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孩子吃食教育

 

聽說在八十後父母中,跟孩子最難搞的課題,是餵食。

中產家庭的女主人最怕的惡夢,幾乎就是家中的外籍工人放假。

聽過很多奇怪的故事。聽說外傭姐姐放假的時候,兩歲的孩子整天在打鬧。原來,母親幾乎都不知道孩子每天在吃什麼。姐姐放假的時候,那個把孩子生出來的女人,完全不知道要如何處理她的孩子每天的基本需要。結果,兩歲的孩子不肯吃母親煮出來的稀飯,無計可施,唯有一邊打電話給外傭姐姐請教究竟爛飯要如何煮,有沒有可能另補人工銷假回家,最後一著,就把薯片弄碎,拌入稀飯中,令孩子進食。

另一個故事:當小學教師的友人,上課時問和家人喜歡吃什麼。我們這一代,每天幾乎都跟家人吃飯,家人的喜好倒應知道,但現在的小孩子父母都怕他們輸在起跑線之上,沉重的課業加上各式各樣的課外活動太多,原來一班四十人,可以跟父母二人一起吃飯的孩子不足百分之十,有三、四個孩子是每天都跟外傭姐姐吃飯的。孩子每天吃什麼?他們的父母知道嗎?「知道,外傭姐姐要把照片傳給他們的。」其中一個孩子說。

據說香港的孩子,簡稱港孩有很多問題。這幾月,又有幾個學童跳樓自殺,每次在報上看見這種新聞,都很揪心。明明每天你都有機會見到孩子,明明你把這個人帶來世上,是決定要給他幸福,而不是給他痛苦,明明……有很多明明。但所有人都知道,明明這些事情是不應該發生的。為什麼一個小五的學生會覺得自己絕望得至死?究竟這孩子是在一個怎麼樣的環境生活?

飲食,人之大欲。每人都要吃東西。為什麼一家人需要一起吃晚飯?是因為吃食除了維持生命之外,還有心理補償的功用。吃東西會令人快樂,這是做人很基本的常識。聽說很多孩子都很怕自己的父母,因為他們總是在督促他們:吃了飯沒有?洗好澡沒有?今天有沒有學圍棋?二百米自由泳為什麼沒有破學校記錄?為什麼默書沒有一百分?為什麼數學測驗總是不小心沒有畫等號就被扣了兩分?

教育在日常生活中,這一點,大家都知道的。最近,網路瘋傳一套照片,是一隊台灣的小學生去日本的小學考察,觀察日本的小學生平日是怎麼樣吃中飯的。日本的公立學校需要學生輪流搶當派飯的工作,孩子們會幫忙派飯、菜、牛奶。沒有人需要別人擔心那個孩子不吃肉不吃菜。沒有人打打鬧鬧,乖乖的把飯菜吃完。就連喝完牛奶的玻璃奶瓶,他們也會平放在食物盤上,減低摔破玻璃瓶的風險。吃完飯,日本的學生會幫忙打掃、收拾、抹檯,老師不用像軍官一樣發指令,孩子自然而然的把所有事情做好。

反觀香港,孩子嫌飯盒公司的飯菜不夠好吃,太多菜太少肉。孩子不喜歡就叫父母不訂,生意下跌,飯盒公司就只得放棄營養考慮而加入孩子愛吃的垃圾食物,如精製肉類、無蔬菜菜單等等。吃過飯後,他們不用抹檯打掃。飲品一定要是紙盒裝,因為小學生摔破玻璃瓶萬一弄傷自己誰要負責?

香港的孩子變成港孩,其中一個原因,是父母生怕他們輸在起跑線上,卻忘卻了他們一路走來,成長過程中學習的東西,很多都不是錢買回來的。像跟朋友旅行,宿營,這些都是學習相處的方法。去公園打籃球,就知道「這個世界強者就會得到更多機會」的道理。

 

 

《貪》一書的作者,就深明這個道理。馬修是一個自由作家。(對!不要羨慕了,在尊重文字創作的國家,自由作家是可以「搵到食」,而且可以照顧家人的。)他寫餐廳評論,寫美食。但他的出身,是搖滾樂記者,他自己也彈結他,也愛搖滾。他表明對餵食孩子有困難的人,他不明白。對他來說,一天有三餐加一餐甜點時間,跟女兒吃飯,是一種享受。他認為,給孩子吃蔬菜泥,或是傳統的那種有機純天然健康食材才是最好……這些概念都不切實際。馬修認為,最好的親子教育,是給孩子吃不同種類的食物,給孩子冒險,才是最好的教育:「我以為孩子都不愛吃辣的,但他就是跟我一樣吃墨西哥辣肉卷。」

