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於台灣,香港政工作者,舒服太久了。

(年輕的柯文哲)

 

我不想也不覺得可以,但你比較台灣和香港的選舉文化,真的覺得香港有點太落後。

香港的選民,對政治人物不滿意,不去投票。他們的頭目會出來怨你:你投錯一次票會抱憾終生。對啊,我知道啊小濤。我有聽你的聲音專欄啊。我知道啊。幾多人現在就是因為6、7之時,投錯了7,現在才想起,6在監獄啊。那時候不投6,你這輩子應該都沒有機會再投6啊。所以,他們才不再投票啊。到今天,我都不能接受,也不會明白,為什麼會出現 blame the voter 的情況?是政治澳牛化,鬧客是合理嗎?還是覺得這個世界,政治人物需要的只是奉迎,而不是批評監督?

香港的選民,看到政治人物敗選,會在電視記者會中對你說:我其實唔係咁想道歉。即是什麼意思?即是我沒有錯。然後,我從來沒有見過任何黨中高層,會像蔡英文陳菊賴清德一樣請辭。雖然你後來知道蔡氏最後都會慰留他們,但至少他也告訴我,他們會為「選舉失利」負責。現在呢?我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一個泛民的政治人物敗選之後,有負上過任何「辭職」的消息。他們不會,也不覺得需要這樣做。因為他們沒有錯。

香港的選民,在網路對政治人物提出質疑,足以令他們失去議席,他們只會在大傳媒上解釋:「我沒有錯」。支持新移民,支持中港融合,支持修改議事規則,都是我沒有錯。錯的是你們不夠理智,你們是瘋子,蠢材,你才會去反對我!這樣子的態度,他們只把選民當作教徒,而不是共同合作的命運共同體,沒有票就周圍說「你唔識貨」,是什麼玩法?

香港的選民,看到一些中產的意見領袖人身攻擊人的性取向、身型、髮型,會默不作聲,甚至擊節叫好。在台灣,我比較理解是吳敦義說陳菊像母豬,國民黨都會承認吳氏失言。但在香港,看來不是。當你沒有觀點、政績去打,就打人身攻擊。現在更好笑,為了令自己不要「輸得那麼難看」,又把馮檢基的票當成泛民票了。為什麼不說1號2號都是鎅票的?如此低能的事後掩飾,為何泛民支持者還會相信,還到處去跟人吵架?

看台灣的選舉,有不少人都說,民進黨的敗因,因為他們多次販賣過去政治打壓的悲情,再加上中國的意識形態(大量電視節目、劇集入侵,大量西飄,中、大學生到大陸唸書)導致「仇中牌」不太有效。再加上台北的白色力量鎅走阿北柯文哲二十萬票令阿北苦戰,引發「懲罰民進黨」的情緒。南韓北柯兩大頭目,有說都是熟讀《毛語錄》鬥爭論的人,兩年前柯文哲都在電視上打開口牌說要人小心韓國瑜。雖然我敬重的前輩譚志強博士也直言他「能力有限」,應該處理不了這麼多問題。但在選戰之中,民進黨多次看輕韓流,打擊阿北,令人民對民進黨生厭,也有說是民進黨的敗因。

好了,看看香港泛民的狀況,其實也類似:總是在說六四。新世代對六四無感,不是今天才知道的事。今年六四,有幾多人還記得眾志拍片「跣中學生」一事?這件事之後,有那個眾志高層引疚離場?未執政就容許自己身邊的人專橫跋扈,到處搞民粹網台,有事無事在鏡頭前喝紅酒說粗口打擊異己,要麼就是說「我沒有錯」。千錯萬錯都是網路那些KOL不幫我。泛黃絲的KOL利益集團已成形,再多一兩三個新人,也不會因黃絲KOL這身份得到任何利益。反之,本土派失去了最大的政治頭目,沒有人可以收割政治利益,就擁有最大程度的言論自由,不用理會自己的說話說出來之後,會不會令「自己支持的政治人物」有影響。如那個被大媒體打成「焦土派代表」的區議員,他口條笨拙就可以不接受訪問的。如果你掛banner 是希望「沒有效果」,一就是你看小自己,二就是你根本不相信行動有成果,三是你這樣子做只是on9。本土派的網媒都不介意說這區議員on9,皆因個個散兵,自然游勇。不少專頁,平日風花雪月,不談政治,只談風月,但均在關鍵時候紛紛六師兄弟自行歸位,各自出手,一吐平日被黃絲媒體以及黃絲意見領袖打壓唱衰的烏氣。這些外部的KOL拉走你一、兩萬票,絕對不是問題。然後,當網民真的關心政治,對你問問題,你就說是抹黑。聽著晨早節目,聽眾打電話去質問李卓人,泛民在搞什麼,心淡派(以前投泛民今次不投票)一眾人的觀點,跟我在節目中的觀點有部份重疊,他們會如何理解?是我的錯嗎?不是我說出來,這些人就會投泛民嗎?那他們的解決方法是什麼?當然是想我不想再提他們吧?當然,我也很快心淡。因為,我已看到,他們沒有改變的可能性了。再說什麼,也是徒然。

相對台港選舉文化,你不難得出一個結論:香港政工作者,舒服太久了。他們食六四議題,食廿三條議題,一直走到今天。新世代對六四無感,廿三條因為美國出手膠著,泛民就失去了成為「美中港三方斡旋」代言人的功能。一次又一次選舉失利,一次又一次證實他們沒有能力對付邪惡政權。還枉那些覺得自己投了票就支持了正義的香港人,除了突顯九龍西有十萬個愚忠的慈母,接受泛民多次出敗兒都要默默交出選票供養,我更看到香港的政治水準未來十年,都不會有進步的原因。

為什麼話可以說得這麼狠?好簡單,這陣子,玩減肥。有朋友問我,你為什麼想改變?因為,我覺得我厭倦了現在的自己。如果你覺得自己現在「好好的」,每次選都贏,次次做錯什麼都不用負責任,投錯票不投票都不用有什麼成本,那我為什麼要改變?

對投愚忠票的朋友,我沒有什麼意見的。而對不投票或是焦土投對家的朋友,我都沒有太多想法。

反正:一、現在立廿三條,關稅地位不保,阿爺同阿侵個deal 分分鐘因為你一句兩句說話搞不成,香港政客不會那麼笨。所以,「廿三條牌」打不響了。二、所謂關鍵少數否決定權,政府議案一向要一半人通過。現在沒有17vs17,都是議員分組點票(即議員議案)而已。而議員議案,一向都沒有太大殺傷力。因為,議員議案可以被提出的條件,是「不影響公共財政運作」,沒有錢,做得到什麼大事?加上這是補選,餘下任期不長,如果選民要對泛民提出最後善意的提醒,這也是成本較低的一次做法。

我尊重民主制度。什麼選民,就有什麼議員,香港人值得擁有陳凱欣。既然楊岳橋這種那麼有人氣的議員都說過去的星期日是一場沒有「干預」的選舉,那誰贏了,就請接受那是選民的決定,對不對?泛民的敗軍之將,何以言勇?要麼痛定思痛,真心反省。但看了半天,由記者會再晨早節目,我已不覺得他們有能力或器量去反省。這是香港人值得擁有的議會,值得擁有的議員了。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7688
Date: 2018-11-27 16:08:21
Generated at: 2020-11-01 03:08:2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11/27/187688/相比於台灣,香港政工作者,舒服太久了。