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說的話

 

這個題目很好。

我天天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對啊,我做電台的。我當然知道,有些話應說,有些話不。

 

 

對上一次,我訪問他的時候,我很小心。我知道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在媒體,大家都是追尋娛樂。被娛樂可以有很多形態:喜怒哀樂驚,我提供了其中一項,我都是娛樂了大家了。

那時候,我一直沒有聯絡他。直至他要開演唱會,我問他可不可以做訪問。

二話不說,就敲定時間,沒有問過我要聊什麼,不聊什麼。

這是信任。
我清楚明白。

在那段時間,我沒有找他們那群組的任何一個人。也沒有說一句:「你ok嗎」。

我知道,怎會ok?

真的。怎會ok? 連我一些不認識事主的人,都在面書在line向我訴說,他們受了某程度上的打擊,他們情若至親,怎會ok?

那訪問,我們還是聊得很深,我只是心神一轉,問了一次,你ok嗎。

那兩小時,一直很沉重。我在照顧自己的情緒之餘,我也知道我把他的情緒放到比我的情緒重要。

我轉了一個角度,我們不是訪問,我們只是在聊天。

 

 

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他說,現在他發表的時候,會問三個問題:
一、這件事是否真實
二、這件事是否有必要說
三、這件事說出來對世界是否仁慈。

我當下的反應是:喂?這件事,很困難。因為我是時事評論人,你說的仁慈,因人而異。你說的真實,跟我看到的真實,跟他相信的真實,可以有距離。

舉一個例子:有傳媒說,反對派「要侍產假要有七日」,建制派反對他們的議案,指「建制派令香港人沒有七日侍產假」。

我看到的事實是,議會上大官,出身民主派的羅致光局長已說明,你通過任何修定,我就收回議案,是不情不願地要收回議案。

侍產假就會由本來議決的五天變回三天。

兩個故事,是「羅生門」嗎?

反對派只會動員他們的自媒體,廣傳一些不盡但實的製圖,只說「事實的一部份」。他們沒有把故事說出來,因為對他們而言,仁慈就是對自己有政治利益。

我以上說的脈絡,是不是真實?是的。

好了,有沒有必要說呢?

或許有,或許沒有。

因為,你清楚知道,說出來說會令更多人知道反對派的虛偽,對你也沒有好處。

好了,說出來,對世界是否仁慈?不知道,也不一定。因為對自負又自大又自以為是的反對派支持者而言,我以上的說話,沒有意義。他們只需要有人站在他們身旁,自己在加拿大美國在台灣移了民就好。

這三件事,很複雜,也不是處理,是種修行。 #林一峰 的厲害,是他一直都在做自己,賣自己的才藝,整個短片訪問,沒有提及一個人的名字,也沒有說過「xxx提醒我如何如何」,優雅而踏實。歌藝是一種可訓練出來的東西,氣質卻是下載不來的。有些事情,林一峰在很適當的時候,場合,以很合理的力度告訴我。

但我還是希望大家想想:人來人往,人會來自然會走,能夠相遇是緣份。只要你在那些人身上得到過喜怒哀樂驚,也是一種緣份。以前,我會比較在乎誰待我好待我差,現在我都清楚誰待我好待我差,我現在更在乎的是,究竟那個時候,有沒有曾經很盡心真心的交流過。

兜兜轉轉,也許都要承認一件事,我是某程度上自戀的。我只是在說我的事。我不是在說林一峰,我在說自己的事而已。

喂?

我的專欄,我的medium,我的文章,當然是說我的事呀。

難道是為別人寫廣告嗎?

順手一提:林一峰的演唱會已沒有門票了。

wow。

 

林一峰:死亡很尋常大銀 Big Silver 發佈於 2018年10月27日 星期六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6674
Date: 2018-11-01 00:05:40
Generated at: 2020-11-01 02:46:1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11/01/186674/應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