而且,吃食除了是吃食的過程,還有很多值得去做的事。比方說,如果家中的小孩不愛吃東西,就要花時間讓他們投入煮食的過程。雖然很多談親子教育的書都說,叫孩子「親自煮食可以令他們進食多一點」這想法是天荒夜譚,但馬修就是不信。如馬修買了一個二十五元的電磁爐,給他的女兒煮熱香餅。絡果女兒當然是燙傷了:「她哭了一分鐘左右,接著看到她的小意外造成薄煎餅破破爛爛的才放聲大笑。我把瑕疵煎餅吃掉,再做一批煎餅之後,我們就在地板上吃早餐,搭配培根。小艾(他女兒的名字)很高興她的小爐子能做出這種農家早點,而燙傷的地方完全沒留下痕跡。吃早諉時,我仔細思考了一番,覺得很高興她這麼快就燙傷了自己,這會讓她得到適度的教訓:燙到會痛,所以以後要更小心,但又不會讓她痛到以後不敢下廚。」

馬修還叫女兒跟他一起做麵條、做披薩,在搓麵粉的過程中給她知道做食物是需要花功夫,而不是走過來吃就可以了。而且,做食物的過程,有很多不同類型的感官刺激。焗披薩的時候,由濕濡的麵團變成香脆的薄餅、意大利麵中的起司由固體變液體的過程,加上烤焦後的香氣,都會令孩子覺得這個世界的食物是神奇的魔法。

還有,馬修還會帶他的孩子一起去買菜,好等她知道食物本來的模樣。雖然他說「我自己一個人去買菜,時間會省很多,但我也是喜歡跟小艾一起去買菜……但是與小艾逛超市會產生常見的親子問題,我真想假裝我們家不會產生這種事。我們的親子問題千篇一律:小艾想說服我買某種很蠢的食品,我說不行,她哭嚷不依,我拿她沒輒只好同意,回家後吃了十分之一,其餘放到過期……有人建議買菜時把孩子留在家,我的直覺反應是:嘿,逛超市是很有趣的經驗,而且會帶來豐富的學習機會!話是沒錯,但是我不得不同意:我寧可自己去買菜。」

教育在日常生活之中。而教育需要的,是大智慧。看著馬修跟小艾的互動,你會感受到教養孩子,需要的不是更多的錢,更多的補習班,更多的怪獸家長或如何養出哈佛資優生之類的雞精書,而是最最最最最老套的經典金句:金錢買不到時間的。最好的教育,是親子相處的時間。這些道理,我想大家都明白,只是身不由己而已。

 

(後記:聽說很多人都說會做飯的男人很性感很有型云云。書封面的父女,是模特兒。現實倒是殘酷的。)

 

 

貪吃父女檔的美味大冒險 (Hungry Monkey: A Food-Loving Father’s Quest to Raise an Adventurous Eater)

著者:馬修.阿姆斯特.波頓(Matthew Amster-Burton)

譯者:吳茵茵

出版社:野人(台灣)

內容簡介:美食專欄作家馬修在成為奶爸後,為了跟女兒分享他對美食的熱愛,實驗各種有別於傳統嬰兒食物。透過探索料理,父女倆展開了一場美味大冒險。
這對父女檔一起逛超市,穿越啤酒隧道、一起種香菜,品嘗香菜嫩葉;試吃辣椒子、泰式雞肉沙拉和炒河粉;他們前進迴轉壽司大啖生魚片、在自家野餐,自製韓式燒肉、自己動手做豬肉沙嗲……

這個奶爸不反對讓女娃喝啤酒和重量杯雪碧!這個女娃的最愛,是螞蟻上樹和脆皮鴨腿!他相信,帶孩子,教孩子的最佳方法,就是一起享用美食。貪吃父女檔的共同理念:食物充滿了樂趣,你一天可以享受三次,外加點心。

作者簡介:餐廳評論家、美食作家,曾經擔任搖滾樂記者,作品散見於《最佳飲食書寫》、《西雅圖時報》、《美食》雜誌、《西雅圖》雜誌、《舊金山紀事報》、《父母地圖》、culinate.com及eGullet.org。他的美食部落格是「根與食」(Roots and Grubs),目前與擔任學校圖書館員的妻子蘿莉及女兒小艾住在西雅圖。

 

原載於:101 月刊 2012年1月號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6833
Date: 2018-11-05 06:41:06
Generated at: 2020-11-01 03:11:1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11/05/186833/給孩子吃食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