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喺中環飲咖啡做gym 好少坐地鐵的民主老兵的一封信

 

給係中環飲咖啡做gym 好少坐地鐵的民主老兵的一封信:

我是一個讀人類學出身的人。在口述歷史的建構方面,我也有一本轉著,兩本專著(《八十後的生存與生活系列》),我想,各位自稱民主老兵,那些看著現在香港只有老沒有民主的兵,這一個故事,你也許不會聽到。

我這個朋友,在中環上班,家住長沙灣,獨居,是同性戀者,職業醫生。算是中產了吧?雨傘的時候,幾乎天天睡在街上,也有捐錢給不同的組織,也自願成為自救隊。對上一次全世界有份投票的選舉,他投了游蕙禎。對上一次姚松炎對鄭泳舜,他首次投了鄭泳舜。

這次投票會投誰?我不想問,也不想再知。

「那次是我第一次投建制派。人生第一次。」

我問,為什麼?「好簡單。我對泛民好失望。不夠票,你走來問我,我投本土派的。但你們如何對本土派?」

 

他把這些訊息傳給我。只是一部份,還有很多二、三線,我不認識的泛民政工作者的面書留言。

「如果你真的需要我那一票,DQ2 的時候你沉默?好明顯,他們早就希望狼英幫他們消除有可能坐大的政治競爭對手。」他說:「我現在已不太看他們。不是你傳吳藹儀那篇文,我也不會也不屑再看。什麼『民主老兵』?敗軍之將,何以言勇?現在香港有民主了嗎?爭取了幾十年都爭取不到什麼,還在趾高氣揚,什麼班數段數?」

我沒有回話。跟他一起,一直都是他請我喝酒,我聽他說話。我只是點頭,一直在聽。

「我寫出來可以嗎?」我問。

「可以。」他說得更興奮:「泛民這四年,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喜歡在網路到處辣火頭,到要票的時候就說『要放下成見』。誰跟你先建立成見?你如果真的覺得自己是泛民,是一體,那你投票的時候,去了那兒?」

先不要說以前的東大嶼要我遊客的時候,叫我要什麼「守住庫房」了,他們投票的時候,去了那兒?

 

(東大嶼投票紀錄,圖自《無神論者巴別塔》

 

還有,今天立法會有同志締結的討論,身為泛民大佬的涂謹申,投反對票啊。

 

「在我想你要多元,開放的時候,你們根本沒有走在一起。甚至是,他們在所有課題,想的都只是將來一選,如何得8-10%選票,而不是什麼理念性的事情。」

這一點,我很清楚。幾乎每天都在看立法會的新聞,這五年,我得出一個結論:他們都不是談理念的人。究竟香港有沒有左派政黨呢?社民連?議席沒有了。公民黨是「泛民」,但他的經濟論述是很右派,對中環價值也很支持(如增加強積金供款上限這種益基金佬的事他們就做了)。

「我只是覺得,當他們真的要聊民主的時候,真的聊不到什麼。」

今天,這位醫生朋友就傳我這麼一個截圖。說黃之鋒取笑前一哥,前一哥曾偉雄要為人拉票。「人家退休人士為他所支持的政治人物拉票,在民主選舉之中,原來是一種「臨老唔過得世」的行動?」朋友問我。

 

 

黃氏都算面識,我都不便再說什麼。我只是覺得,在利益之前,人人都有不同的決定。明天,我就會去台北看選戰。我沒有票可以投,但我喜歡的人有,我希望可以跟他同渡這段時間。見證華人世界唯一貼近文明的民主選舉。

「我明天也去曼谷。我去玩好了。」朋友說。

那已是好事。長毛說,現在怕輸,是輸「射落海」。我想告訴長議員,現在射落海,已是俾面。再像民主老兵一樣,在《明報》屌多兩次票,我想他們就真的會身陷焦土派,投對家了。

我其中一位敬愛的前輩王慧麟教授在《明報》撰文,問這些「中環價值坑」,何以「道德綁架」選民:

筆者畢竟是中坑,未來最多只有7至8次投票機會,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投票。但投票是權利,不投票也是權利。國際人權的論述,沒有提過不投票是違反人權,需要受道德譴責的。政客吸引不到選民支持,責在政客,不在選民。20多年前,筆者落區,前輩教訓我們,候選人參選要「謙卑」,不知道為何20多年後,行使不投票的權利卻要受到道德譴責。時代變了。

時代變了。我的朋友,和我世代,以及我的學生的世代都對這些在中環生活,少用地鐵,但總是會笑林鄭月娥不會用八達通的「中環價值坑」沒有感覺。你們說「年輕人」不投票給你,不給,就是不給。借民主老將的一句「d票你架?」sorry,票沒有投出,也不是你的。而這些年,我看到很多你們這些中環價值坑的同路人,訕笑我性取向有之,恥笑我身型有之。你們想為那誰拉票,早就對我沒影響。而我的學生呢?他們已沒有希望,樓買不了,聲音不被代表,意見不被當成一回事,你想他們投你一票,等你有九萬八月薪?他們會說:「你們輸關我什麼事。我輸得一窮二白了,你跟我們一起輸,也是好事。」

民主老兵們,本身已是一個笑話。由我敬愛的教授說出真相,他們就靜了,無一敢在面書上轉發以上的文章。可笑可笑。

票,不是永遠都是你的。我一直都說,你平日如何待人,人家就如何待你。你成功也好,失敗也罷,對大局已沒有影響。現在有誰敢提廿三條?美國一聲令下,大家就靜了。香港有幾多自由,只是看美國如何打香港牌而已。情況跟台灣一樣。

你們自稱民主老兵的,有誰可以跟特朗普、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或是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見面,要求北京收回八三一,要求林鄭立即啟動政改諮詢?

沒有?請回去造蛋糕,煮咖啡,讀金庸吧。你們的意見,對我以及其他年輕一代,也許都沒有太多的影響,別浪費時間,也不要像一個廢老,以踩年輕人去鞏固自己的支持者了。這樣子,很不道德。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7453
Date: 2018-11-22 17:29:47
Generated at: 2020-11-01 03:12:1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11/22/187453/給喺中環飲咖啡做gym-好少坐地鐵的民主老兵的一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