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房人辦:「當年我一晚帶七條女返酒店,七個都處」

 

 

Physical 桑拿房,有班成日打躉,收股息收租唔使做生活嘅廢中,五人。起初喺度講人工島、貿易戰,立場離不開特朗普白痴、廢青為反而反。突然有個人講返自己90年代上大陸玩嘅往事,眾人立即起哄,爭相講自己當年點一擲千金返大陸玩。

甲曰:「我當年一晚七個啊!」

乙問:「有冇可能啊?」

甲反駁:「挑!我一晚帶七條女返酒店,七個都處,嗰時幾千蚊啲鄉下妹咩都制。我逐個插,破完一個身就再破埋下一個,不知幾補身!」

丙:「我嗰時都搵到對孖女同我起雙飛!一個處一個唔係,卒之我冇掂個大孖。我話:『你骯髒,我不玩你』,佢喺度喊,但我唔俾佢走,要佢睇住我食佢阿妹隻豬。」

丁:「我嗰陣都食返隻乳豬,未夠秤架,十三四歲,毛都唔係好多,不過依家冇得咁玩啦!嗰陣時就威啦!講起我都扯曬旗(揭開毛巾)」

我忍唔住走左。如果我控制到個電腦板,我會反鎖佢地,監生慢蒸熟呢班仆街。如果天有眼,唔該呢班撚樣個個長命百歲中風癱瘓冇仔女理。

而且,我都終於明白,香港搞成今日咁,係業,係佢地種下惡因累及我地。「不知幾補身」,如果有人殺曬佢地,佢犯嘅只會係人間嘅法,而唔係人性嘅罪。

 

作者:亂臣賊子

亂臣賊子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6018
Date: 2018-10-12 19:32:29
Generated at: 2019-11-12 19:12:2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10/12/186018/健身房人辦:「當年我一晚帶七條女返酒店,七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