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學術討論】令香港人抬不起頭,「社會工程」已慢慢出現?

 

有說,這個世界有一種「處事法」,叫social engineering。「social engineering」的手段,很多時候是利用人的心理弱點與驚惶,去達成某一種的目的。

最近我看到的大型社會工程是什麼?

「香港人跟大陸人一樣咁衰」。

「香港人衰過大陸人」。

如果大家記得,我其中一篇文章,是寫自由行和在東京的香港遊客的狀況的。大抵是指,當我們指斥中國遊客在香港的醜行,其實香港人在東京大阪,也沒什麼「分別」。你說大媽穿著難看嗎?香港中女素顏在東京街頭也是一種「無禮」吧?

之後,在佔領之時,我寫過一篇:《香港人絕對是中國人》。

這是2014年12月7日(星期日) 的文章:

有說,香港的達官貴人都覺得人心未回歸,甚至是人心不回歸,所以要「搞好」青年工作。

那麼,就要用這些達官貴人的語言和邏輯,問香港人一些問題了:既然有180多萬的人反對佔領,指現在佔領的學生,爭取真普選的學生「阻住人哋搵食」、「搞到佢哋啲安樂日子亂晒坑」。即是,大部分人都很支持特首梁振英施政,大部分人都對中國很有感情吧。為什麼會說「人心未回歸」呢?

還有,有「很多人」都說,爭取真普選沒有用,因為中國不會讓香港有普選,香港人說什麼都沒有用。更有人說,爭了真普選,萬一選了長毛出來又怎麼辦。泛民議員也說,袋住先都OK了,學生們還爭什麼。這些說話,都不是憑空揑造,而是我那些大學畢業,有兩三個學位,當會計師,有兩個小孩,要把自己的薪水一半供房子供到60歲的人說的話。

還有,如果你有一些相對比較保守,年紀比較大,不太上網,只是有一個手機WhatsApp的長輩親戚,他們對佔領的看法,是這樣的:

一、佔領的人,一天有1000港元。

二、佔領區內,有很多乞丐、廢青、無業遊民,因為他們不用一分一毫,就可以搞定三餐,還可以BBQ和打乒乓球。

三、學聯和學民思潮的,尤其是周永康、岑敖暉和那個被某些疑似警察的人稱為「頭號通緝犯」的黃之鋒,早就有美國綠卡。

四、他們被支配,是美國要求他們搞事,要搞垮中國,不讓中國強大起來的。

五、其他學生,都只是被煽動,或是收了錢。

六、他們為的公義,不是公義。破壞法治,死不足惜。打死一兩個,就會乖乖回家讀書。

七、他們都是黎智英和佔中三子的棋子,只要他們回家,學生們就會回家。

如果你嘗試問他們:你們有什麼證據,指佔領的人有錢收呢?在哪裏看到學聯或學民的人有綠卡呢?有什麼證據證實這次的佔領是美國搞事的呢?

他們說:報紙都是這樣寫。

他們說:電視的議員都是這樣說。

他們說:我的朋友在WhatsApp都這麼講。

你再嘗試問他們,你有什麼證據嗎?

他們就說:大家都這麼說,不就是真的嗎?

早幾天,《明報》的附屬評論網站「評台」出現了一篇關於魯迅的文章。我想,如果魯迅活在今天,應該會被視為廢青吧?有醫生不做,走去做一些大家都看不起又賺不到錢的文人。魯迅當年決定棄醫從文,有說是因為他在一些紀錄片中看到,一個將要被日本兵斬首的中國人,被圍觀的中國人恥笑。魯迅從那些嘲弄的眼神中,看見中國人靈魂深處的悲哀,發現中國人的心比身體病患更重,更需要醫治,才棄醫從文的。

文化基因

也許,在這次運動對香港人最大的影響,就是發現他們身邊的人,不過和100年前那些恥笑被日本兵斬首的中國人沒分別。那些人,有些還是你的親戚、朋友。那些從你出生開始就照顧你,自稱愛你,和你一起成長,共渡很多時光的人,原來對一些抹黑、無中生有的消息,不加求證,就廣傳轉發。他們咒罵學生的話,比咒罵事件始作俑者的話,要黑要毒要多。他們總覺得,提出問題的人,就是搞事的人。他們總覺得,因為他們早一點在這個世界出現,所以他們有權覺得那些比他們更遲出生的人說的話,就是錯的。

從這些文化基因看來,香港真的不需要什麼明辨教育或國民教育,已足以證實,大部分香港人,都是中國人,永永遠遠的中國人。

文章原載於《明報》觀點版

後來,有很多人都說,中國人和香港人,其實沒什麼大不了。說到「沒有manner」。

大抵是因為這些文章的點擊都很好,之後,就有很多報章都追著這一風氣來做。只要是說「香港仆街多」,「#尋找仆街的故事」,自然而然就成為追求點擊率的救星。

然後,你最近都發現有一些專頁說「我愛大媽」、「香港西客多」。然後呢?還有這些:

 

 

這些文章,天天在社交網路廣傳,會做出什麼效果呢?過去幾年,年輕人都指「本土」抬頭。有些人都說,只要把「本土」放在自己的招牌,好像就要撐你一樣。如何拆本土「招牌」呢?很簡單,把你香港人的身份打成地底泥就可以了。

所以,當我看見這些狀況,而支持非建制及反對派的報章樂此不疲的加入做「香港人正仆街」的報道,我就笑而不語,加以轉發。如果香港人身份也只是不甚了了的身份,我為什麼要參與這地方的「選舉」,一種投了票只換來一次又一次失敗,一次又一次無力感,只是為某些人提供9萬8人工的遊戲?香港人為什麼還要支持香港政客?我賺錢移民好了,你憑什麼叫我「走上街」?憑什麼叫我投你一票?

這一點,就是反對派政工作者看不到的東西。他們怕了本土政客,所以所有本土都保持距離,但看著這種社會工程慢慢出現,他們加入支持,撥火。然後看到動員疲勞,看到投票率上升但選票下跌,他們就歸疚「大家唔幫手」、「本土派KOL搞事」,他們是聖人,他們絕對沒有錯。

你說出來嗎?又說你是仆街,你就會是下一個仆街。總之,反對派的支持者,政工作者說你是仆街,你就是仆街,專制過共咩黨。

看著這樣子的狀況出現,我真的覺得很有趣。泛民中人,個個自詡社會精英,看著這種風氣出現,無力回天,煞是有趣。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6248
Date: 2018-10-19 17:30:09
Generated at: 2020-11-01 02:26:2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10/19/186248/【真學術討論】令香港人抬不起頭,「社會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