalin: Two Signs at the World’s Crossroads> by Louis Fischer

 

而在1938年12月24日,甘地亦發表過對「日本侵華」的看法

「假如中國人有我這樣的非暴力信念,就不需要使用和日本人一樣的最新武器。中國人可以告訴日本,『帶著你們的武器來吧,我們會把我們一半的人口給你,可是我們剩下的兩億人是不會屈服於你的。』假如中國人真的這樣做了的話,日本就會變成中國的奴隸。」

 

當然,甘地也曾經想感化希特拉。

 

在寫信給希特拉之前,甘地就曾在邱吉爾呼籲英國人勇敢抵抗的時候,發表了一篇名叫< To Every Briton>的演講,呼籲英國人放下武器,因為這「無助於救助你或人類 (being useless for saving you or humanity)」,反而應該「邀請希特拉或墨索里尼來拿他們所要的 ( invite Herr Hitler and Signor Mussolini to take what they want of the countries you call your possessions)」。

他還表示,「如果那些紳士(gentlemen)選擇佔領你的家,你就應該把住處空出來(vacate)。如果他們不給你自由離開,你應該允許你自己、男人、女人、小孩被屠殺,但你會拒絕效忠於他們」 (If they do not give you free passage out, you will allow yourselves, man, woman, and child, to be slaughtered, but you will refuse to owe allegiance to them.”)

而在1939年7月23日,甘地就曾經給希特拉寫過一封信,以「親愛的朋友(Dear Friend)」為開頭,懇切地表示自己給希特拉寫信也許會是一種冒犯,但希望希特拉這個「唯一一個能停止戰爭」的人能聽他這個「成功避免戰爭的、真誠的朋友」的意見。

 

甘地給希特拉的信件

 

當然,我們知道這封信最終並沒有交到希特拉的手上。而即使真的成功傳遞,我們也能在「當時的猶太人即使乖乖進入集中營沒有反抗,都沒能道德感召到希特拉停止對猶太人的種族清洗」的這個前設下,預計到希特拉並不會在收到信後突然大徹大悟。

不要說希特拉或是「日軍」這種極端的例子,甘地的「道德感召」甚至連當時的英國首相邱吉爾都感化不了。

而亦有愈來愈多的分析指出,所謂的「甘地成功用非暴力手段爭取印度獨立」,其實很大原因是歸功於英國國力在二戰後嚴重損耗;而1942年日本在東南亞相繼佔領了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等地,亦令擁有豐富的人力物力資源的印度成為了溝通中國、東南亞和中東戰場的樞紐,有着重要的戰略意義。

而當時的英國可謂處於「內憂外患」的形勢。「外患」指的是德日兩國的軍事壓力及美中兩國的政治壓力,而「內憂」則是印度本土愈發激烈的抗爭活動。

在當時的印度獨立運動中,除了廣為人知的精神領袖甘地,其實還有負責實務的政治領袖尼赫魯 — 也就是印度獨立後第一任總理。而甘地「完全反對暴力」的立場,在1930年代起就和尼赫魯領導的國大黨產生了嚴重的衝突,以至於逐漸脫離了印度獨立運動的實際領導層。這也是為什麼在後期的印度獨立運動中,會漸漸由甘地的「非暴力抗爭」演化成為非武裝及武裝流血衝突。

最終英國在內外夾擊、加上保守黨領袖邱吉爾在1945年被工黨取代的情況下,主動提出印度獨立方案,才有了所謂的「印度和平獨立」。

由此可見,「印度成功獨立」不單單是由於甘地消極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非暴力抗爭」手段,而是複雜的政治角力及印度本土的流血衝突促成的結果。

英國著名作家George Orwell 就曾在<Reflections on Gandhi>中提出過:「如果俄國也有一個甘地,他能夠成功爭取到什麼?只有當非暴力抵抗的觀念碰巧同時降臨到俄國民眾的腦子裡時,俄國民眾才有可能進行非暴力抵抗;即便如此,從烏克蘭饑荒的歷史來看,那也不會有任何效果。」

Orwell認為,「只有英國才能孕育出甘地」。因為非暴力抗爭首先需要一個擁有集會結社的自由以保障群眾結成、以及足夠的新聞自由以便吸引外界(諸如媒體)的注意的地方,而英殖政府正正滿足了這兩個條件。

而事實上甘地一直都擁有着基本的人權:例如他可以在媒體上公開發表抨擊英國政府的文章而不會被「以言入罪」、每次的絕食抗爭都能被外媒廣泛報導獲得關注等等。

但換轉在中国,甘地也許會莫名奇妙地「被消失」、或是「顛覆國家罪」/「尋釁滋事」被重判幾十年、也許還會在獄中「腳踏實地」的被上吊,甚至是在被判死刑後要家屬付回子彈的費用。

你也許會問,那為什麼甘地那套在香港也不可能成功?首先是香港政府近年對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的尺度愈收愈緊(「港獨」是禁語、民選議員被剝奪政治權利、控告媒體誹謗…)而在行動上,甘地的每次絕食,都會伴隨着大規模的遊行罷工和後續行動 — 很多時候是武裝流血衝突 — 對政府構成了一定的管治壓力。

而香港卻是生怕行動會「妨礙市民喪失民眾支持」而把抗爭的規模和力量愈降愈低,而且在每次行動後都後勁不繼甚至主動向政府「釋出善意」;

悲哀的是,香港有太多的「社運人士」只見到「甘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成功爭取到印度獨立」幾隻字就照單全收,結果東施效顰地做什麼「自砸一百隻雞蛋」/「下跪苦行求民主」這種莫名奇妙又沒有實際作用的「行為藝術」、又或是說出要參與者「坐低畀警察扑兩嘢」/「用愛與和平穿過坦克」這種反智的言論,完全無視甘地行為的本意、亦無視了香港的實際情況及背後複雜的政治因素。

最後,即使很多人都把印度的獨立歸功於甘地的非暴力抗爭,而很多人在面對所謂「暴力抗爭」時都愛說「以暴力抗爭得來的政權也只會換來暴力」。但諷刺的是,甘地在印度努力推廣了40多年的「非暴力抗爭」,但印度在1947年「和平獨立」後,卻由於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分治,兩國的對立衝突一直延續着直到今天;而甘地本人的主張亦在印度獨立後變得無人問津,最終死在一位狂熱的印度教徒的槍下。

 

作者:小妤

生平無大志,只想吃喝玩樂的港女,卻身不由己地關心着政治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5764
Date: 2018-10-05 06:09:18
Generated at: 2020-06-03 01:51:0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10/05/185764/你所不知道的聖雄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